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過關於洛杉磯銀行大劫案的報道,銀行劫案告破后,HD安保名聲大噪,紀錄片出來后,他還和朋友去電影院看過紀錄片,對HD安保的印象極深。

沒想到眼前這個和自己同齡的年輕人,竟然是HD安保的老闆。

「你沒有加入幫派?」邁克好奇問道。

「嚴格來說我脫離了幫派,我之前也經營幫派,不過現在給手下人了,我更看好正當生意的未來。」哈迪道。

「更看好正當生意,你不看好黑幫的發展?」邁克問道。

哈迪想了想,

「我覺得黑幫發展有天然的屏障,或許在未來二三十年裏,幫派還能有好日子過,可隨着社會穩定,幫派生意會越來越受到打壓。」

「一些灰色行業,比如賭博、走私,或許還能做下去,可對危害社會極大的毒品行業,政府不會容忍,必然會大力打擊。」

「黑幫不可能進入上層社會,民眾也不喜歡黑幫,發展有很大的局限性,哪怕是一家公司,未來都可以做到極高,黑幫則不行。」

「我更看好正當行業發展,黑幫可以成為保護我們的力量,卻不能成為發展方向。」

邁克有些驚訝的看向哈迪。

因為哈迪的這些話,他的父親維托柯里昂也曾經和他說過。

他沒想到眼前這個叫喬恩哈迪的年輕人,對黑幫的未來也看的如此透徹。

「那未來正當行業你看好哪一行?」邁克問道。

哈迪笑了笑,他有超越這個時代幾十年的眼光,這個問題可難不住他。

「有發展前途的行業太多了,戰爭結束了,民眾需要安穩的生活,今後服務民眾生活的商品會成為主流。」

「比如民生類,衣服、鞋子、皮包、手錶、奢侈品、化妝品…。」

「比如通信業,航空業,汽車類,電子類,運輸物流…。」

「再比如零售業,保險業,娛樂類,保健品,房地產類….。」

「你聽說過一句話嗎,叫女人怕變醜,男人有需求,老人想長壽,富人要服務。只要滿足這些人的需求,什麼門類都能發展起來。」

邁克聽的非常認真。

對哈迪的分析他非常認同。

……

就在哈迪和邁克聊天時,教父維托柯里昂把西格爾和與他合作的幾個黑幫大佬一起叫到書房,準備給他們調解一下。

房間內的氣氛有些激烈。

巴西尼家族的二老板湯米加利亞諾,看着西格爾言辭不善的說道:

「西格爾,一開始你和我們說,建造賭場大概需要220萬,我們三家每家出了50萬,剩下的你出,股份按出資比例占股,可沒過幾個月,你就和我們說,資金嚴重不足,你改了設計,要我們加錢。」

「好,我們每家又追加了30萬,達到了0萬,可沒過幾個月你又和我們要錢,叫我們去簽分股協議,總資本竟然算到了00萬,我們每家只有0%股份。」

「西格爾,不要以為我們是傻瓜,00萬要蓋一座什麼樣的賭場,難道你在蓋皇宮嗎!」

西格爾滿不在乎的挑挑眉。

「沒錯,我確實想把火烈鳥賭場建造成沙漠裏的皇宮,那裏處了賭場,還要有河流,綠洲,橄欖樹,玫瑰花園,完備的遊樂設施,巨大的游泳池,還要有別墅群和賽馬場。」

「上次我和你們說過,拉斯維加斯想要真正發展起來,需要有能留住客人的條件,等火烈鳥成功了,吸引來更多的客人,我們還可以假造更多賭場,吸引來更多投資者,那時候才是拉斯維加斯真正發展起來的時候。」

西格爾很有見識,他連拉斯維加斯未來的發展都考慮進去了,可惜他的眼光太過超前,這些黑幫大佬根本不在乎什麼未來規劃,他們要的是眼前利益,儘快賺到錢。

塔塔基利亞家族族長冷笑兩聲,「西格爾,我們不是白痴,已經找建築師問過,賭場就算以你的設想建造,造價也不會超過500萬,所以我們很難相信你沒有貪污。」

史特拉奇家族科洛博冷眼看着西格爾道:「西格爾,我們已經商量好了,有兩個方法解決現在的問題。」

「一是你把我們投資的錢還回來,包括利息,二是我們每家必須保持6%股份,這是最低數。最後一點是年底前必須開業,我們已經不想再等了,我們不願意為你那些胡思亂想買單。」

西格爾攤攤手。

「年底前恐怕很難完成所有工程,我的設想是明年四五月份開業正好。」

西格爾一直是這種滿不在乎的態度,讓這些黑幫大佬無比惱火。

「八百萬的造價,我手裏也是有預算的,你們可以看,而且我已經以00萬的價格,賣出了%的股份,籌集到50萬現金,你們每家佔0%非常合適。」

幾個族長皺眉。

是哪個冤大頭用50萬買了賭場%的股份,錢多燒的嗎?

哈迪在和邁克聊天,忽然覺得鼻子癢,忍不住打了個噴嚏,他絕對想不到有人在吐槽他是冤大頭。

百分之十。

這個股份幾家族長絕對不能接受。

現在在他們心裏,西格爾就是坑了他們的錢。

教父維托柯里昂看了看眾人,輕聲道:「情況我已經明白了,說起來這件事情,確實是西格爾沒有做好。」

「不如這樣,賭場總股本按600萬計算,你們每家拿3%股份,至於賭場方面,加快建設爭取今年年底開業,你們覺得怎麼樣?」維托柯里昂說完看向其他幾個族長。

幾人對視一眼。

雖然對這個股份分配不滿意,可既然維托已經說話,他們決定退讓一步。

「好,就3%股份,但絕對不能再拖延了,必須年底開業。」史特拉奇家族族長科洛博道

西格爾知道,事情已經沒有餘地了。

「好,我也同意。」

賭場的話題算是結束,巴西尼家族二老板湯米加利亞諾又看向維托柯里昂,「維托,索拉佐給出更好的條件,我們幾個家族商議過,覺得應該接受他的建議。」

教父的眉頭皺起。

「毒品是個很賺錢的生意,每年可以給我們每個家族,帶來上百萬的利潤,現在愛爾蘭人在做這個生意,墨西哥人也在做這個生意,為什麼我們黑手黨不能做呢?」

巴西尼族長道。

教父搖搖頭,「我說過,我不會碰毒品,因為他腐蝕人的靈魂,販毒的危害太大,政客能容忍賭博和妓女的存在,卻絕不會容許毒品存在。」

「為什麼其他幫派就可以?!」史特拉奇家族族長帶着質問的語氣問道。

教父看看他,

看的史特拉奇家族族長低下頭。

「你們想讓我同意這個生意,就是想尋求我在政界朋友的庇護,可是你們想錯了,能和他們做朋友,是因為做事必須有底線,如果我一旦碰了毒品,也就失去了這些朋友。」

有人還想說什麼,老教父抬抬手打斷他。

「好了,我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清楚,咱們沒有必要再討論這個問題,謝謝你們來參加我的生日派對。」

教父在下逐客令。

幾個族長沉着臉站起來告辭。

等他們走後,維托柯里昂看向西格爾,「其實我知道,他們私底下已經在偷偷販毒,只是想讓我同意,然後就可以光明正大做這個生意。」

「對毒品,我始終懷有最大的戒心,那東西會損害人的機體,讓一個人陷入地獄,別人如何我管不了,但我不會去做這件事情,我能感覺出來,他們來參加我的生日派對,就是為了勸我參與到販毒這件事情里。」

西格爾點點頭,「猶太幫在洛杉磯也不會碰毒品。」

老教父看向西格爾,道:「傑米,注意那些家族,我感覺有人在蠢蠢欲動。」

西格爾皺眉道:「你是說有人要爭奪權力?」

老教父眼神深邃的看着前方,「為了錢,他們可以殺人,可以做所有事情,我拒絕了他們,你又在賭場的事情上耍了他們一道,不能保證他們會乖乖安穩下去。」 「原來是這樣啊。」

少女似乎被嚇到,一路乖乖的跟在李堂的身邊。

二人一路左拐右拐,來到了一出死胡同。

姜憐道。

「大師,這怎麼越走越往裡面了呢?您到底要怎麼跟我解說丹藥的瑕疵啊!」

「哼,想讓我解釋丹藥的瑕疵,也不看看你幾斤幾兩!」

道路寂靜,過往根本沒有任何的行人,李堂不在裝了,他頓時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身形一閃,李堂說話間已然擋在了姜憐的面前,將少女往不遠處的死路上逼去。

少女似乎被嚇壞了,露出一個驚慌的表情。

姜憐一步一步的往後退著,一邊,姜憐帶著哭腔問到。

「你到底想怎麼樣?你個壞人!」

「哼哼,我當然是壞人,最好帶我去見你煉丹的爺爺,不然,我就直接把你賣到窯子裡面去。」

「像你這麼嫩的姑娘,想必能在那裡買出來個天價!」

李堂也不墨跡,直接說到。

他和孫管事的一樣,是一個狂熱的丹藥愛好者,而剛才,孫管事將丹藥拿過來給他鑒真假的時候,李堂的心裡,就頓時萌生了想要將丹藥據為己有的想法。

他仔仔細細將丹藥研究了半天,故意磨蹭著慢了好長時間才交給孫管事。

倒並不是不想私通,而是赤焰閣的勢力範圍實在太廣了,他害怕受到懲罰。

不過,現在…

哼哼,出了赤焰閣,他李堂又直接將姜憐給騙了過來,他憑本事搶,又有什麼不好?!

「啊,原來你只是想要丹藥而已啊,不早說,行吧我帶你去!」

折騰了半天,這是搶東西來了?!

真是欺負人,不找對地方,看我不陰死你。

姜憐眼神閃了閃,裝作妥協直接帶頭朝著前方走去。

李堂許是沒想到姜憐竟然會答應的這樣快,他眼底閃過一抹驚訝,不過很快又轉為了兇狠。

「我告訴你,別想著給我耍花招,不然的話…呃,嗯!」

一聲悶哼,李堂直接眼睛一翻躺在了地上。

「什麼玩意啊,也就是個武王一階,還來欺負我這樣一個可愛的小姑娘。」

姜憐晃了晃手裡的迷藥,剛才,她經過李堂身邊的時候,不經意間和他觸碰了一下。

而就是這一下,姜憐便直接將迷藥抹在了李堂的身上,讓他昏迷了過去。

當然,姜憐絕不會這麼輕鬆就放過李堂。

看著牆邊想了想如何懲罰後者,姜憐腦內忽然閃現了一個非常好的想法,她眼神一閃,嘴角勾起一抹惡趣味的笑容,頓時上前從一旁小巷過道里的柴火上拿過一個廢棄麻袋。

將李堂三下五除二的裝進了麻袋裡面,姜憐直接從口袋處一拎,將麻袋直接拎起。

轉身,耳朵不斷動著,待姜憐聽到了某處地方方位,姜憐直接閃身離開。

而可憐的昏迷了的李堂不知道的事,他一會兒將會面臨怎樣的情況。

恐怕如果知道,他會羞憤的直接一頭撞牆,再把自己撞昏過去吧。

不過,這些也就不得而知了。

而做完這些事情,姜憐直接轉身回了姜宅。

剛一回去,姜憐就在門口遇到了王二他們,一群人從外面走進來。

今天一天,姜憐也是這會兒才見王二。

而當和王二說了幾句之後,姜憐得知今天王二帶著一到三十二號一群人出去接傭兵任務了。

他們剛開始,接的都是一些最低級的,獵殺野豬野牛之類的。

一群人雖然攻打的較為吃力,不過因為配合的好,任務完成度也很高,因此在傭兵隊裡邊獲得了一些獎勵。

他們非常開心。

姜憐自然也很自豪,並且她非常肯定的朝這幾人道。

「我相信你們,你們以後一定會成為我最厲害的後盾,成為最優秀頂尖的刺客殺手戰士!」

「是!」

王二開心的應了一聲,比起別的,姜憐的鼓勵對這群人特別的重要。

之後,聊了會兒,幾人就集合在一起吃飯了。

因為人數多,姜宅里配備的是兩位炒菜師父,做起來並不吃力。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