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歇爾基本可以肯定,李初晨,就是獄神殿殿主,獄神。

被李初晨嚇壞了的米歇爾。

急忙用力點頭,並說道:「大人,我說,我什麼都說。」

「大人,我之所以要給獄神殿,提供有問題的晶片,那都是被人脅迫的啊!」

「他們抓了我兒子!」

「我如果不按照他們說的做,他們就會慢慢折磨我兒子。」

「你們看,這是我兒子的一隻耳朵。他們不是人,是惡魔。」

米歇爾說着,已經老淚縱橫。

他從口袋裏,掏出一個小盒子來。

打開后,眾人就看見,盒子裏面,躺着一隻染血的耳朵。

看樣子,米歇爾真的是受人脅迫。

李初晨眼神示意,讓巴雷特放開米歇爾。

又問道:「米歇爾,那抓走你兒子的人,是誰?」

「我不知道,不,應該是不確定。」

米歇爾繼續說道,「我只知道,他們每次出現,都是戴着小丑面具。」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應該是滅神殿的人。」

米歇爾並不認識滅神殿的人。

但他卻了解過,滅神殿的標誌,就是小丑面具。

照正常情況來說。

應該是沒有人敢冒充滅神殿才對。

但對方從未透露他們的身份,米歇爾也就不敢太肯定。

李初晨聞言,就輕輕點頭。

其實李初晨早就猜到,就是那滅神殿在背後搞鬼。

李初晨找到這裏來。

只是想聽到米歇爾親口承認,順便讓他長長記性而已。

「米歇爾,我看在我們多年合作的情誼上,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

「但你最好給我記住,滅神殿抓了你兒子,你要救你兒子,我理解。」

「可你最好別再打我獄神殿的主意。再有下次,我殺你全家。」

「另外,華力集團,現在是我獄神殿的合作對象。」

「你可以繼續派人去搗亂。但你最好求求上帝,多賜你幾顆腦袋。」 馨馨聞言有些驚訝,抬頭望向帝傾君。

只見她溫柔而堅定,嚴肅又認真。

接着,帝傾君嚴肅道:「如果你確定攻擊目標是向你,不論是誰揮劍,都要擋回去。不論是誰!」

「戮我者死,從無例外……」她說。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眼中凶光乍現。

狠戾果決,劍指鋒芒。

意氣風發,年少輕狂……

馨馨也受其感染,目光逐漸熾熱。

她也想變得像師父這樣強。

玄棺只覺頭皮一麻。

若當日的兗石丘帝傾君是今日的帝傾君,她一定會放出求救信號,或許她就不用死。

只要枉仙尊一到,那日所有參與屠殺的人,都得死!

可她終究是……心軟了,殺到最後,不想再徒增殺戮了……

魔神和張豫山聯手了。

他的勢力不斷壯大。

帝傾君以身試險,帶着馨馨闖入一個高難度副本險地試煉。

玄棺又替她捏了一把汗!

她這些天沒日沒夜地刷怪,玄棺都看不下去了。

不止玄棺,馨馨也看不下去了。

但馨馨沒有說,跟着她一起進各種試煉地。

魔神。

賠她命來!

馨馨又一次累趴在她懷裏,她抱着她的一隻手臂,迷糊問道「師父,魔神很強嗎?」

正往回走的帝傾君頓住了腳步:「很強。」

很強,敵人很強,強的不止是他。

馨馨恨得咬牙切齒。

「他好強,我好恨!」馨馨低喃道。

看着她強忍着難受的模樣。

帝傾君忽然意識到,她可能想她爸爸媽媽了。

等出去就帶她與他們見一面。

玄棺跟在她身後滑行,像只撒潑的小狗。

她刷的怪等級高了起來,掉落的東西似乎沒之前難以下咽了。

昨日她和馨馨一頓極限操作,還爆出一件特別稀有的銘石,可把玄棺高興壞了。

公頻通報了這條消息后,好多玩家出高價求買。

哭唱情歌 帝傾君都還沒來得及好好看看,就給玄棺歡快地叼去吃掉了。

更別說賣了,見她都沒見着。

玄棺吃完,竟然還意猶未盡地跟她說:「帝傾君,這種石頭多打幾個來,我特別需要。」

玄棺說這話的時候,態度好得不行。

像條討食的狗。

彎着眼,吐著舌頭乖乖蹲在主人面前討食的狗。

有畫面感了……

看它這般乖書巧,帝傾君也不忍心拒絕,便答應幫它想想辦法。

豈料那銘石的價格簡直高得嚇人!

她手上那塊稀有度很高,普通玩家肝好幾個月才能湊夠交易的錢,而且玩家還會附帶一些附加條件。

比如帶打高級boss,或者適當添置一些服裝道具。

因為爆率極低,交易市場上根本沒有這玩意兒。

知道這個消息的帝傾君望向玄棺。

草率了,答應早了。

玄棺一臉渴望地看着她。

……

……

帝傾君是向木魚打聽的消息。

木魚收到她的消息,便知她想買,於是提議道:

「這樣,你來我們幫,可以先存錢,到時候誰有的話,可以優先賣給你……」

她也只能想到這個辦法了。

她不僅要銘石,還要極其稀有的那幾款。

有好幾個根本不是錢能買到的。

倒賣一顆的錢,夠一玩家在現實生活中吃喝玩樂一個月。

全服玩家幾乎都缺。

高等級的玩家,也缺。

……

……

異度空間網咖。

木魚略有些煩躁地坐在電腦前。

她的網管還沒招到。

最近幫主和景琛都怪怪的。

吵架了?

鬧矛盾了?

木魚疑惑。

小孟讓她別擔心,他們倆不可能鬧矛盾的。

昨天錢皓宇還拿着開了雙號過副本。

用自己的號打怪,用蘇謝的號吃獎勵。

他喊小孟過來操作他的賬號,他開景琛的號練號。

他倆剛進去,景琛的小奶蘿就被boss震死了。

錢皓宇一臉懵。

「廢物,拿着我的號,連個奶蘿都保護不好。」

小孟:「……」

明明是你自己菜死的好嗎?

這麼瘦弱,boss邊都沒沾上就死了。

「皓宇哥,你自己玩吧!」小孟生氣道。

然後錢皓宇就把兩個電腦湊一起,一手抓一個滑鼠,刷副本去了……

小孟在一旁氣憤地看着。

大爺!

偏心偏到沒譜了。

之前打遊戲老派他們去引怪,現在景琛的號死一次都不行。

沒法愉快地玩耍了。

線上如此,線下更是如此。

飯不給他們帶,卻每天陪同和監督景琛按時吃飯。

隔一段時間就去採購營養品,給景琛補充營養。

他還騰出了自己健身房,裝修成了一個舞蹈室,每天按時接送景琛回家。

其實小孟特別理解,可還是忍住不難過。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