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任由敵方手中的槍捅進了己方士兵的身體之中。

「鎮定,全都靠向我這,別慌!」百里長空大聲的呼喊著,士兵在慌亂中聽到了他的聲音,就像在大海中看到了燈塔般的感覺。

不多時百里長空身邊就聚起了千多人,更多的士兵紛紛靠向離他們最近的長官。

但是在夜裡閃耀的槍花如同死神的鐮刀般鉉目,百里長空大喝一聲:「報上名來,我的劍不殺無名之輩…」百里長空的話再也說不出來,因為一把銀色的長槍再狠狠的捅進了他的胸口。

他身邊的干多名士兵再一次無情的被衝散,在他的意識消散前,最後一個想法是:怎麼司馬元帥安排的奇兵…

「旭日帝國,蒼龍軍統帥間真!」間真冷聲道,手中抽回了捅進百里長空身體的銀槍,手中真氣一抖,槍上的血跡被需成了血霧,銀槍再次光潔無比,遠方帝國的士兵害怕的看著這冷麵殺神,他們剛才看到了他的銀槍捅進百里長空之前,三人的身體,然後就看到了銀槍抖動,三具屍體就如同被五馬分屍般四散飛出。

間真帶著蒼龍軍晚來時路退了回去,只留下了衝天火光照耀著大地,十多萬黑旗軍一年的糧草如今付之一炬,而當天衛城發現不對緊急派出援軍來到這之時,領頭的將軍如同被千斤之石敲了一頓,呆立當場,冷汗不停的流下來。

五十里之外,間真和白河合兵一處,間真笑著問白河:「解決了?」

白河同樣哈哈大笑著:「這不是廢話,以姜相那神鬼莫測的謀略,再加上我的超高明的領導,三萬的援軍還不是手到擒來,那三萬遼方軍被我攔腰一截,再分多次沖峰五千多戰俘,嘿嘿嘿。」他做了一個割喉的動作。

當戰報傳到司馬仲達手中時,他正忙著排兵布陣和姜亮決戰,他鐵青著臉,手中的杯子也被他給捏破了刺破了他的手,鮮血正往下流淌。

「元帥,保重!」他的近衛官一驚,他很少看到司馬仲達如此失態的。

「姜小子,你狠,敢斷我糧草?」司馬仲達心中怒氣上涌著,他突然下手把那傳送戰報的士兵殺了,然後向近衛官道:「厚葬此人,傳令下去,天明之時我們和他們一決死戰。」

司馬仲達知道,在後面的六萬軍隊,如軍魚刺般卡在他的心上,讓他退也不時,進也不得,這次他敗了,生平第次敗了,敗得如此高囊。他不想戰報傳出去使得軍心渙散,所以他殺了那士兵。

司馬仲達打算天明之後全力攻奪武陽,以此關為中繼口,武陽關為東西重要輸紐,同時又是帝都的一道重要的天險只要跨過了武陽關之後的地勢一馬平川,敵人的兵峰可直指帝都兵臨城下,所以這裡一向被之前的瓦真北周所重視面有著大量的糧草兵器倉庫,可供十萬人正常使用長達一年半,同時這裡地勢險要,關口依山而建,可謂易守難攻之。

這一道雄關讓古往今來多少的英雄將帥望而興嘆,十公尺高的牆高,十公尺厚的厚度,要硬攻此關據曾攻佔此關的唯人,瓦真歷史上的無人可敵的第一軍神卓然天也曾感嘆道:「要不是關內收買了姦細,那麼這座雄關我將無法攻克。」

在武陽關內姜亮收到了蒼龍軍及蒼狼軍任務達成的消息后,自信的一笑對諸將道:「咱們的廢掉這黑旗軍的第一步完成了漸漸的這支不世雄獅就會一步步的走入我們為他鋪設的墓地了,哈哈!」

「姜相,如何料定火燒糧草會成功呢?對方應會派駐重兵把守,尤其是在這種境外作戰的部隊來說更是重中之重?」李崇疑問道。

「呵呵!李將軍,對於守糧的百里長空有多少了解?」姜亮笑著問道。

「我只知他是敵國的將軍,並且還是大家族的子弟罷了」李崇不解姜亮為何要如此問,於是他說出了他對百里長空的認知「這個人,唯一的興趣就是嗜酒,雖有軍令在身,他不敢喝酒,但是連場大勝后,人心難免鬆懈下來,這時候只要有人在他正邊吹吹風,不難把他的酒應給提上來,只要他喝了酒,這糧他就別想守的下來,哈」姜亮說完之後,李崇恍然大悟,知道了其中的關連后,他陰笑道:「姜相,你真是陰險啊!還好我是你這邊的,不用面對你,呼!」

终曲人散 。 「我艹,不是吧,落日圖竟然敢騙我們?」

祁明修一聽到宋九月說的情況,立刻原地跳了起來。

「虧我們辛辛苦苦,這麼大老遠過來,給他老子看病,結果,他手裡根本就沒有忘憂草的解藥,這不是逗我們玩兒嗎?」

「麻煩你把『我』去掉,這看病,是我和老二的事情,有你的份兒?你充其量,就是個拖油瓶。」

旁邊的葉老頭滿是嫌棄地撇嘴。

「不是,師傅,你怎麼這麼說你自己親愛的徒弟,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祁明修十分委屈地眨巴著自己的卡姿蘭大眼睛,看向葉老頭。

「我說不愛,你可以你現在滾嗎?」

葉老頭同樣眨巴著他那雙勾魂的桃花眼,十分認真地看著祁明修反問。

「二師兄,你管管你師傅啊,他老是欺負人家,人家好委屈。」祁明修立馬可憐巴巴地朝江淮宇告狀。

江淮宇扶了扶黑框眼鏡,「師傅,你幹嘛嚇他,老三本來膽子就小,嚇壞了怎麼辦?再說這次老三過來,其實也是想幫忙的。」

「就是就是,葉老頭,你聽聽我家二師兄說的,你慚愧不慚愧?」

祁明修瞬間有了底氣,中氣十足地質問道。

「慚愧你個頭,也就是老二脾氣好好說話,你讓夜闌開過來,你看他不打死你。」

葉老頭一邊說,一邊抬手,就要朝祁明修的腦袋上扣,對付話癆祁明修,葉老頭有自己的一套標準,那就是能動手的時候,絕對不嗶嗶。

看著如此『相親相愛』的一幕,宋九月開口道:「我看落日圖的樣子,不像在說謊。他說讓老頭治好皇上的病,再給解藥,其實也不算是謊話。」

畢竟把皇上的病治好了,皇上才能把忘憂草的解藥給葉老頭,只是聰明人呢,喜歡說話說一半。

他只是沒有告訴葉老頭,忘憂草的解藥,只有他父皇才有。

所以就算現在,葉老頭去找落日圖理論,也沒什麼用的。

「可不是,這小子,居然敢戲耍我這關救命恩人,這皇宮裡的人,果然彎彎道道多。」

葉老頭打趣道。

對於突然知道解藥在皇上手裡,他並不驚奇。

畢竟落日圖只是中了忘憂草的毒,像個傻子,又不是真傻子。

「那現在怎麼辦,你們有把握,治好那個皇上?」

祁明修擔心問道。

终曲人散 他的醫術實在太糟糕,看不出好壞,最後也就感冒發燒,能知道給人多蓋被子多喝水,其餘的皮毛,他都一知半解,幫不上什麼忙。

「落日帕桑的病,其實已經是藥石無醫,身體各個機能,已經非常糟糕,就算勉強醒過來,也是需要人伺候,很難像正常人那麼行動自如。而且,時日無多。」

葉老頭正色道,他之前給落日帕整治過,就是各項機能腐朽,跟機器一樣,已經壞得差不多,甚至連維修的必要都沒有。

所以落日圖重金請他的時候,葉老頭才會拒絕。

這就算好不容易救過來,再多活個十天半個月,葉老頭覺得意義不大。

當然,他是用一個陌生人的角度來看,可能過於殘忍。

不過看落日圖和卡美英的態度,顯然對落日帕桑,也沒有什麼情深深,雨蒙蒙的愛意。

「那現在把落日帕桑救過來,就是為了親自讓他,宣布落日圖繼承皇位,免得他那個后媽作妖,弄個假聖旨,就是這個意思,對吧?」

祁明修不以為然地說道,既然並不是需要把皇上枯木回春,那只是迴光返照,對於葉老頭和宋九月來說,應該不是難事。

何況還有江淮宇在,這帝都三大醫療巨頭都在,還搞不定一個落日帕桑嗎?

「是,但是落日帕桑中毒,恐怕不是那麼簡單。你們今天去太醫院那邊,結果怎麼樣?」

宋九月發現這個毒,發現的太過簡單,讓她總覺得有些蹊蹺。但是又說不出來是什麼,只是覺得那麼多名醫來幫落日帕桑看病,都沒有發現什麼問題,她一來,就立馬看出落日帕桑中毒。

而且一直照顧落日帕桑的大內總管,莫名其妙的被嚇死,如果是卡美英殺人滅口,那堂堂一個大內總管,見慣了那麼多齷齪手段,是怎麼在那麼短時間裡,被人嚇死的?

他死之前,經歷了什麼?

「我正要說這個事情,皇上體內的毒,是忘憂草。」

江淮宇正色道。

「什麼,忘憂草的毒?」

百里外的枕边人 宋九月一下有些激動。

原來忘憂草的毒素,是屬陰性的。但是落日帕桑,本來就是一個將死之人,幹嘛要給他下這個毒。

「會不會弄錯了啊,忘憂草不是讓人變傻子嗎,落日帕桑都植物人了,他傻不傻,有什麼關係?」

祁明修也瞬間不解的問了起來,隨即情不自禁地朝慕斯爵看了過去。

慕斯爵那雙冰冷的鳳眸,也正好看著他,嚇得祁明修趕緊把眼神給移開了。

可怕,實在是太可怕了,這吃人的眼神,小阿九平時怎麼受得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薄涼的聲音,從慕斯爵嘴裡冒出。

「怎麼不好,是因為擔心增加難度嗎?」

祁明修忍不住又鼓足勇氣看向慕斯爵。

這打架打不過,氣勢要是再輸,他以後還在江湖上怎麼混。

何況慕斯爵又不懂醫術,他怎麼知道不好?

慕斯爵沒有回答祁明修,只是用一種看傻.逼的眼神看著他。

此時無聲勝有聲。

其他人,也用同樣的眼神盯著祁明修。

「不是,你們幹嘛,集體孤立我,歧視我?」

祁明修又氣又急,原地爆炸。

「你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歧視你。」

葉老頭這一次,立馬站出來主動解釋。

「真的嗎,師傅,可是你剛才的眼神,好像特別不友善。」

祁明修委屈巴巴地開口,看來關鍵時候,葉老頭心裡,還是有他這個愛徒的。

「胡說,我那不是歧視,我那是關愛的眼神啊。」

葉老頭一本正經的反駁,就在祁明修感動的快要熱淚盈眶的時候。

就聽見葉老頭繼續道:「關愛智障,人人有責。我上輩子肯定是幹了什麼虧心事,不然怎麼可能有你這麼智障的徒弟呢?」

這皇上中的不是其他毒,而是忘憂草,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眼下不是不明擺著,就兩個可能性嗎。 第1198章產子

司徒錦將身上的氣勢收了,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腦袋,道:「我去洗澡。」

「好!」

等他洗完澡,花琉璃已經準備了一堆吃的。

小空間站在她腳邊,道:「你再這麼吃下去,當心生孩子難產,這裏可沒人會剖腹手術。」

花琉璃:「……」

能不能說點兒好話?

根據她檢查結果來看,孩子頭朝下,個頭也不太大。

順產很容易。

「我孩子乖著呢!」

小空間文言不在說話,轉身跳到樹上,兩個爪子捧著一顆果子開始啃。

花琉璃與司徒錦吃過飯後,就一同離開空間。

剛出空間沒多久,她的肚子開始痛……

見她彎著腰皺眉,司徒錦忙道:「怎麼了?可是孩子踢你了?」

「不是,是我好像要生了。」

司徒錦聞言,臉色一僵。

頗為慌亂道:「媳婦,我需要做什麼?」

花琉璃深吸一口氣,道:「陣痛還不頻繁,你現在讓一個丫鬟去找產婆,另一個燒一鍋熱水備着!」

「好!」

司徒錦將花琉璃抱到床上,就跑了出去……

吩咐完丫鬟,他又跑回來守在花琉璃面前!

沒多久,兩個產婆就到了,丫鬟的熱水也燒好了!

產婆摸了摸花琉璃的肚子,道:「胎位很正,這樣生起來,不用費多大力氣。」

然後讓丫鬟去準備生產用的剪刀。

產婆其實都有自備的剪刀,不過有些人家忌諱,大部分都是自己準備。

花琉璃將手術用的剪刀拿出來道:「就用這個。」

「好!」

產婆讓丫鬟給花琉璃煮了一碗面裏面卧了兩個雞蛋。

真正要發作還有一會兒,吃點兒東西養精蓄銳總歸是好的。

花琉璃吃過東西,又淺眠了一會兒,一陣陣鑽心的疼痛中傳來,以至於她吃的東西全都吐了出來。

產婆清理了床上的嘔吐物,又用水洗凈手,去測花琉璃宮口開了多少指。

「已經開了六指了。公子,您先出去!」

司徒錦抓着花琉璃的手道:「不行。」

「讓他守着也好。」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