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瑜和沈歆一對視了一眼,互相點了點頭。

「你們去哪,要不我稍你們一段吧?」周子瑜客氣說。

「不了,你忙你的去吧,我們也沒多遠。」李哲笑着拒絕了。

等周子瑜開車離開后,沈歆一看了一眼遠去的車子,回過頭來感嘆的對李哲說:「這個周姐姐真漂亮!」

「你管她叫姐姐?」李哲有點好笑的說。

「怎麼了?」沈歆一有點不明所以。

「她和你同年,就不知道你倆月份誰大了,沒準你還可能比她大。」李哲笑着說。

「啊!」沈歆一驚訝的叫了一聲,小表情可愛極了。

「真的?」

「真的!」

「我好羨慕她啊,那麼漂亮,性感、優雅,真是又漂亮又有氣質,我要是像她那樣就好了!」她的神情和語氣滿滿的都是羨慕。

「她漂亮,你也可開愛啊!」李哲看了沈歆一一眼,笑着說。

「可愛?」沈歆一小聲嘀咕了一句,明顯是對這個評價不太滿意。

李哲在心裏搖了搖頭,他很難理解沈歆一的想法。

明明是是清純、可愛系類型,非要羨慕、想走成熟、性感風。

……

來到賣花甲的小攤子前,發現賣花甲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圍着一條白圍裙,打扮的乾淨利落。

「同學,給你女朋友買花甲?」女老闆笑着對李哲說。

女朋友?

李哲下意識看向沈歆一,她神情慾言又止,想辯解,但不知為何又沒有辯解。

「不是,我們就是同學!」他還是解釋了一句。

女老闆輕哦了一聲,「你們要幾份花甲?」

「要……一大份吧!」

「李哲你不吃啊?」沈歆一問。

「嗯,我就不吃了!」李哲笑笑說。

幾分鐘,聞着翻炒花甲冒出來的香氣,沈歆一有點陶醉的說:「好香啊!」

「香是吧?」

女老闆看了她一眼,笑着說:「我這炒花甲味道絕對沒的說。」

眼見花甲就要炒好了,李哲拿出錢包來付錢。

沈歆一連忙說:「李哲,不用了,我自己付就行了!」

說着,她從衣服兜里掏出錢來。

「不是說好了,你幫我貼海報,我請你吃花甲。」李哲笑着說。

說完,他從錢包里抽出一張50塊的,遞給了女老闆。

一大份花甲15塊,女老闆又找給了李哲35塊,然後把炒好的花甲遞給了沈歆一。

接過花甲,沈歆一就用方便筷,夾起來一個嘗了嘗。

剛炒好的花甲有點燙,她一邊吹氣一邊吃,「嘶!好燙,不過好好吃!」

看着沈歆一白皙的臉蛋,因為咀嚼地動作一鼓一鼓的,吃的很香,有點陶醉的樣子。

李哲的嘴角不禁露出笑意,看她吃的那麼香,他都感覺有點餓了。

走过的孤独很美 注意到李哲在看着她笑,沈歆一有點不好意思,「海報還沒有幫你貼,我就先吃上你買的花甲了。」

「要不你也嘗一嘗,味道真的很好,你吃過一次,就會喜歡了。」

「不用了。」

「沒事,你嘗一嘗!」

見沈歆一把花甲遞到了自己眼前,李哲還是拿起了一個嘗了嘗。

味道是不錯,但也不至於說,吃一次就喜歡上。

他這人對吃的東西不怎麼講究,只要不是太難吃,能填飽肚子就行。

「怎麼樣,是不是很好吃?」沈歆一一臉期盼的模樣。

你都說好吃了,我還能說不好吃?

「嗯,是很好吃。」李哲笑着點了點頭。

聽李哲這麼說,沈歆一頓時開心的笑了,「那我們一起吃吧,這麼一大份我自己也吃不了。」

「你絕對吃的了!」

李哲在心裏吐槽了一句。

他和沈歆一吃過一次飯,見識過她的食量,在女生中絕對算是能吃的。

她雖說吃東西的速度不快,但總能吃的下去,就算嘴上喊著,不行了,太撐了!實在是吃不下了。

其實,她還能再吃點。

那句話怎麼說來着?

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

只吃花甲容易渴,李哲又去買了兩瓶水,然後兩人一邊吃着花甲,一邊往航院方向走。

航空職業學院距離師範學院很近,也就一千多米,一站地遠。

李哲和沈歆一,邊吃邊走,走的有點慢,但也不過十五六分鐘,就來到了航院。

走進校園裏,李哲發現航院的妹子素質確實高,和師範學院相比只強不差,尤其是大長腿多了不少了,這就很難得了。

7017k 五人收拾行裝,離開了蒙特利爾學院。

根據路遙分析到的信息,五人踏上了前往茉特山脈的路。

一路上,韓筱夜除了日夜訓練自己對超能力的使用,便得異常沉默。

韓星辰看在眼裏,急在心裏。

從索菲爾平原到茉特山脈的路程要走五天,韓星辰看着韓筱夜日漸消瘦,偷偷地抽了不知多少煙。

這一日,在到達茉特山脈之前,沒有星星的夜裏,韓星辰又在旅社的陽台上抽煙,身後忽然響起一陣腳步聲。

韓星辰回頭望去,原來是傑克。

韓星辰嘴角一揚,眼中帶着一絲自嘲,說:「怎麼,你也這麼晚睡不着嗎?」

傑克冷著臉走到韓星辰身邊,慢慢地說:「偶爾有睡不着的時候,也是一件正常的事吧?」

韓星辰微微一笑,說:「好吧,睡不着的人都有睡不着的原因!既然都是深夜無法入睡的人,就一起度過這樣的夜晚吧!」

傑克轉頭看着韓星辰,沉默不語。

韓星辰眼一伸手,捋了捋被風吹亂的頭髮,說:「你等我一下!」

傑克沒有出聲。

韓星辰大步走了出去。

過了一會,韓星辰回來了,手裏拎着兩瓶酒。

看見傑克面上露出一絲疑惑,韓星辰拿起一瓶酒,扔給傑克:「你嘗嘗!這個酒的味道,很適合你!」

傑克眉頭微皺,接過酒,默默地看了酒瓶一眼。

韓星辰笑了笑,打開了自己手裏的酒。

傑克擰開了酒的瓶蓋,仰起頭,深深喝了口,被嗆得劇烈咳嗽起來。

傑克捂住嘴,忍不住抱怨:「咳咳!這是什麼酒啊?這麼難喝……簡直……簡直難以入喉……!」

韓星辰也喝了一口,看着傑克,臉上的笑意更深:「還有勇氣再喝一口嗎?」

傑克冷冷一笑,仰起頭,又喝了一大口。奇怪的是,這一次他沒有咳嗽,臉上反而露出一種奇妙的表情。

韓星辰眼中的笑意更加灑脫:「怎麼樣?還願意再喝一口嗎?」

傑克看向韓星辰的眼光里多了幾分詫異,把酒瓶拿起來,輕輕地呷了一口,臉上露出驚奇的神情。

韓星辰眼中露出一絲愉快的神情。

傑克低下頭,看了看手中的酒瓶,有些詫異:「這個酒……怎麼會這樣?」

韓星辰一隻手握住酒瓶,另一隻手放在陽台上,看着寂靜的夜空,緩緩地說:「怎麼樣?這個酒很怪吧?第一口喝的時候冷冽酸苦,難以入喉。很多人在喝了第一口以後,就會把這種酒拒之門外,從此不再碰它……!」

傑克微微揚眉,說:「可是,喝了第二口之後,味道卻完全不同……」

韓星辰笑着說:「第二口喝了之後,在酸苦之中,是不是能夠體味到一絲回甘?」

傑克眼中露出一絲滿意的神情:「是一種讓人幾乎着迷的回甘!」

韓星辰仰起頭,看向天空:「最奇怪的是,喝到第三口的時候……竟然……如飲甘露!」

傑克拿起酒瓶,默默地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真是難得一見的好酒!難為你找的到這樣的好酒!」

韓星辰臉上的笑意滿溢:「這個酒叫做艾克森木,是我年輕時常喝的一種酒!我已經有些年頭沒有喝着種酒了,今天看到你,忽然想起這種酒。我給這種酒起了一個名字,叫做暗夜裏的溫柔。」

傑克微微一怔,有些莫名其妙:「為什麼叫暗夜裏的溫柔?」

韓星辰舉起酒瓶,喝了一口,淡淡說:「你不覺得嗎?剛喝的時候,簡直難以入喉……可是,喝了幾口之後,才能體會其中的甘甜……」

韓星辰微微轉頭,看向傑克,輕聲說:「就像你一樣,初相遇的時候,覺得你是一個冷漠、刻薄、難以相處的人,可是相處時間久了,就能從你冷漠的面孔下,嗅到一絲絲溫柔!」

傑克愣了愣,哭笑不得地重複:「溫柔?你說我溫柔?!」

韓星辰笑了笑,默不作聲地喝了一口酒。

傑克愣了愣,也仰頭看向天空。

韓星辰看着夜幕,眼光忽地幽深,緩緩地說:「我不知道你的人生里,究竟經歷過什麼……但是我想說的是,過去的已經過去了……即使無法遺忘,也不要讓它毀了你的現在和未來!」

傑克眼中閃過一絲戒備,默默地一仰頭,把一瓶酒都喝進了肚子裏。

韓星辰沒有忽略傑克眼中的那絲寒意,口氣里卻是一份溫暖的關懷:「過去的事,或許你已不願再提起……可是,你的心卻沒有痊癒……這一點,難道你不明白嗎?」

傑克看向韓星辰的眼光中黯然了一秒,忽然露出一絲不羈的笑,說:「別光說我了!你也不比我好到哪裏去吧?」

這次輪到韓星辰一怔,有些懵:「我?」

傑克深深看了韓星辰一眼,說:「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最忌諱的就是有能夠被別人抓住的弱點!尤其是像你這樣的男人!」

韓星辰不禁有些好笑:「我有什麼弱點?」

傑克的眼光微微一亮:「你是個幾乎完美的男人……在許多人的眼裏,你可能是無懈可擊的……可是,你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

韓星辰輕輕「哦」了一聲,一臉茫然。

傑克咧開嘴,笑了:「你最大的弱點,就是韓筱夜!」

韓星辰一怔,陷入了沉默。

傑克的口氣中帶着一絲憐憫:「當一個男人的心被一個女人拴住的時候,他就已經無可救藥了!不管他之前多麼無懈可擊,只要抓住這個女人,就等於掐住了這個男人的喉嚨!在我看來,現在的你就是這樣!」

韓星辰沒想到傑克會說出這樣一番話,沉默了幾秒之後,有些失笑:「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傑克嘴角一勾,說:「我只是友情提示!」

韓星辰看着傑克,兩人忽然都心照不宣地笑了起來。

溫馨的氣氛在兩人之間瀰漫開來。

就在這時,街道上忽然傳來一聲驚叫。

街道里傳出了打鬥的聲音。

韓星辰立刻看向樓下:「好像有什麼事發生了!傑克,我們過去看看!」

傑克遲疑了一秒,點了點頭。

正是: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