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

從事外交這幾年,他無數次見過這個華裔姑娘,這個女孩是華國的驕傲。

她是可以載入國內音樂史的傳奇人物!

只是聽說她最近沒有動靜,沒想到她回國了!

千萬粉絲盼望的這個人,她終於回國了!

這讓他怎麼能不高興。

但是……

這樣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他家裡?還牽著他兒子的手?手上還拿著東西?

直到兒子把人帶到面前,他也沒回過神。

盛明焱輕輕推了推他愣在半空的手:「爸,這是我女朋友,她叫……」

還沒等他說呢,他爸就先搶答了:「Co

i

e!」

盛明焱:???

一笑禮貌的伸出手:「好久不見,盛叔叔。」

「你、你、你怎麼會在這兒?」他感覺自己已經知道真相了,但是沒完全知道!

一笑把兩個人交握手抬起來:「如您所見。」

「你是我兒子的女朋友?!!!」

盛二爺一聲尖叫,嚇得籠子里的鳥都炸了毛。

「嗯哼,是的,我聽說您想見我,我這不就來了?」

盛二爺趕緊戴起眼鏡,讓兒子拎著禮物和鳥離這裡遠點。

盛明焱:??

這是我女朋友!幹嘛讓我離遠點?

但是在老爸的注目下,還是不情願的放開了女朋友的手,拎著鳥走了。

看著兒子走遠,盛二爺邀請一笑坐下,迫不及待地問:「這次回國待多久?」

一笑思索一下:「我正在考慮,如果順利的話,我想在國內結婚。」

「好好好,有沒有什麼人選?沒有的話……」盛二爺點頭如搗蒜,甚至想給她介紹個對象。

這樣的人才留在國內,對國內的音樂發展來說,無異於引進新型人才!

音樂這東西,你說他沒用,他能帶動人的情緒,你說他有用?大部分人都當做一種娛樂。

但是現在和過去不同,戰爭結束,世界和平,人們就是需要這種高質量的精神食糧。

一笑也聽完了盛二爺的意思,但是感覺他似乎完全忘記了自己為什麼來。

「盛叔叔,我今天過來,是想跟你提一下我和盛明焱的婚事……」她話還沒說完。

「我同意!你現在就把他帶走!結了婚再回來!」盛二爺立馬舉手同意。

恨不得立刻把盛明焱卷進鋪蓋卷打包送到一笑床上。

和這樣的人結婚,他兒子賺了啊!

一笑扶額:「這種事您還是考慮……」

盛二爺趕緊擺手:「啊不!完全不用考慮!我同意這門婚事!」

我同意這門婚事,而且恨不得你們原地就結婚。

「對了,臭小子的房間就在走廊盡頭,這是鑰匙,你推門進去就行……」盛二爺神神道道的拿著一把鑰匙遞給一笑。

「叔叔還有事,你們去玩兒吧~」

一笑:總覺得他說的玩兒有點不對。

「還有,你們小聲點,叔叔睡覺輕,別到時候打擾到你們……」

說完瘋狂溜走。

一笑:……

明明平時看著挺正常嚴肅的一個人,現在變成了一個二哈?

而且這麼輕易的把兒子賣給她,看起來像是招待客人的老鴇一樣……

一笑趕緊搖搖頭,甩掉腦袋裡不幹凈的想法,走過去敲了敲盛明焱的門。

等了兩秒,盛明焱打開門:「笑笑你先進去,我把鳥兒給我爸送過去。」

一笑點點頭,從他身邊過去。

他的房間很簡單,一張床、一個電腦桌、一個衣櫃、一個檯燈,然後就沒了。

還有很多寬裕的地方鋪了軟毯,坐在地上也不會感覺涼。

但是一笑沒興趣感受一下,直奔盛明焱的大床。

躺在床上滾了兩圈,最後定在床邊的位置躺住。

這床沒她的軟!

盛明焱是紅著臉回來的,看到一笑躺在他床上更紅了。

慌亂的拿著衣服:「我、我去洗澡……」

一笑沒感覺有什麼:「嗯。」

但是盛明焱卻紅著臉捂著臉跑進了浴室。

說起來,當初收留盛明焱的時候,還以為比自己小呢,後來才在資料里得知,這個男人比自己還大兩歲。

撩动心弦 看著那麼小純屬是因為吃的不好,瘦的!

這幾年他已經上大三了,每天都在公司里混著,學校那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管他,畢竟他也是這一屆最優秀的學生了!

正躺在床上想著有的沒的,有點犯困,打了個哈切然後被手機鈴聲震動給震動精神了。

拿起手機一看:張麒

這個時間給她打電話,八成是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了。

但是她不接!

誒!就是玩!

臭小子敢覬覦老娘!還想分開老娘和小橙子?

沒打死都不錯了,還敢總到我面前來晃蕩?

一笑等他打不通放棄了,這才給自己的手下打了電話:「給他找點事情做。」

至於事情是什麼?

大概不是什麼好事情。

這時候,盛明焱已經裹著浴巾出來了。

正站在床邊不知所措。

「要不、要不我打地鋪吧?」

真是他考慮不周,帶一笑回來還沒有客房,他爸還讓他抓緊時間上!

上什麼啊!一笑還沒成年啊!

一笑放下手機奇怪的看著他:「我們不是男女朋友嗎?」

她這意思是同意發生點什麼?

盛明焱點點頭,心裡正在激烈的作鬥爭。

「那你還不上來?」

盛明焱最後還是選擇躺平。

一笑想幹什麼都可以,讓她自己選擇!

視死如歸的掀開被子,躺在離一笑很遠的地方,緊緊地拽著被閉上了眼睛。

感覺到帶著馨香的身體靠過來,不由得更加緊張,連眼睛都忍不住在眼皮底下打轉。

「喂,你不會是想勾引我吧?」一笑的聲音在頭頂傳來。

「我、我沒有!」什麼勾引啊!他明明表現的很抗拒啊!

「洗完澡只穿個浴袍,難道不是想發生點什麼?」一笑繼續調笑。

他每天都是這樣的啊!

「別不好意思啊~承認了我也不會嘲笑你的!」

趴在他耳邊惡意的吹著風。

看著他扭著頭躲避,不由得笑得更大聲了。

「小橙子真香啊~」說著,在他脖頸間深吸一口,活像個欺負良家婦女的流氓。

而被她欺負的良家婦女正捏著被子,進行沒有實質性的反抗。

最後還是沉淪在某個人的魔爪下,喘息著不可自拔…… 「早就聽說老夫人生病了,但是我之前太忙了,今天終於擠出時間來看看您老,只是沒想到,這才進來,就看見蘇小姐從二樓掉了下來,老夫人可得叫人好好維修一下傢具啊,不然傷了人可就不好了。」

隨隨便便就掉進別人懷裏,傳出去名聲不好。

厲司宴視線掃了蘇念一眼。

正巧蘇念也在看他,眼神撞了個正著。

那雙眼睛裏太過清澈,像是能把所有的黑白都看透,厲司宴心跳突然漏了半拍,腦子裏一下子想起剛才的柔軟觸感。

肯定是因為他太久沒和女人接觸的原因!!!

厲司宴忽地收回視線。

「蘇念掉下去了?」陸老夫人和蘇清雅異口同聲。

下一秒,蘇清雅抿唇閉上了嘴,聽着陸老夫人關切的問蘇念:「有沒有摔到哪裏啊?疼不疼?要不然送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蘇念搖搖頭,回答道:「老夫人您放心,我沒事,剛才掉下來的時候厲總正好接住我了,一點都沒有傷到。」

她剛才好像還摸到了厲司宴的腹肌,不止沒有傷到,還賺到了。

嘻嘻。

陸老夫人緊張的神色稍稍緩和,「司宴接住你了?那還真是慶幸啊,不過即便沒有摔到,肯定也被嚇的不輕,也不知道這群人幹什麼吃的,竟然沒有好好檢查,出現那麼危險的事情,這是我們陸家的過錯,念念,要不然你今天中午吃完飯就不要回去了,留在這裏住一晚吧,下午的時候叫你林姨陪你出去買點東西逛逛街,就當壓驚了。」

陸老夫人想了幾秒又補充道:「清雅也會留在這裏,你不用擔心沒有伴。」

蘇念:……

我擔心的哪是有沒有伴的問題啊。

又不熟,待在別人家幹什麼。

怪叫人不自在的。

「我明天還要上學呢,還要回去做作業,就不打擾了,而且,我也沒有出事,不需要這些的。」蘇念嘴角一揚,小白牙一露,婉言謝絕。

陸老夫人看蘇念不太樂意的樣子,也不強求。

「那好吧,不過還是留到下午吃完飯再回去吧,多在這裏呆一會,人老了,就喜歡看你們這些年輕人,聚在一起熱熱鬧鬧的。」陸老夫人扭頭看向厲司宴,笑呵呵道:「司宴也留到下午再回去吧,我好久沒有見到你了,和你說說話。」

厲司宴眼神頓了一下,然後才點頭,似乎是有點不甘願。

這些人精哪裏會把自己的不悅情緒表露出來啊,要不是因為蘇念對外界感知比較敏銳,她壓根發現不了厲司宴的不樂意。

她也是不樂意的。

陸老夫人說就喜歡年輕人聚在一起熱熱鬧鬧的。

就她,厲司宴,蘇清雅,這三個人,看着像是會讓場子熱鬧起來的人嗎?

一個比一個還要高冷淡漠,看着像是要升仙一樣。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