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猜測讓薄暮年心潮有些澎湃,然而下一秒,沈初的話就打破了他的幻想:「不記得,我失憶了,什麼都不記得了。」

聽到她這話,黑眸裏面的光亮淡了許多:「那你怎麼知道我叫什麼?」

「薄家二少,薄暮年;薄家小姐,薄慕青,網上很難查到到嗎?」

在集市上碰到薄慕青之後,她回來之前,就已經先去網吧百度過薄慕青了。

果然是千金小姐,一百度就百度出來了。

當然,七月也順便把「沈初」百度了遍。

網上關於「沈初」的消息不算多,應該是有人做了處理,只知道沈初是萬象集團的千金小姐,父親沈錦生,母親梁淑敏。

薄慕青說她是沈初,可看到那些資料,七月卻沒有任何的感覺。

「不難。」

薄暮年看着她,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好。

儘管失憶了,沈初還是這麼聰明。

她既然上網查過他,那他們之間的事情,她應該也能查出來些許。

他原本以為,沈初失憶了,自己佔着前夫這樣「親密」的身份,總能領先傅言一步的。

如今看來,是他想多了。

不過也總比從前,沈初討厭他的好。

「沈初,你這段時間都住這屋子裏面嗎?」

薄慕青原本是想給機會給沈初和薄暮年兩人相處的,所以自己進了小院子看了看,結果被一個老頭子趕出來了。

她一出來就看到自己那個平日果斷聰明的哥哥居然找不出話來,薄慕青只好開口打破了沈初和薄暮年兩人之間有些尷尬的沉默。

聽到薄慕青的話,七月偏頭看向她,輕挑了一下眉:「有什麼問題嗎?」

「裏面的老爺爺,好像不是那麼好相處。」

七月輕哼了一聲:「哦,是嗎,我覺得還挺好相處的。」

因為陌生人闖進了院子裏面而高興在罵罵咧咧的李老頭走到門口,聽到七月這話,哼了一聲,轉身又回了屋裏面。

薄慕青有些尷尬:「哦。」

她看了一眼薄暮年,覺得自己跟沈初也沒什麼共同話題,乾脆走到別的地方去了。

這村子真是落後的人,所有的屋子都是好幾十年的矮房了,看着總讓人有一種風一吹就要倒的感覺。

「我是你前夫。」

薄暮年主動開了口。

「你妹妹說過了,不過既然你都說了,你是我前夫,那我想我們應該是沒什麼關係了。」

她的話有理有據,薄暮年準備說的話就這麼被沈初堵得說不出來。

他抿了一下唇:「我們之間有些誤會。」

「是嗎?你是指你跟我離婚後又再娶的誤會嗎?」

七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薄暮年臉色一僵,正打算開口,卻突然下起了雨。

。 「當然。我們有一個規劃,不但拿下這兩個小區,還要增建包括一百多幢的別墅小區,在這一帶形成規模開發,帶動周圍商業、娛樂服務項目的發展,把這一帶地產價值搞上去。」

張凡盡量說得逼真一些,以免岡山嗅到什麼氣味。

因為昨天晚上鄭副市長所作的承諾,絕對是不能有半點泄露的,泄漏了,岡山根本不會把小區樓盤出手的。

岡山微笑不語,心中卻是在打鼓點,對於張凡的「規劃」,他感到興奮,同時又感到有點意外:以張凡的實力,再加上鞏夢書和實力,從銀行貸款倒是不成問題,問題是,他們知道不知道小區旁邊那個可怕的項目?

如果知道的話,他們為什麼還要來這裡投資?

這裡應該是大有學問。

難道,是市裡關於那個項目有了變動?

如果有了變動,那個項目取消了,我手裡的兩個小區豈能輕易出手?

想到這,岡山把臉湊到顧問耳邊,以極其低的氣聲道:「去問問那個項目有變動沒有?」

顧問點了下頭,站起來,走出了套房。

大約過了五分鐘,顧問重新推門進來,走到岡山跟前,同樣用只有兩人才能聽見的低聲說:「沒變。」

岡山不動聲色地出了一口氣,笑道:「張先生,鞏先生,剛才顧問去核實了一下,關於新樓盤買與賣的間隔時間方面的政策,房地產局那邊再次確認,我們手裡的兩個小區可以出售。這樣,下面我們雙方可以直接談價錢了。」

張凡點點頭:「價錢方面,我們已經與世伯此前的幾個客戶做了一下正常的調查,據我掌握的確切消息,世伯準備降價出售,是吧?」

「張先生,你準備工作做得真細,看樣子是要跟我精打細算了,」岡山笑道,「降價出售,曾經有過這個想法,因為我在京城投資的房地產方面資金有些緊張,想儘快騰出一些錢來彌補缺口,即使濱海這兩個小區賠點錢也可以,丟卒保車嘛。但張凡先生和鞏先生不要指望我有更多的讓步喲?哈哈哈……」

「四折!」張凡伸出四根手指。

岡山佯怒,臉色憋成豬肝樣子,皺眉道:「張先生,有沒有搞錯!?」

「四折!」張凡重複一遍。

「張先生,這是房地產,可不是街頭賣水果!」岡山連連搖頭。

「能一下子拿下你兩個小區的人並不多,岡山先生,機不可失喲。」張凡笑了。

「不行不行,這個價錢很沒有誠意!」顧問擺著手,話里很不耐煩。

「那麼,你們提出一個有誠意的價格?」鞏夢書道。

「沒有八五折,我們就沒有必要談下去了。」顧問一邊說,一邊用手裡的鉛筆敲了敲桌子。

「哈哈哈哈,」張凡輕笑起來,手指著岡山道,「世伯,我看哪,雙方不要繼續打啞語了。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你知我知,何妨擺到桌面上來談?」

世伯有些尷尬,同時也有些警惕,「什麼事?張先生儘管談,無妨。」

「世伯,房地產交易,確實不是街頭小販賣桔子那麼討價還價,但是,如果房地產出了大問題,那麼價格就應該好好地談一談了,不然的話,買到手裡,跌成爛尾樓,豈不糟糕?」

張凡的話,似有所指,世伯心中緊張起來:莫非,這小子探得了消息?

岡山看了顧問一眼:那個項目的事,是你泄漏的嗎?可不要吃裡扒外喲!

顧問心中一震:岡山這是懷疑我透露機密了?我認識張凡嗎?老糊塗了你!

顧問把肩一聳,雙手一攤:「張先生,難道有什麼小道消息?不妨說說大家分享?」

「當然要說,不然的話,你們以為我提的四折是胡亂來呢!呵呵,一個大秘密,必然有多重泄漏渠道,既然你們知道了,難道我就不知道?」

「呵呵呵……」世伯已經有些崩潰:張凡這小子知道了那個項目的事,看來,今天的價錢會壓得很低。

張凡也跟著「呵呵」了兩聲,然後突然嚴肅起來:「關於小區附近建設殯儀館工程的事,市裡已經立項勘測,乙方馬上就要開始動遷工作,工程隊近日就要進入工地,想必,世伯也是為這事鬧心吧?」

「呵呵,張先生,你……既然你也知道了這事,是不是想趁火打劫,從我老頭子身上剝一層皮呀!」世伯苦笑著道。

来我无恙 「剝皮談不上,我看,我和鞏先生是來拉世伯一把!項目一上馬,這周圍的房地產,不是降價那麼簡單,而是崩盤!好多人家寧可把房子不要了,也要搬離這鬼氣之地!這是咱大華國人的文化心理,這沒有什麼懷疑的。」

世伯懷疑地道:「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接盤這兩個小區?是不是張先生得到什麼內幕消息,那個項目要取消?」

張凡心中暗罵:這老狐狸果然警惕性極高!

在這個時候,必須表現得極為鎮定平靜,稍有一點慌神,就會被對方看出底細。

「世伯,」張凡喝了一口茶水,笑容可掬:「如果真有內幕消息的話,你別說賣給我八五折,就是九九折,我也照樣拿下!誰不知道濱海市房地產要起飛?問題是……那個項目馬上就要破土動工,這是你能阻止得了的?還是我能阻止得了?」

張凡的表現,令世伯打消了懷疑,他又是苦笑一下,「既然如此,那我給你一個最優惠的折扣,八折怎麼樣?」

「呵呵,我八折買下,項目一動工,三折我都賣不出去!既使我們的整體規劃上馬,提升一點人氣,這裡的房地產頂天也就是目前的五五折。所以,我說的四折,是給自己留下了最小的利潤空間!世伯還不領情?」

「那,我再降五個點,七五折!不能再降了。」世伯斬釘截鐵地道。

張凡和鞏夢書交換了一下眼色,兩人於是開始動手收拾一下桌上的紙筆,裝進提包里,而巧花伸手把提包提在手裡,三個人站了起來,張凡拱手道:「世伯,買賣不成仁義在。我們雙方的價位差距太大,我看,沒有必要再談了,再見。」

三人離開座位,魚貫走出門外,向電梯間走去。

来我无恙 。 周鴻宇正想著事情,門鈴被按響了。

開門。

走出大門,看到庭院外是一位中年男子,周鴻宇走到庭院門口,打開大門。

「請問你是?」看到面前的男子周鴻宇疑惑的問道

中年男子開口說道:「我是10-20棟門衛組成員,主要負責通知你們一些課程通告和流程安排。」

「至於衛生打掃,也可以找我們門衛組,我們會安排人上門打掃為生,一個月10000塊…..所有開支,都可以用功勛卡結算,也可以用學府卡結算。」

「另外,你們新生今天下午沒事,下午3點鐘到樓下集合,門衛組會安排人帶領你們遊覽學府。」

中年人停頓了一下繼續開口講道:「明天早上,你們需要選擇好,想要上的學院,以及確定自己選擇的老師。」

「好,我知道了。」

周鴻宇道了聲謝,中年人也不多說轉身開始向下一棟的方向走去,繼續通知下一棟的學員。

回到房間里的周鴻宇開始研究起《大夏學府通用手冊》。

······

等快到下午3點,周鴻宇走出別墅。

不遠的一處大樹下,聚集著今天去熟悉學府的學員。

周鴻宇快步走去,加入到了人群中。

看著大概十個人左右的學員,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走到這裡。

自我介紹道:「我叫張立,10-20棟門衛組組長,下午由我帶你們去熟悉學府。」

看著身邊的9名學員,周鴻宇一個也都不認識,也沒有一個是後來耳熟能詳的名人,但是周鴻宇決定還是和他們交流一下,也許這些都可以成為他的小弟。

張立看了一下時間:「人既然到齊了,那我們開始接下來的活動。」

·······

「學府是由八大區域組成,你們只要看過通用手冊就應該大概了解一些。

「今天主要帶你們熟悉的是教學區、傳道區、秘境區。」

「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養性園,他屬於住宅區,走出養性園是·······」

張立組長,不像是導遊不停地的誇誇而談,而是簡明扼要的介紹起學院,

一路上周鴻宇也和身邊的同學簡單的認識了一下,知道了大家叫什麼。

不要小看這十人的隊伍,裡面最差也是上等資質的天才,可以說這一屆的天才學員都集中在了這裡。

只是可惜,除了他自己並沒有一個妖孽級的學員。

一路上周鴻宇他們也看到其他的隊伍在觀摩學府,想來也都是這一屆的新生。

一會之後,張立帶著眾人來到了一座老樓旁

「這邊就是學院的百強樓,整棟樓都是為百強學員服務的!」

張立開始認真的介紹起了百強榜的功能、獎勵、以及上榜條件等。

「百強榜是武力排行榜,學府還有一些其他的榜單,你們可以嘗試一下。

「文明學府沒畢業之前,戰力不一定是唯一標準。」

人群中的石磊突然說道:「想來以我們這些人,百強榜還是可以很快進入的,就看大家誰先進入了。」

石磊是這群人中的一個上上等資質的學員。

張立笑了笑說道:「石磊同學很有信心啊,不過千萬別小看百強榜學員。

「百強榜哪怕是后十位的學員,戰力榜也接近萬石三重巔峰了。」

「排在前五十的,都有萬石五六重的實力,前三十的,那更是都接近萬石七重以上實力,前十都算得上萬石巔峰!」

說完這話張立看了看學員,結果看到大家都是神色正常,想到身邊都是天才妖孽。

想來給他們一些時間這幫人都能衝上百強榜,就是不知道耗時多久,排名幾何?

想到這張立也沒有在多說些什麼。

易梦 「百強樓看完了,接下來我帶你們去秘境外圍看看,認認地方…..」

………

一路走下來張立帶著他們把各個秘境的位置都了解了一下,但是也只是了解了一下秘境的位置以及功能。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