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時寒目視著女孩,伸出手臂,摟緊她的腰肢。

「不是你想要的么?你得主動。」

「好。」女孩懵懵地點頭,髮絲散落在他的脖頸處,盯著他好看的喉結,用指尖輕輕地碰了下。

傅時寒眼皮微動,喚了一聲,「洛桑。」

「嗯?」

他話到嘴邊,停下來:「沒什麼。」

女孩眨了眨眼睛,眸光瀲灧,隨後低下頭,輕輕吻著他的喉結。

她學著之前男人那樣,在他鎖骨那兒咬出淺紅的痕迹。

男人摟著女孩腰身上的手臂,漸漸收緊,青筋暴起,那雙漆黑的眸子在眼底落下一層暗影。

洛桑再次停下動作,盯著男人的神情,看不出他的反應。

琢磨了好一會,她盯著男人身上白色的襯衣,雙手伸到他的下擺,輕輕地掀起他的衣服,一路往上。

將整件上衣給扒掉后,細長白嫩的手臂剛放在男人的手臂上。

傅時寒就握住女孩的手腕,手背上的青筋很明顯,薄唇抿成一條直線,「別碰了。」

他盯著她一閃一閃的睫毛,「不要胡鬧。」

小姑娘皺眉,「你不是說要把你的人給我?」

他說:「到合適時間才行。」

「什麼合適時間?」

她手指蜷縮,纖細的腰身被男人禁錮住。

外邊的天烏壓壓的,下著雨。

傅時寒凝視著近在咫尺的小姑娘,翻了身,抵在女孩身上,寬厚的手掌心頓了下,像剛才女孩那樣,學著她的動作,將手伸進去。

小姑娘身子瑟縮了下。

傅時寒停下動作,他抬起手,指尖在她臉上拂過,嗓音沉沉地說:「你真正接受我的時候。」

他在回答剛才說的合適時間。

他現在很清醒,不能任由她鬧騰。

同時,他也在壓制自己的慾望。「真的不用嗎?」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可是,我不懂,到底是為什麼?」

沈千秋嘴角一勾:「就憑你是玉兒的小姑,就憑你在玉兒最困難的時候願意挺身而出,就值得。」

……

《長生帝婿》第三十九章廣三爺來犯「什麼笨方法?」鍾若晴不解地看着我,臉上寫滿了疑惑。

「不都是毒嗎?毒蛇咬傷怎麼辦,這就怎麼辦唄!」

說完,我再次將鍾若晴的衣服拉扯了下來。

鍾若晴先是一愣,很快就明白了我說的是什麼,一臉驚恐地……

《少年摸骨師》第72章引人犯罪 「贏了!」

蘇角賣力的揮著球杆,激動不已。別看只玩了小半個時辰的馬球,卻已是累得渾身臭汗。別說他們,就是胯下上好的戎馬都不住喘息,甚至還能看到馬嘴上有唾沫。

「這馬球,可比蹋鞠有趣的多。」蒙恬感慨道:「卓君,以後有什麼好的想法大可直言。你看看,若非為了幫韓生你還不肯說。這馬球看似只是遊戲,實則能操練騎術。方才有幾人也算擅騎之人,沒人撞擊卻因為自己失控而墜馬。幸好未被馬蹄踩踏,否則的話……」

蒙恬知道馬球危險,可戰場更為危險。平時若是不玩命練,那上了戰場就只能被人玩。他寧願士卒現在多摔幾回,也不想他們死在戰場上。

「身為秦吏,也當為秦效力。」

秦騰在旁搖頭。

這小子不地道!

火不燒到屁股上,絕對不動彈!

「二位,我也是靈機一動而已……」

「那你以後可得多動動。」蒙恬揮手招呼著蘇角走過來,淡然道:「蘇角,韓生已相中了你。怎麼樣,是否有信心打敗屠睢?」

「我……」

蘇角已是三十齣頭,站起來足有八尺高。哪怕穿著皮質鎧甲,也能看出其壯碩的體型。披散著的頭髮還染著汗水,就猶如威武的雄獅。注視著韓信,當即搖了搖頭,「稟上將軍,吾並不想幫他。」

「怎麼?」

韓信也是面露不解。

他和蘇角還是頭次見面,話都沒說幾句。

好端端的,為何不肯幫他?

「還請上將軍恕我說話直白。他不過只是區區靠關係上位的中護軍,年紀輕輕也沒什麼本事。哪怕主動獻策,也沒資格與屠公爭。我若是肯幫他,絕對會被將士們嘲笑。」

韓信臉頓時黑的和鍋底似的,他這幾日根本沒工夫管外面的人。天天翻閱軍中卷宗,想著挑選士卒。只是他顯然太過忘乎所以,完全忽略了外界的事,甚至都沒察覺到士卒看不上他。

「放肆!」

「角不敢!」

「此事陛下都已認可准許,汝等皆為秦卒,乃是為秦效力。韓生看中你,乃是你的福氣。你若是拒絕,便等同於違抗軍令!這兩個月更要唯韓生是從,若敢忤逆生事,老夫絕不姑息!」

軍中的事自然逃不過蒙恬的眼睛,也知道他們不待見韓信。趁著現在人多,蒙恬就準備給他們個下馬威。他訓斥蘇角,純粹是殺雞給猴看。蒙恬要不幫忙,後續韓信都沒法操練。就算勉強點兵,麾下士卒也不會盡心儘力操練,更加不會停韓信的。

「上將軍息怒。」

「蘇角,汝追隨老夫多年,應當知道老夫是什麼脾氣。今日乃是正旦,老夫也不想發火。他既已挑中你,那就好好操練!」

「唯!」

蘇角只得低著頭作揖行禮,心裡的不滿也是蕩然無存。蒙恬可不是說說而已,他要真敢帶頭鬧事必然會受秦律責罰。比試奪帥這事,那是始皇帝親口准許的。他們有天大的不滿,又能如何?

誰要是敢違背皇令,那就等著死吧!因為,沒有任何國君會希望麾下將士不聽話。

旁邊圍觀的士卒們面面相覷,還有竊竊私語的。看向韓信的眼神也都變了,再也不似先前那般輕蔑和不屑。他們這時候要是再敢站出來唱反調,那也不用在北地大營混了。

「蒙公,多謝幫忙。」

韓信哪怕再不懂,也不至於看不出來。他知道蒙恬是為了幫他,所以也是連忙作揖行禮。

「不必謝我,只是分內事。」

「行咧。今日是正旦,一塊吃餃子!」

「餃子?」

「餃子好吃,我能吃五十個!小草小草,我要吃韭菜雞蛋餡兒的!」

卓彘在後面嚷嚷著,拚命擠了進來。他是軍中唯一還稱呼卓草為小草的,只要一聽就知道是他。卓草在涇陽的時候就做過餃子,當時錢不多就吃的是素餡兒。用的麵粉也比較粗糙,餃皮子都咯嘴。

……

還好,軍中庖廚也都是熟練工。餃子他們沒聽說過,可鍋盔還是會做的,卓草簡單和他們解釋后,他們也全都聽『明白』了。

「懂了!就是帶餡兒的鍋盔!」

「就是肉餅?!」

「……」

「阿彘,你來教他們吧……」

「唉,這些人真笨吶!」

一大票庖廚被噴的是臉都黑了。

還好,經過卓彘手把手教導后,他們也算能勉強跟上。

「卓生,我們也得包餃子?」

蒙恬左手餃子皮,右手握著竹筷。

除開他外,屠睢與秦騰也都如此。

「這才有年味。」

「年味?」

「額,這是我家鄉的風俗。」

當初村裡頭家家戶戶過年都會包餃子吃,哪怕家裡頭再窮,也會吃頓豬肉白菜餡的餃子。那時候餃子皮都是用啤酒瓶擀出來的,想要剁好餃子餡更得花費不少時間。

「邯鄲有這風俗嗎?」

「你家鄉到底是邯鄲還是涇陽?」

「老夫從未聽說有這東西。」

「咳咳,只是小地方,三位不知道也正常。」

蒙恬與秦騰對視了眼,皆是笑而不語。這些搪塞的話,反正他們是不會信的。只是也沒必要追究這麼多,卓草烹飪的水準那絕對是一流的。

「誒,卓君往裡面放錢作甚?」

老铁 「吃到這個餃子的,就說明很幸運。接下來做事都會財運亨通,事事順利。」

「有趣有趣,那多放幾個。」

「多放就不靈了。」

卓草把餃子包好,而後放在木板上。

「開水準備好沒?」

「好了。」

「行,把老韓丟進去烹了!」

「好咧!」

「……」

眼瞅著卓彘就要動手,韓信差點沒嚇尿。別人還好說,卓彘這小子可是出了名的一根筋,分不清好賴話。他對卓草又言聽計從,萬一真把韓信丟進去那可就麻煩了。

玩鬧歸玩鬧,餃子還是得吃的。卓草親自掌勺,隔會兒就往裡頭加點涼水。足足加了三遍涼水,確認熟透后才撈起來。

「來來來,吃餃子了。」

「小草包的餃子,好吃!」

「呵……呵呵……」

每人一盤子餃子,各種餡兒都有,主要還是韭菜雞蛋餡和白菜豬肉餡的。現在天氣已經轉冷,綠菜簡直比肉還稀缺。先前在咸陽,卓草是最為感同身受的,嘴一張就是股霉味。綠菜家家戶戶都不捨得吃,哪怕種了也是都賣了。

先前卓草也很天真的說要都得喝熱水,可卓禮告訴他人都不傻。大夏天喝涼水很正常,冬天誰不知道喝熱水舒坦?可誰家天天開灶?

柴火的確不要錢,上山忙活大半天就有。可就算砍了兩擔柴火,到最後也會賣了換錢,自己是不捨得用的。

「唔,這餃子的確不錯。」

「餡料鹹淡適宜,這麵皮也軟和。」

「這個叫餃子?」

「對,你要高興管它叫餛飩也行。」

反正在卓草看來這倆沒啥區別,讓他區分也分不出來。

「花樣倒是挺多,就是不管飽。」

「的確,老夫吃了三十個還是餓。」

「沒有六十個,這東西壓根吃不飽。」

「……」

你們食量這麼驚人的嗎?

他包的餃子他心裡有數。礙於道具的緣故,擀出來的麵皮肯定要比後世的更厚些。而後包的餡料也很足,有幾個餃子就因為餡料過多直接裂開。這麼大的餃子,吃三十個還是餓?

細細一想后,卓草也就釋然了。人廉頗一飯斗米,肉十斤。雖說這裡頭誇大了些,但這些上戰場打仗的可都是體力活,飯量驚人也屬實正常。就像工地上的土木老哥,天天打灰飯量能不大嗎?

還好,庖廚們又端上新鮮出鍋的餃子,所以蒙恬這三位大佬方才沒有掀桌子。看他們大快朵頤的模樣,卓草則是慢條斯理的吃著。咬一口后,再蘸點辣椒油和醋調配的醬料。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