說到這裡,韓秋生顯得極為無奈,然後說道:「咱們的人進去打聽了一下,這些學員其實壓根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因為過來鬧事,一個人能領五百個靈錢。」

看來這一局……自己真的輸了啊!

衛易透過窗子,看向樓下的街道。果然,此刻已經聚集了大量的修士,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穿著那種靈術院學員專門的修道服。衛易揉了揉腦袋,宋家連出兩招,都讓他手足無措,根本不知道如何應該。不單單是他,對於宋家人的這些手段,就算是素,一樣束手無策,只能讓他再等一等,看看事情會不會有轉機。

樓下商行的門口,人已經越聚越多。

其中靈術院的學子們,只有不到兩百人。但是人永遠具有好奇心,這種圍觀的態勢一旦呈現出來,很快附近路過的修士,就開始圍觀過來。到了這會兒,堵在商行門口的修士,已經只佔極小的一部分了。

而此刻在商行樓下堵門的,赫然已經超過千人了。

「我們要求姓衛的出來,給我們一個解釋!」

「我們絕不允許有人依靠天才的名義,在城主府竊居高位,貪贓枉法!」

「讓姓衛的滾出來!」

「……」

樓下的抗議聲越來越多,漸漸傳到樓上幾人的耳朵里。

這件事情,本身就很可笑。

樓下這些來抗議的靈術院學員們,或許壓根對衛易的事情一無所知,只是為了那點靈錢才過來。兩百個靈術院學員,按一個人五百靈錢算,一共也才不到十萬。但是這一手卻無比厲害。因為民眾們總是更願意相信自己想要的真相,至於真相到底如何,民眾們反倒不一定會關心。

衛易相信,此刻樓下的這群抗議人群中,肯定隱藏了許多各家音圭門派的修士。不管自己出不出去露面,或者說了什麼,接下來各家音圭對此事的報道,一定只會更糟。而這種輿論趨勢一旦被煽動起來,任何關於真相的辯駁,都是無力的。

衛易想不出任何解決眼前局面的辦法。

小隊幾人,已經全都跟著韓秋生下樓,去樓下維持秩序。有老池他們幾個化靈期修者在門口守著,至少不會讓事情變得更糟。否則的話,一旦樓下抗議的人群被人煽動失控,接下來很有可能直接衝擊商行,那接下來才叫真的麻煩。

「前輩,我以前做苦力的時候,不管是從那些說書先生的嘴裡,還是從那些玉簡小說里,所看所聞,好像那些故事裡的反派,一個個都挺沒腦子的啊?」

衛易忽然站起身,看向窗外,臉色鄭重。

「所以說啊!那只是故事,當不得真。」

識海當中,素的語氣終於有了一點氣憤的感覺,「只可惜老娘並不擅長這些陰詭謀略的事情,這種事情,當年在天玄山都是有專門的人在做。老娘遇到這種事情,一般都是一劍劈過去,什麼事都沒有了。」

衛易搖了搖頭。

修行上的事情,但凡他能提出來的,素都能幫他謀劃到一個完美的地步。但是這種事情,素似乎也一樣毫無辦法。

「我打算去找那位韓婆婆,如今我能找到的,還能幫得上忙的,應該也就只有這位韓婆婆了。」衛易坦然道。「不過,恐怕就算這位韓婆婆願意幫忙,代價估計也會出乎意料的大。以後的日子,估計沒這麼好過了。」

「就當是再避避風頭就是了。日後修為強了,自然可以再一劍劈回來。老娘就不信,若是你將來修行到化靈期圓滿,甚至是成就了周天境。難道還解決不了這種腌臢事?」

也只能這樣了。

衛易起身打算離開,但是他朝樓下看到的最後一眼,卻讓他已經準備離開的腳步,忽然停了下來。

樓下原本密集的人群,似乎有散去的跡象。

衛易站在窗子前,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但是他很快發現,這似乎並非自己的錯覺。樓下的人群,確實有散去的意思。

發生了什麼?

「衛老弟,遇到這種事情,也不跟老哥我打聲招呼,太見外了吧?」

衛易還在感到奇怪,從樓下的樓梯口那邊,傳來一個聲音,讓衛易感覺有些熟悉。

禿頭齊四?!

此刻跟在韓秋生身後,來到商行最頂層的,赫然正是之前和衛易打過兩次交道的血狼幫的四當家,那個禿頭齊四。

這個禿頭齊四的出現,確實讓衛易十分意外。原本今天商行開業,他確實是邀請了此人。不過他本來也沒想過,昨天的事情發生之後,此人還能出現。

不過眼下此人非但出現,而且聽其意思,衛易迅速聯想到樓下人群退散的事情。

難道是這個禿頭齊四在幫忙?

「老弟,你可真是太見外了。像你今天遇到的這種事,在你們這種有官方背景的人眼裡,確實有些麻煩,但是在四哥我眼裡,這壓根就不叫事啊!」

禿頭齊四哈哈大笑,算是坐實了衛易的猜測。

。 題材新穎故事優秀,忍界sp們夢中情人一換再換。伊魯卡,惠比壽等人手紙在不知不覺間消耗殆盡。

早上夜勤病棟的故事如痴如醉,中午高義校長所作所為義憤填膺,晚上快進到有錢人侯某,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化成龍。

自來也大人yyds,稿費蕪湖上漲,所得收益讓自來也賺的盆滿缽滿,有錢后自然想起曾經的隊友,心中的白月光。

在鳴人的「慫恿」下,所得財產用於幫助五代目執政與日常花銷,也算為村子盡一份心意。

綱手收到錢后嚴加看管。

胖虎見后直呼內行。假設大雄有1000元,胖虎售賣800元打折漫畫書,最後胖虎可以帶着1800和漫畫書開開心心回家。

留下原地不知所措哇哇大哭的大雄,自來也面臨同樣的局面。

前往桃色酒館的生活方式得到很大改善,晚上花酒的次數更是屈指可數,每次關鍵處就有神秘金髮人出現,嚇得大小自來也萎靡不振。

偷窺鳴人沒辦法,三忍稱號下的實力,潛行近乎點滿,想跑也很難追,除去留下木葉有白髮老色魔的傳說外,自來也沒有留下任何蹤跡。

可是喝酒能管住也行,自來也一把年紀,現在呆在村中不用外出任務,每天生活枯燥無味,喝點酒寫寫書很是愜意。

鳴人不想他晚年肝硬化,常年風餐露宿,胃部多少也有些問題,綱手醫療忍術開刀治療輕輕鬆鬆,但是製作不了他閑的沒事喝酒,治好了也沒用,複發。

綱手對自來也沒感情不現實,但是自來也多年嫖到失聯,還想追綱手,那更不現實。

趁著機會好好管管,也挺不錯,自來也晚年能否綻放第二春,開啟夕陽紅,徒弟很儘力。

至於孩子老婆在天堂,我在人間娶二房,還有一億存銀行,一分不給丈母娘的事情,鳴人只需要拍張「現世與冥界的逆轉」,送他下去。

低情商:孤兒,高情商:起點主角,鳴人佐助拯救世界時17歲高中生年紀,在此之前能否看到卡卡西結婚下崽,自來也逆襲成功,可全在這兩年。

打雷了,別的女孩子趴在對象老公懷裏奶聲:嚶人家好害怕,要抱抱。卡卡西,自來也這些牛馬趴在窗戶上把頭伸到外面大喊:「以雷霆擊碎黑暗」。

九尾定點佐助位置,金光閃過鳴人落地。

佐助衣裝得體,身穿純白和服、深藍色褲子。胸間敞開,香磷、小櫻看到后可以下五碗飯,振興宇智波近在眼前。

和服背面是小型的一族族徽,深灰護臂覆蓋他的前臂一直延伸至手掌,腰間布上系著紫色繩腰帶,並插著一把草薙劍,神色冷峻。

[可以啊弟弟,這身裝備哪裏找來的。]鳴人習慣佐助間接性換裝,直接開口:「什麼事?」

「我想殺死大蛇丸。」三顆勾玉自眼中散開,瞳力透過鳴人雙眼的瞬間,佐助看到了,。。。大恐怖?

一隻龐大,毫不掩飾自己強大氣息的恐怖生物,乖巧的趴在一顆看不到盡頭的大樹下,樹上掛着有點眼熟的玩偶?

有着九條尾巴的狐狸,安安靜靜張嘴,口中食物不斷進出,不知不覺間,佐助進入封印空間。

河流,稻田,巨樹,龐大生物在其中若隱若現。

鳴人意識也看着陷入獃滯的佐助,你說弟弟你好好的,沒事幹亂瞅啥,九尾沒穿衣服啊。

傑瑞天天裸著和湯姆打打殺殺,洗澡時也不忘掛上浴巾,出門浴袍加身,平時大帥狐狸看了無所謂,吃飯很私隱的啊。

九尾停下進食動作,紅色豎瞳緊盯面前的佐助,威壓毫無保留宣洩而出,「宇智波的小鬼,已經成長到如此地步了嗎?」

「你就是鳴人體內的『朋友』嗎?」佐助把滑動到嘴邊的「怪物」二字硬生生吞下,九尾妖狐,尾獸等半高端常識性知識,大蛇丸也都有交給佐助。

九尾妖狐,最為強大的尾獸,擁有威懾整個忍界的力量,十幾年前衝破封印襲擊木葉村,被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封印至鳴人體內。

「居然能看的到我,還有那雙充滿詛咒的眼睛。」九尾的聲音在封印空間內回蕩。

「你似乎不是第一次見到寫輪眼?」

九尾不喜歡宇智波族人,主動把佐助踢出封印空間,意識回到身體,現實僅僅過去短短一瞬,但那恐怖,毫不掩飾的殺意,讓剛剛有點雄起,覺得自己行了的擎天柱萎靡。

「好,好強。」佐助扶著牆大口喘氣。

「封印空間進不去,對我用幻術。」鳴人認為在敵人boss基地里,談論如何刷boss副本,還是小心為上,佐助有點浪。

故事伤感 寫輪眼快速旋轉,主動拒絕九尾的叫醒服務,鳴人意識和佐助碰面,現實中就是兩人含情脈脈,眉目傳情雙眼對視在水平線。

「弄死大蛇丸?」

鳴人算算時間,應該還有幾個月才是三年之期,怎麼佐助就迫不及待。

「這裏已經沒有可以讓我學習的。」佐助眼神中充滿傲然,雛鷹飛翔前第一頓晚餐吃蛇。

「你能打過君麻呂了?」

「勉強可以。」

鳴人眼神中充滿不解,那你怎麼敢?人還沒有衝到大蛇丸面前,先和君麻呂耗到半死不活。

「幻術很輕鬆。」話語簡潔透漏出萬無一失的自信。

經過勤學苦練,鳴人瘋狂安利大蛇丸靈魂缺陷,佐助終於可以干擾君麻呂,然後電暈。

竹取一族與日向一族血脈互補,還有鳴人查克拉,亂七八糟大雜燴后,身體體質大幅增加,血條厚度起碼乘二。

雖然沒有覺醒出白眼,可是幻術抗性提升很高,骨頭甚至在失去意識下自行防禦。

僅僅包裹心臟脖頸等區域,至於頭顱,屍骨脈覺醒后就不是防禦薄弱區。

佐助和君麻呂戰鬥快三年,打出惺惺相惜之感。最終利用寫輪眼克服困難,體術基本無法取勝,忍術電好久才有效果,那還是轉精神攻擊。

就當作和鼬見面時的磨礪,大力開發寫輪眼,佐助隱約感知到雙眼極限,越開發佐助越明白,果然三勾玉是有極限的。 信仰菜館,幾人是毫不客氣的點了滿滿的一桌菜。

劉穎道,悅悅你男朋友是幹什麼的?

唐悅道:我男朋友是做消防的。

哇,那做消防一個月的五六千吧?

張晨道:也就那樣吧。

說實話,在鄭市一個月五六千塊錢也算中等了,對他們這些窮學生來說,也算不錯了。

這個時段拜金女雖然也有,但是唐悅的這幾個室友給張晨感覺就是鄰家妹妹,或許是她們沒有進入社會,還沒被社會改變吧,但現在她們依然純潔。

不像後世的那些女的,一相親就是,有車么?你有房么?有存款么?妥妥的拜金女。

菜一上,幾人也是毫不客氣!該吃吃該喝喝。

張晨道:要不要來喝杯酒?

幾人搖了搖頭。

那你們喝什麼?張晨問?

我喝果汁,我喝果啤,我要雪碧。幾人紛紛答到。

張晨道:老闆,一瓶果汁,兩瓶果啤,一瓶雪碧。

唐悅不解道,怎麼兩瓶果啤。張晨道:我喝一瓶不行嗎?

唐悅哦…了一聲道:原來你愛喝果啤呀!

張晨翻了個白眼,我愛喝什麼你都不知道。

你這女朋友當的也太不合格了吧!

旁邊劉穎道:Hi,嗨你倆就別在那秀恩愛。

來讓我以雪碧代酒,敬大家一杯。

眾人紛紛給她翻了個白眼道,你就自己喝吧。

吃過飯,張晨道:悅悅你就和她們回去吧,我也該回公司了,一會還要上班呢。

唐悅啊!你這麼快就走了?

張晨道:不走不行啊!晚上還要上班呢!

王寧寧道:你們公司在哪呢?

張晨道:在南四環,有時間可以來玩。

王寧寧道:那就這麼說定了,有時間我們一塊去吃大戶去。

張晨道:什麼是大戶外,我就一打工的。

唐悅可憐巴巴的看著張晨道:你要走了嗎?能不能不走,不上班行嗎?

張晨道:不上班你養我啊!以後咱倆有娃了,還得養娃呢!我不得先攢點奶粉錢,哪那行啊!

唐悅臉一紅拉著張晨的手道:那好吧!那我們送你吧。

一邊走還一邊叮囑的,到了公司要給我打電話,我會很想很想很想你的。

說著說著,眼淚就流下來了。

張晨急忙幫唐悅擦了眼淚道:哭什麼我又不是不來了,我每個星期都過來看你,這總行了吧?

唐悅點點頭,你可不能騙我。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