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在蘭城讀書嗎?

怎麼會在京城看見她?!

還出現在天璽拍賣會上面!

「怎麼了?」蕭風走過去,他這副表情難得見一次,看見誰了這麼震驚。

他不經意的瞟過去,雖然只見過雲悅一次,但她很好認。

獨一無二,拽痞的不行。

確實值得他這麼震驚。

「卧槽!塵爺你猜我看到誰了!你絕對想不到!」封葉叫出聲,蕭塵睨了他一眼。

他散漫的靠在沙發上,修長的手指夾著煙,朦膿的煙霧繚繞在他身邊,目光犀利,氣質矜貴,修長的腿搭在桌子上,容貌清絕。

封葉哂笑:「我看見小屁孩了!」

蕭塵的煙抖了抖,眼神漆黑深邃,濃稠的劍眉微蹙,起身走到邊上向下看過去。

「加價的是她旁邊那個性感的女人,好像和上次一中門口那個機車女人是同一個人,吃點心的是一個女明星,詭異的很!」

封葉摸著耳釘,表情高深,帶著審視。

這小屁孩太不尋常了!

「這女人這麼有錢!兩個億了都!」封葉不甘示弱,繼續加價。

「誰特么跟老娘杠上了!」莫凡眼中閃過一抹不耐煩,加了價格,仰頭喝了一杯酒,看見樓上三個男人看著他們這邊。

她推了推雲悅,「老大,那三個你認識?」

他們盯著自家老大看,目光直白犀利,一個個見鬼的神情。

雲悅漫不經心的往上看,看到蕭塵,唇角微勾。

剛才封葉叫價的時候就知道樓上那個方向是他們了。

來之前她就有預感會碰到他們,畢竟這麼大一場拍賣會,他們肯定會來湊熱鬧,她也沒打算隱藏自己。

她沖蕭塵露出意味不明的笑,眼神又狂又傲,看了他們一眼又收回目光低頭繼續玩手機。

「塵爺,小屁孩這目光是挑釁?」封葉偏頭問。

他表情錯愕,有些不自然。

蕭塵沒說話,目光深邃盯了片刻才收回目光。

價格已經達到三億,他靠在沙發上,吐出一圈煙霧,表情高深,聲音漠然:「停止加價吧,對方勢在必得。」

這東西他沒見過,但直覺告訴他不簡單。

對方這麼想拍下這東西,說明知道它的用處,放在他們手上也是廢石頭。

「塵爺,你可不差這點錢。」封葉沒在叫價,目光帶著些許的玩味落在他身上,笑而不語。

「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蕭塵抿了一口酒,入口香醇,下肚辛辣,後勁十足。

最終莫凡以三億的價格拍到這東西。

現場不少人都在猜測她們幾個人到底是誰,竟然公然和蕭塵叫板,和他拼錢。

要知道他最不差的就是錢。

劉芮佳坐在某個角落,臉一陣青一陣白,自打她們三個進入天璽她就看到她們了。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個女人居然出三個億拍下一塊破石頭。

這可是三個億啊!

不是三百萬三千萬,她叫價的時候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看到她們自信從容的樣子,想到雲悅說的話,她莫名的心慌,她緊緊的掐著手心,《墨蘭亭》的女主……

「怎麼了?」

她旁邊的男人注意到她的異常,偏頭問她。

她臉上嫉妒的表情收了收,指著雲悅那邊道:「那兩個你認識?」

紀檢搖頭,目光黏在莫凡身上:「不認識,在京城從未見過,應該是外地來的吧,有幾個錢就以為自己了不起了,居然和蕭塵叫板。」

察覺到他的目光,劉芮佳咬牙,目光暗了暗。

男人都喜歡吃著碗里的還要看著鍋里的!

不過這幾個人不是京城的那她就不用擔心了,兩個外地來的還想將手伸到京城娛樂圈?

痴人說夢!

裴英卓舉著酒杯,面露不解:「蕭塵這就讓給對方了?他不像是差這點錢的人啊。」

顧琮沒話說,溫潤儒雅的臉多了幾分深思。

「不過幸好顧少你讓我別去,這幾個女人還真惹不得,一出手三個億眼睛都不眨一下,還敢和蕭塵叫板,一點都不給他面子,換我就不敢。」

就算是他也無法一下子拿出三個億來,更不敢和蕭塵叫板。

「你去拿東西,今天晚上估計不少人盯著我們。」雲悅的唇角微勾,目光邪肆,白皙泛冷的指尖夾著一張黑卡。

莫凡笑意加深,表情妖艷:「他們敢來定讓他們有去無回!」

她從雲悅手中抽出黑卡,身姿曼妙走過吧台去後台交接。

盯著雲悅這邊的人看到那張黑卡意味不明,看雲悅的目光更加深邃。

那張黑卡……

目光太暗,又隔的遠,具體長什麼樣沒看清楚,只知道是一張黑卡。

可這可能嗎?

他們覺得不可能,興許是他們看錯想多了。

天璽交接的人是一個中年男人,此刻看到莫凡掏出來的黑卡有些震驚,但又很快斂下眼眸。

莫凡拿到東西,性感的唇角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聲音清冷:「今天的天璽應該會閉口不言吧。」

男人垂著眼眸,面無表情:「自然,這是天璽的規矩。」

東西是用一個木盒子裝起來的,雲悅打開看了看,阮櫻桐好奇的想去摸,這石頭平平無奇,居然要三個億。

雲悅擋住她的手,壞笑:「摸了手會爛。」

她嚇的立馬縮回去,嘴角還沾著奶油,露出害怕的。表情:「雲悅你可別嚇我。」

「嚇你幹嘛。」她目光深邃,蓋上盒子,收進包裡面,抬頭掃了一眼四周,見一個個都心懷鬼胎盯著她這邊看,眼睛變得邪氣起來。

舔了舔嘴唇,帶著妖邪之氣,或許今晚可以活動筋骨了。

。 在胡屠夫的眼中長毛如同懦夫一樣瑟瑟發抖的躲在牆角哀叫著,哀叫聲還引來了同村幾條狗的回應而已。

「再見了大耳朵,再見了小七。」長毛沒有再問,抖了抖已經被風吹乾的身體,左右搖擺著歡快的尾巴,邁著踉踉蹌蹌的步伐向胡屠夫走去。

當長毛越來越接近胡屠夫,死神的屠刀也越來越逼近長毛,眨眼間的功夫還在向主人搖尾乞憐的狗已經失去生命躺在了鐵鍋中,空氣中漂浮的是生靈死亡后留下悲怨的氣息,還有胡屠夫三人為了點擊率猛升,得到了更多金錢而高興的手舞足蹈的聲音。

「走吧。」小七悲傷的扭過頭望向大耳朵,但大耳朵雙眼中只有對小七的憤恨和怒氣,如果大耳朵不是自持打不過小七,此刻的它恨不能咬死小七。

小七同樣知道大耳朵是因為自己沒有出言阻止長毛赴死所以才如此態度,說來也怪,起先衝動想要救下長毛的是小七勸阻卻是大耳朵,而現在想要救下長毛的又轉換為大耳朵勸阻的卻是小七。

大耳朵怒氣沖沖忍不住怒斥到:「你為什麼不制止長毛?」

在大耳朵心中長毛已經死過一次了,上天給予的第二次生命不再屬於人類,更加不屬於胡屠夫這個殘忍的主人,它屬於長毛自己的。

小七眼睛一閉不知該如何回答,經歷了多年歲月的洗禮,讓它見識了許多執著的狗,讓它明白了有些狗有些事無論前路有多兇險、無論結果有多殘酷,它們依舊奮不顧身的向前撲去,因為這就是它們活著和死去的信念。

大耳朵不依不饒的喊道:「說啊,你說啊,剛才不是挺能唱的嗎?什麼先輩,什麼兄弟,什麼忠誠,你剛才不是挺能說嗎?現在怎麼變成啞巴了,你說啊,我真後悔認識你這種朋友。」

小七緊閉雙眼任由大耳朵發泄后才緩緩睜眼開口解釋到:「這是長毛自己的選擇。」

「選擇?」大耳朵彷彿聽到天大的笑話般怒及而笑:「哈哈哈,你在說笑話?誰會選擇去死?你會嗎?哦,不好意思,你根本不敢,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因為受不了主人的壓迫才逃跑的,你這個懦夫,懦夫,你憑什麼唱著雄壯的歌讓長毛去赴死。你根本沒有這個資格。」

被折辱的小七眼皮不爭氣的抖動,眼神中閃過羞惱、暴烈和無奈,是的,此刻的小七恨不得狠狠撕咬大耳朵,可大耳朵的話是真切的。

「是的,你說都是對的,我不過是一個可憐的懦夫。」小七情緒低落的說道。

大耳朵卻不管小七情緒的變化,大聲宣洩著內心對於好友逝去的疼痛,和對於小七的不滿:「那你還勸阻長毛,還在那裡吟唱大話,呸,我看到你就噁心,滾,滾,你給我滾,從今以後不要在來這裡,這裡不歡迎你,你給我滾。」

小七無言以對的走了,來時的滿懷期待變成了失落無比,今天它不止失去了兩個朋友,還失去了隱蓋在尊嚴身上最後的外衣,大耳朵的話就像雷擊一樣驚醒了它。

它一直以為自己雖然逃跑了,可心裡信奉的任舊的土狗自傲的法則,雖然身體流浪但心未離開,今天它終於明白了,逃跑就是逃跑,膽怯就是膽怯,當它在那個三岔路口選擇跟隨老莫時,當黃鼠將它從族群中驅逐那一刻起,它就失去了土狗的尊嚴。

昔日幫助老莫達到目的,完成醉狗的心愿,接下老八的心愿也不過是為了撫平內心的不安。而想要回家也只是為了能夠繼續生存。

夜已漸深,五六月份的風不算涼,回到小窩中的小七感覺自己的身體很冷,冷的發顫。

白天那歷歷在目的場景如電影回放般不斷的重現,長毛決意的赴死,大耳朵辱罵的話語,還有自己可笑的吟唱,此時它終於認識到自己根本沒有資格吟唱這首讚歌,根本沒有資格為大黑、大黃、老八包括長毛等祈福,因為它就是這首歌的背叛者。

「臭老鼠,你怎麼了?怎麼全身發抖。」初雪悄然來到小七身邊關心的問到。

小七轉過頭凝望初雪,這個一直相信自己,跟隨自己的貓,此刻卻成了自己唯一的依靠,小七忍不住將頭靠在初雪頭上尋找一絲的慰藉。

初雪沒想到小七會做如此親昵的動作先是一愣,然後忍不住一喜,順從依靠在小七懷中。

「雪兒,我想回家了。」小七輕輕撫摸著初雪的背部慢慢的說。

初雪享受著難得的親密,甜甜的回到:「嗯,不管你去哪裡,我都跟著你。」

在這裡生活了這麼多月的時間,初雪已經知道這裡不是小七的家,可它不在乎,它只在乎能夠和小七在一起。

小七沒有說話苦笑一下,這次回去它是要去完成讚歌歌詞中的誓言,而現在唯一的牽絆便是初雪,可將初雪託付給誰成了一個難題,轉頭望向呼呼大睡的黃黑哥,顯然這個傢伙是不靠譜的,而且沒有自己的震懾誰知道黃黑哥還會不會對初雪如此友善,畢竟黃黑哥是狗。

相互依偎著的小七和初雪沉沉睡著了,再次睜開雙眼已經是白天了,隨意尋了點食物填肚后。

小七帶著初雪告別了黃黑哥,黃黑哥雖然在離別時盡量表現出依依不捨的樣子,可小七從黃黑哥偷笑的眼神中看到了喜悅,畢竟誰也不喜歡地盤與它人共享。

喧鬧的城市中,一條狗帶著一隻貓穿行在人煙稀少的背街暗巷中,時而嬉笑時而打罵顯得愜意無比,不知不覺間小七和初雪走到文林街,走過昨天的路,來到巷口左拐的房屋處。

一塊不算空曠的院落中,大耳朵正和一名中年男子愉快的玩耍著,嬉鬧中的大耳朵斜眼看到了小七,眼光恨意十足的輕瞄一眼后便移開了視野。

小七駐足片刻自言自語對著大耳朵說了聲:「謝謝。」,然後帶著初雪筆直的穿過了這座房屋,今早它已經問過黃黑哥狗市場的位置,只有到達那裡才能從模糊的記憶中找到那曾經的家。

城市很大,大的讓人找不到方向,城市卻又很小,小的讓人沒有立身之所。

夜晚到來小七和初雪躲在一座天橋的過洞中相互依偎、相互取暖,洞口處傳來的風聲「呼呼」作響,吵得人難以入睡。小七儘力用自己的身體遮擋呼嘯而來的風,可懷中的初雪還是被凍的瑟瑟發抖。

「冷嗎?雪兒,冷的話,我們在找別的地方吧。」小七感覺著懷中初雪的抖動關懷的問。

初雪堅強的回答到:「不冷,不冷,一點都不冷。」雖然今天跟著小七走了很多彎路,但躺在這溫暖的懷抱中所有的疲憊都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咕嚕,咕嚕。」初雪正竊喜的躲在小七身下肚子又不爭氣的叫了起來,畢竟小七帶著初雪只知向西方的狗市場走去,等到兩人肚餓之時就暴露出小七的短板。

不善於尋食的小七像無頭蒼蠅一樣帶著初雪胡亂在背街暗巷中找尋,好大一會才找到幾個已經被清運一空的垃圾桶,所以今晚兩人都沒吃飽。

小七忍不住慚愧到:「跟著我,讓你受苦了。」

「哪裡有,我感覺很開心啊。」

小七以為初雪是在寬慰自己,感覺更加的內疚,自己答應老八要照顧初雪,可現在只能帶著初雪風餐露宿。 以前,華夏汽車工業不行的時候,汽車製造被鼓吹爲現代工業皇冠上的明珠,說汽車工業在發達國家的經濟發展中,起着重要支柱的作用,是許多相關聯的工業和有關基礎上發展上發展起來的綜合性企業。企業工業水平代表着工業水平,華夏的汽車工業垃圾得一逼,所以華夏工業只是小兒科水平,華夏只是做低端製造業。

結果,華夏汽車工業起來了,將進口車基本上趕出華夏市場,東瀛、高句麗的汽車工業遭到重創,經濟連續四年負增長,德意志等車企不得不轉而合作,並且將重心放在北美等地區,但是增長依舊明顯放慢,對於華夏汽車工業瑟瑟發抖,生怕華夏汽車工業殺出華夏,在世界上攻城略地,他們將悽慘無比,如同穿着薄紗的少女任由壯漢蹂躪。

而這樣的情況下,在一些公衆知識分子口中,汽車工業變成是德意志、東瀛等發達國家玩剩下的,人家不想玩了,沒有什麼技術含量,才讓華夏汽車工業有點水平,汽車工業完全是上個世紀的產業,一點也不高大上,是傳統的落後產業。

不僅僅是汽車工業,在機牀上也一樣,以前先進機牀被譽爲工業母機,在公衆知識分子口中,先進機牀是工業綜合能力的體現,華夏沒有研製出先進機牀,華夏的工業能力不行,東瀛、德意志纔是牛逼,人家是發達國家,機牀最先進。結果等到華夏掌握五軸數控機牀,五軸數控機牀立馬就是垃圾玩意,人家幾十年前就在玩五軸數控機牀了,現在根本不想玩了,玩七軸六聯動機牀,甚至德意志已經提出工業4.0,要在2025年實現智能工廠、智能生產、智能物流,人家玩的是搞技術、高大上的,你華夏一百年也追不上。

比如航母工程,在華夏沒有航母的時代,航母是一個國家的最高工業水準,只有偉大的國家才造得出航母。美利堅擁有着11支航母編隊,不列顛死而不僵有伊麗莎白航母,法蘭西有戴高樂航母,所以說歐美國家工業水平高,牛逼得不行。而華夏造不出航母,只能從事低端製造業,就是給華夏一百年,華夏也造不出航母來。結果等到001航母服役的時候,人家就說了,001航母並不是華夏航母,而是蘇聯航母,在蘇聯時代已經建得差不多了,華夏只是改造而已,並沒有自己建造航母的能力,畢竟改裝哪裡比得上從無到有呢。然後002航母下水,在這幫人口中,常規動力航母完全是落後的淘汰貨,人家美利堅早已經淘汰常規動力航母,早在二戰的時候美利堅就擁有幾十艘常規動力航母,人家現在玩的是核動力航母,只有核動力航母纔是高技術,華夏只是走人家美利堅幾十年前走過的路,距離美利堅還有七八十年前的差距。

有時候不得不說,華夏政府絕對是世界上最不容易的政府!

其實這些年華夏高速增長,而美利堅雖然也增長蠻快的,但是華夏與美利堅之間的距離不斷拉近,特別是美元的大肆印發,美債不斷快速攀升,人民幣對美元呈現了升值,這兩年多一直穩定在1美元兌換5.9人民幣左右,按照華夏的統計,2016年華夏的GDP總量達到了81.61萬億人民幣,摺合13.83萬億美元,美利堅的GDP總量爲18.71萬億美元,華夏GDP總量約爲美利堅的73.94%。

相比起上一世,有着秦元清引起的蝴蝶效應,華夏的綜合國力更加強大了,經濟發展愈加快速、健康,特別是東北三省的持續高速增長,使得東北三省不但不需要中央轉移支付,還成了利稅之地,讓中央財政連續數年都出現盈餘,中央債務總量不斷下降,有了更多錢投在中西部地區和一些去產能規劃上。

而美利堅,卻大肆濫發美元,債務已經創下恐怖的18萬億美元,造成美元的持續貶值。

華夏逐漸的減少美元持有量和美債持有量,並且持續的改變匯率,以減少損失。

說起來,金融帝國確實恐怖,開啓印鈔機就可以收割全世界,那些弱小的國家根本就無能爲力,只能看着自己不斷被收割,而一些國家則是在一帶一路上,得利於華夏發展帶來的紅利,倒也不算太艱難,只是南美地區就有些慘了,持續不斷地被當作韭菜割來割去。

秦元清從美股套現的資金,一部分匯入了國內,一部分則是採購各種先進設備和實驗儀器。不然的話,秦元清也沒法借給航空發動機研究院300億元,再次往實驗室砸入了200億元。

與汽車發動機研究院一樣,實驗室這邊,學校僅僅佔了10%,秦元清一個人佔據了90%,按照學校的意思,反正秦元清投再多錢的錢只能佔90%,跟學校要錢,學校肯定沒有錢。

秦元清來到生命實驗室,這裡面的課題毫無疑問都是生命科學領域的前沿陣地,不管是HIV病毒研究還是癌細胞研究,對於人類而言都是屬於盲區,哪怕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人類對它們的瞭解依舊有限。

比如HIV病毒,一個人感染HIV,那幾乎代表着完蛋,根本就治不好,而且高傳染性,使得他們成爲了社會極爲特殊的羣體,不被人們所接受,甚至人們還千防萬防着,生怕被傳染。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