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些葯都太普通了,回頭我再找一些好葯給你,你也能好的快一些。」

「多謝大宗主。」

張開雙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所以他奉陪到底認為林贊看着這些藥渣子也不能把他給怎麼樣,再說了,真生病了誰還能說他是假的?

林贊看着這些藥渣子總感覺非常假,因為正常的劑量不會是這麼多,但是張開雙拿回來的葯也明顯的只是敷衍。

隨後林贊就沒有多說打算離開,因為張開雙什麼都演的特別逼真,沒有必要浪費時間。

「接下來你自己注意一下,其他的師兄弟說你身體不舒服,所以我特意過來看一看有沒有別的意思。」

「多多謝其他師兄弟的關心,如果不是其他師兄弟的話,我估計早就沒命了。」張開雙還想繼續假惺惺的說以前舊病複發的事情。

但是,此時林贊已經完全沒了耐心。

「你就好好療傷吧,其餘的事情都不用擔心,若是有什麼課業耽誤了也可以讓人再專門教你,不用特別趕進度。」

林贊隨意敷衍了兩句,就打算離開,看來林贊打算離開張開雙也給自己勝利了。

。 一對大抵是叔侄關係的兩人滿臉的狐疑,打量著來人。

來人同樣也著一襲青衫,模樣瞧上去倒像是個書生,只不過一張臉龐,卻是有些偏向中年人的意思了。

在這一襲青衫出現的時候,早就一溜煙跑到自家小夫子身後躲起,僅僅露出一對亮晶晶的大眼睛不斷打量著來人,先是滿臉的驚喜,而後又是止不住的失落。

小男童繼而瞥向小夫子的一襲青衫,一張小臉兒上寫滿了幽怨。

是啊,自家小夫子也是一襲青衫唉,總不能是個穿着青衫的,就是那位小仙師吧?

分明不可能的嘛。

先前遠遠瞧見那位一襲青衫的小仙師對戰天際那道血紅身影,一手銀槍,頭頂長圖,身旁更是有一位長髯刀客護衛的威猛模樣,可不就是自己夢中那些位蓋世大英雄綜合起來的模樣?

這樣的小仙師,若是在加上一身鎧甲,當真就是頂呱呱的帥了。

兩人眼前那一襲青衫正想要向兩人問好一聲,猛然就瞧見了神色幽怨的小男童,那眼神直盯得他發毛,不由伸出一手握拳在嘴邊虛咳一聲,自顧自哈哈大笑起來。

那位被小男童稱為小夫子的男子則是目光微眯,向眼前一副讀書人模樣的男子作揖道:「閣下這是?」

眼前的不速之客露出一副終於有人打破尷尬境地的欣然神色,感激地差點沒有痛哭流涕,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道:「這不一把年紀了,苦於至今沒能參透第二大境的玄妙處,所以就想着沾著那位齊前輩的光,來這竹海秘境尋求機緣了,成敗如否,反正都不能比我當下境界停滯不前差了吧?於是厚著臉皮,與你們一同爭搶一下機緣,說不定忽然瞧見合眼緣的寶物,第二大境就成了呢?」

小夫子細細眯起眼睛來,忽然笑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我與閣下可就是競爭關係了?」

誰知那一襲青衫也是個厚臉皮的,連忙打着哈哈道:「哪能啊!我一看老兄你就投緣,不如咱們此番尋寶,就結伴而行?人多力量大,總有個相互照應不是?」

小夫子細細摩挲著下巴上的胡茬,有些意動。

這一襲青衫的中年男子又將眼神遞向一直躲在小夫子身後的那小小男童,笑道:「再者這小娃娃在身邊,當真遇到什麼雙方奪寶的情況,怎麼辦?總不能是你扛着這孩子打架吧?」

小男童嘴角一癟,悶悶不樂,小聲道:「那我也不需要你的保護呀,你瞧瞧你都多大年紀了,境界也就和我一般高,這要是在學院裏,你是少不了要挨上夫子的板子的。」

小夫子一巴掌拍在這嘀嘀咕咕的小男童腦袋瓜子上,轉而望向那一襲青衫的時候,卻瞧見這位仁兄已經滿臉幽怨的模樣,就差在腦門兒上寫下「欲哭無淚」四個大字了。

年輕男子趕忙道:「我看閣下的建議分外好,那咱們就暫且先行一路?」

中年青衫眼前一亮,趕忙道:「這個好這個好,要得要得。」

繼而這中年青衫將胸脯給拍得震天響,保證道:「其實啊,你別看我才點星境界,其實體魄不差的,到時候保管能保下這個小娃娃。」

年輕男子不置可否地一笑,這位中年青衫的男子修為,落在他這位昇龍境界的眼睛裏面,當真一清二楚,點星境界巔峰,隨時隨地都能踏出那一步晉陞第二大境界的那種巔峰了。

只可惜修行一途,向來沒有什麼絕對,若是心境稍稍有跌宕起伏,那麼這個「隨時隨地」四字才是最為要命的。

因為一旦掌握不好,入了第二境又跌境回第一境,往後的修行一途,必然會愈加難上加難。

每一次不成功的晉陞第二境,事後再次進入第二大境的難度將會呈幾何倍的增長,這也是年輕男子之所以願意相信那中年青衫的原因之一。

關於這位中年青衫的身份,年輕男子大抵有了猜測,應該是位山澤野修無疑,不然也不可能卡在第二境關口如此之久,而且又孑然一身出現在自己面前。

這並不是說這位中年青衫天分不好,相反,這個年紀比不上這一襲青衫的修士,大有人在。再者看這位中年青衫的點星境界夯實程度,分明已經到了臻至化境的地步,之所以事到如今,都沒有破開那道猶如從窗戶紙片,一戳就破的第二大境屏障,定然是因為沒有很好的資源,並且的緣故,這直接促使年輕男子認定此人是一名山澤野修。

不然的話,不缺實力,不缺天分,再加上師門可以供給資源與經驗,怎麼也該進入第二境界了不是?一對大抵是叔侄關係的兩人滿臉的狐疑,打量著來人。

來人同樣也著一襲青衫,模樣瞧上去倒像是個書生,只不過一張臉龐,卻是有些偏向中年人的意思了。

在這一襲青衫出現的時候,早就一溜煙跑到自家小夫子身後躲起,僅僅露出一對亮晶晶的大眼睛不斷打量著來人,先是滿臉的驚喜,而後又是止不住的失落。

小男童繼而瞥向小夫子的一襲青衫,一張小臉兒上寫滿了幽怨。

是啊,自家小夫子也是一襲青衫唉,總不能是個穿着青衫的,就是那位小仙師吧?

分明不可能的嘛。

先前遠遠瞧見那位一襲青衫的小仙師對戰天際那道血紅身影,一手銀槍,頭頂長圖,身旁更是有一位長髯刀客護衛的威猛模樣,可不就是自己夢中那些位蓋世大英雄綜合起來的模樣?

這樣的小仙師,若是在加上一身鎧甲,當真就是頂呱呱的帥了。

兩人眼前那一襲青衫正想要向兩人問好一聲,猛然就瞧見了神色幽怨的小男童,那眼神直盯得他發毛,不由伸出一手握拳在嘴邊虛咳一聲,自顧自哈哈大笑起來。

那位被小男童稱為小夫子的男子則是目光微眯,向眼前一副讀書人模樣的男子作揖道:「閣下這是?」

眼前的不速之客露出一副終於有人打破尷尬境地的欣然神色,感激地差點沒有痛哭流涕,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道:「這不一把年紀了,苦於至今沒能參透第二大境的玄妙處,所以就想着沾著那位齊前輩的光,來這竹海秘境尋求機緣了,成敗如否,反正都不能比我當下境界停滯不前差了吧?於是厚著臉皮,與你們一同爭搶一下機緣,說不定忽然瞧見合眼緣的寶物,第二大境就成了呢?」

小夫子細細眯起眼睛來,忽然笑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我與閣下可就是競爭關係了?」

誰知那一襲青衫也是個厚臉皮的,連忙打着哈哈道:「哪能啊!我一看老兄你就投緣,不如咱們此番尋寶,就結伴而行?人多力量大,總有個相互照應不是?」

小夫子細細摩挲著下巴上的胡茬,有些意動。

這一襲青衫的中年男子又將眼神遞向一直躲在小夫子身後的那小小男童,笑道:「再者這小娃娃在身邊,當真遇到什麼雙方奪寶的情況,怎麼辦?總不能是你扛着這孩子打架吧?」

小男童嘴角一癟,悶悶不樂,小聲道:「那我也不需要你的保護呀,你瞧瞧你都多大年紀了,境界也就和我一般高,這要是在學院裏,你是少不了要挨上夫子的板子的。」

小夫子一巴掌拍在這嘀嘀咕咕的小男童腦袋瓜子上,轉而望向那一襲青衫的時候,卻瞧見這位仁兄已經滿臉幽怨的模樣,就差在腦門兒上寫下「欲哭無淚」四個大字了。

年輕男子趕忙道:「我看閣下的建議分外好,那咱們就暫且先行一路?」

中年青衫眼前一亮,趕忙道:「這個好這個好,要得要得。」

繼而這中年青衫將胸脯給拍得震天響,保證道:「其實啊,你別看我才點星境界,其實體魄不差的,到時候保管能保下這個小娃娃。」

年輕男子不置可否地一笑,這位中年青衫的男子修為,落在他這位昇龍境界的眼睛裏面,當真一清二楚,點星境界巔峰,隨時隨地都能踏出那一步晉陞第二大境界的那種巔峰了。

剑霸独尊 只可惜修行一途,向來沒有什麼絕對,若是心境稍稍有跌宕起伏,那麼這個「隨時隨地」四字才是最為要命的。

因為一旦掌握不好,入了第二境又跌境回第一境,往後的修行一途,必然會愈加難上加難。

每一次不成功的晉陞第二境,事後再次進入第二大境的難度將會呈幾何倍的增長,這也是年輕男子之所以願意相信那中年青衫的原因之一。

關於這位中年青衫的身份,年輕男子大抵有了猜測,應該是位山澤野修無疑,不然也不可能卡在第二境關口如此之久,而且又孑然一身出現在自己面前。

這並不是說這位中年青衫天分不好,相反,這個年紀比不上這一襲青衫的修士,大有人在。再者看這位中年青衫的點星境界夯實程度,分明已經到了臻至化境的地步,之所以事到如今,都沒有破開那道猶如從窗戶紙片,一戳就破的第二大境屏障,定然是因為沒有很好的資源,並且的緣故,這直接促使年輕男子認定此人是一名山澤野修。

不然的話,不缺實力,不缺天分,再加上師門可以供給資源與經驗,怎麼也該進入第二境界了不是?。一個煙灰缸猛然間砸來,正中傅婉清肩膀,她吃痛,剛準備開罵卻看到時老爺子陰沉的臉孔,氣勢頓時少了大截。

「爸,」傅婉清的眼神躲躲閃閃的,「你怎麼出來了?」

時老爺子氣勢低沉:「如果我不出來,我怎麼會看到你竟然會做出這樣子的事情?你看看你現在這是什麼樣子,還有沒有一點身為人的尊嚴了?」

傅婉清倒是還想像是剛才一樣囂張,但是卻沒有了那個膽量。

「爸,不是這樣子的,我現在還在這裏呢,管家怎麼可以做出這樣子的事情,……

《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第六百八十三章失去一切 「嗯。」鹿喬兒微微點頭,但是這個猜測僅憑她的直覺。

不知為何,心底會有些不好的預感。

「那我們就在季家找到真相再出去。」靳崤寒站在她的旁邊,長臂一驅,將她攔在懷中,給予她足夠的安全感。

「好!」季讓這下答應得很爽快,如果事情有反轉,是不是說明父親的事……

他始終不願意相信父親會是那樣的人。

「人在哪兒呢!」

季家的護衛很快就找到了這兒附近,眼見三人的地方已經快被人發現了。

「我把季家的地圖發給你們,我們有機會再匯合,我先去轉移他們的注意力。」季讓連忙掏出手機,發送圖片。

靳崤寒與鹿喬兒面色不虞,但是當下只有這樣才是事情的最優解。

「保重。」

鹿喬兒對著季讓說道,對方聞言,對她挑了挑眉峰,這時候還有心情打趣:「那是自然,你季大爺在這裡生活了這麼多年了,還能甩不掉幾個護衛?」

「好。」鹿喬兒聞言失笑,就連靳崤寒抿緊的薄唇,也微微勾起。

季讓總是能夠在這種時候,緩和大家緊繃的氣氛。

「走了。」

季讓轉身之時,臉上的笑意消失,他特意輕手輕腳走近季家,繞到一處較遠的地方,引起護衛的注意。

「少爺在那兒呢!」護衛們大喊,聽命季國的吩咐,不敢傷害季讓,只能圍追他。

眼看一群人越跑越遠。

鹿喬兒看著手中的圖片,抬眸,對靳崤寒問道:「你覺得我們應該先去哪兒?」

「若是當年的事情都有記載的話……」

靳崤寒斟酌片刻,換位思考:「那定不在書房之內顯而易見的地方。」

「嗯。」鹿喬兒點頭,她也正是這種想法,所以才有些拿不準該怎麼辦:「季國可是一隻老狐狸,他會把東西藏在哪兒呢?」

「……」

靳崤寒一時無言,陷入了沉思,眸眼深邃,鹿喬兒見狀,也知道不在此刻打斷他,垂眸看向地圖,思索他們的下一個藏身之地。

「你母親生前有到這裡來過嗎?」靳崤寒突然開口問道,鹿喬兒聞言,想到季國之前的言論:「應該是在這裡住過一些時日的。」

「莫非……」她心底閃過一絲想法,靳崤寒點頭,證明她想的沒錯。

「極有可能在你母親當初住過的房間。」靳崤寒的聲音低沉,帶著幾分篤定的意味。

「可是地圖上並未顯示。」鹿喬兒把季宅的地形圖擺在他的眼前,上面沒有關於她母親的任何信息。

「看來,只有我們主動去問了。」靳崤寒眼眸漆黑,鹿喬兒看見他眸中毫不掩飾的殺意,唇瓣抿緊,她懂他的意思。

「那去這裡。」鹿喬兒抬手,指尖指向了標記為「管家」的房間。

兩人面面相覷,對視的眼神中意味不明。

靳崤寒走在前面,一隻手護在鹿喬兒的身上,她現在的體力才剛剛恢復,還有一些吃力。

「要不要我背著你?」靳崤寒低聲問道,眸中有著顯而易見的擔心。

「不必。」鹿喬兒微微搖頭,她現在怎麼能浪費他的力氣。

他聞言,薄唇緊抿,步伐加快,只希望能快一點結束這次的事件。

「人在這兒!」護衛的聲音傳來,靳崤寒眸色一沉,他們被發現了。

「讓我來,你去一旁休息。」鹿喬兒聞言,本不願意,但是見到來的只是幾個護衛,放下心來。

畢竟靳崤寒的身後,這麼幾個……應該是壓不住的。

「靳總真厲害啊。」鹿喬兒走到一旁時,還有心情調笑他。

「給你露一手。」靳崤寒的語氣難得的囂張,他不緊不慢的挽起袖口,讓前來的護衛們都有些猶豫起來。

「這……」幾人面面相覷,縱使大家都是高手。

但是靳崤寒的名號,誰沒有聽過啊。

「一起上吧?」靳崤寒的聲音緩慢,抬眸時令所有人的身體一愣,殺意好明顯啊。

「你這是瞧不起誰?」護衛長哪怕心底畏懼,也不願意在手下面前出糗,硬是哽著脖子,不願意在靳崤寒的面前服輸。

「那就別廢話了。」靳崤寒蹙眉,不願意在這裡與他們過多糾纏。

在眾人都未看清的情況下,直接抬腳就是一腿,踢在了距離他最近的護衛身上。

可謂是毫不猶豫。

「唔。」一聲悶哼,護衛避之不及,整個人已經倒地,明明只是一腿,他的五臟六肺卻都處於巨大的疼痛之中。

「一起上!」護衛長見狀,哪裡還顧忌什麼面子不面子的,大喊著揮手。

「啊!」靳崤寒一個擒拿瞬間制住了衝上前來的人,大手一揮,把人推到另一人身上,兩人腦袋撞著腦袋,頓時眼冒金星。

靳崤寒的眼眸一轉,對上了護衛長的視線,他毫不費力,看著對方明顯慌神的臉色,嗤笑一聲。

「你……你別過來!」護衛長見到靳崤寒大步朝他走來,竟然有想逃的慾望,他的身子止不住的顫抖。

「弄暈就可以了。」鹿喬兒的聲音從靳崤寒的身後響起。

她也不想欠多餘的人命,他們做護衛的,不過是拿錢辦事罷了。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