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面上,那艘游輪從她頭頂疾馳而過,軋出的火花還讓她的身體晃了一下。

她聽到船上有人在歡呼,「太好了,船行駛平穩了,我們沒事了……」

「就是,剛才真是太奇怪了,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百慕達三角,我還以為我們要被吸進去呢?」

「哪裏有什麼百慕達三角,都是傳說而已,我看是海里的海神在作怪……」

「這世上哪有什麼海神,我寧願相信是海洋生物……」

藍遇已經快頂不住了,卻還是哼笑了一聲,海洋家族的人類已經生存了幾億年,從這個地球形成開始便已經存在了。

只是他們的存在是不能為世人所知的,這些年來也一直隱蔽的很好。如果這次不是因為圖騰掀起了腥風血雨,他們根本不會從海洋中走出來。

而他們生存的地方也是海洋探險者根本不可能達到的地方……海洋家族是一個神秘的存在。

藍遇撤了手,急速返回到了海洋下面。她回去時,任青染一個人還在戰鬥。她鬆了口氣,說過要保護任青染,她絕不會讓她有事。

撿起了自己的匕首,剛要戰鬥時,已經倒下的燁均魂居然從任青染身後又站了起來,她的鋼線也像一條鞭子一樣,朝着任青染就拋了出去。

藍遇瘋了般揚起了手,想用能量將鋼線擊落,可偏偏她的能量差不多快耗盡了,不但沒有將鋼絲擊落,還讓燁均魂成功注意到了她。

這樣一來一回間,任青染轉過了身,親眼看着燁均魂的鋼絲穿過藍遇的身體。可是她像一個真正的戰士那般毅立不倒,手握成拳揚起,喊道,「青染,快——」

任青染接到她的信息,此時已經顧不得許多,二人一左一右,同時向燁均魂擊出了兩道藍光。

燁均魂被絞殺,但是藍遇同時也倒了下來,她的姿勢相當優美,一條腿跪在地上,雙手撐住地面,而另一條腿始終蜷著。

隨着海水的涌動,圖騰從燁均魂的身上慢慢地飄了出來,像一片初春剛剛萌生的新葉,飄到了海洋中。

燁均魂的精魂從她體內剛好也飄了出來,被圖騰吸收……藍遇嘴角微微一動,看着任青染向她跑來,身體直直地倒了下去……

任大美女,再見了!

人心不可测 那一年,藍遇十八歲,是一名高三的學生,任青染是她的同學,藍遇喜歡叫她任大美女,而喜歡稱自己為遇姐,因為她是A中的大姐大。

。朱杭從知道大舅哥出了磁帶后,便對周裊多了一絲敬佩。

以前喊大哥是應付式的,現在喊大哥很真誠的,彷彿真的很尊重這個大哥。

周想知道應該是二姐告訴他了,人家夫妻一體,有福同享的心態,她可管不了,而且,二姐沒朱杭聰明,也瞞不過的,不如她坦坦蕩蕩的,反而能抓住朱杭的心。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572章棧道 約翰直接去旅館開了房間洗了個澡,還囑咐旅店員工幫他購置了一身合適的衣服。

清洗完自身,約翰拿出那塊紫寶石懷錶照著旅店的大鐘調整了時間。

然後就朝著旅店門口走去,他要去接觸一下局長的那幾位夫人。

來到局長的那處莊園,裡面的東西如常。不少園丁情緒不高。

約翰攔住了其中一位園丁。

「你去通報一下,我要見一見這個莊園的主人。」約翰對著面前這個黑小子說到。

他抬眼打量了約翰幾眼,然後就走了進去。

不一會兒,那位園丁走出來。

「夫人請你進去。」然後就走在前面帶路。

前倆天因為是任務約翰並沒有好好打量這處地方。

這裡佔地不大也就二十多畝,但位置太棒了,基本就是黃金地段和市區僅僅不到十分鐘的距離。

來到熟悉的待客廳約翰見到了在葬禮上顏面痛哭的那位年輕夫人。

她面容姣好,看起來也就三十來歲,皮膚保養的很好,但可能年紀比約翰猜測的更大些。身材非常棒,臉上滿是悲傷,雙眼發紅,還有些微微發腫。

她見到約翰還給了一個並不算好看的微笑。

「我叫約翰.威克,一直在局長手底下工作。我很遺憾沒能在這次行動中保護好局長。」約翰禮貌的介紹了自己。

「沒事,每次有行動他都會告訴我,要我做好他第二天去世的準備,我以前從不理解為什麼他那麼悲觀但我現在明白了。」說著說著她雙眼又開始流淚。

「抱歉,約翰警長,我還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嗚~~」她用手巾不停的捂住自己的口鼻,然後轉身走進了一處客廳整理自己的情緒。

約翰也在客廳等了好一陣子。

不一會兒擦乾淚痕的夫人走了出來。

「謝謝你,約翰警長,你可以叫我黛安娜夫人。」

「嗯。黛安娜夫人。」約翰點點頭。

然後約翰說起了自己來到這的目的。

「我們的行蹤被他們了解的一清二楚,肯定有人出賣我們,這次來我想了解一下有沒有什麼特殊的線索。」

之後約翰跟黛安娜聊了好一陣子。

但可惜,雷特的行蹤根本不是她能掌控的,而且在雷特商議事情的時候黛安娜一般都都會自行避開,而約翰也沒有從中得到任何有用的東西。

在黛安娜夫人哪裡得不到有用的東西后約翰就提出能不能詢問莊園的園丁,在同意后約翰就問起了這個莊園的員工們。

在員工的嘴裡約翰得到了很多信息,比如黛安娜夫人跟了雷特局長差不多十年,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倆位夫人。雖然雷特並沒有給過她們任何結婚的承諾。

但雷特都在生前為她們購置了不少東西,至少他們一直維持現有生活是無礙的。

這出房產也是掛在黛安娜名下購買的,聽說是黑水鎮某位大富豪賤賣給雷特的。

雷特日常行蹤也非常隱秘,莊園的人根本了解不到多少東西。

一無所獲的約翰在告辭了黛安娜夫人後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六點多了。

於是就打算直接回到莊園,但半路上約翰遇見了里奇探長。

里奇作為莫里局長手底下的人一直負責處理商業區的案子和文件,這次莫里擔任黑水鎮局長后他應該很快就能正式榮升為黑水鎮商業區的治安官,雖然他一直都擁有商業區治安官的權力。

按理來說他應該很高興但約翰並未在他臉上感受到應有的情緒反而有中淡淡悲傷。

「約翰警長,有時間嗎?」里奇淡淡的問了一句。

「當然。」約翰點頭回應。

之後倆人就來到就近的酒吧。

里奇為倆人倒滿了酒。

「恭喜你,榮升黑水鎮三大警長之一。」約翰舉杯表示了恭喜。

「謝謝。」里奇舉杯笑了一下,但臉上並沒有多少開心的神色。

「但你看起來並不開心。」約翰喝光這杯酒後說到。

「當然不,其實我在二十年前還是個小警探得時候局長對我就有多次照顧。」里奇神色有些感傷得說到。

「你也他提上來的?」約翰對這個事情有些猜測。

「警局大部分有權力的警探都是局長提上來的,但我因為一些事情並沒有跟到雷特局長,而是跟在了莫局身邊。」里奇說起這事的時候臉上閃過一些回憶。

「介意說說嗎?」約翰順著他的話問道。

「算了,一些瑣事,這次找你並不是談這個的。」里奇說了一句后又搖搖頭說起了這次來找約翰的主要原因。

「那這次是什麼呢?」見里奇沒有興趣談約翰就詢問道。

「莫局,他希望你有空就和他去碼頭的船上和他見一面,他的船。」里奇說起了這次的目的。

「什麼時候?」約翰詢問。

「今晚十點過後。」里奇笑著又為約翰倒滿了酒。

「嗯,沒問題,我今晚回去的。就這些?」約翰覺得里奇肯定還有別的事情。

里奇聽到這話思索了一下,然後降低了音量。

「約翰,你肯定很想查這次到底誰出賣了你們吧。」

「當然。」約翰肯定的回答道,無論從哪方面他肯定會去查到底是誰做了這件事。

「你有線索?」約翰看著里奇小聲的問道。

「我不知道,開始格雷爾出現在伊麗莎白州的時候我們都不確定他的目標是什麼,但現在明白了他就是沖著雷特局長來的。困殺黑水鎮的局長,這根本不是格雷爾一個人能做到的事,他至少有一個和他差不多的人在黑水鎮幫他。如果你要查,不要局限在警局裡。」里奇小聲的說到。

約翰聽到后沉默了一陣子。

「我試試。」約翰點點頭。

「還有一件事情。」里奇沉默了一陣子然後說到。

「什麼事?」約翰看著里奇問道。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不要拒絕莫里局長。」里奇認真的說到。

「我盡量。」約翰點頭回答的並不肯定。

「好吧,我先走了。」里奇說完后拍了拍約翰的肩膀就離開了這裡。

看著里奇離開的背影約翰沉思了一會兒。

然後搖了搖頭,接著約翰就直接回到了莊園里。

對於約翰的回歸莊園的人都挺開心的,但約翰徑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然後吩咐別人九點叫他起來。

他要在去見莫里前休息一下。 「財政還是要抓在自家人手裡穩!嫂子您自己斟酌斟酌,到底是春風好控制,還是你外家那些精明兄弟好控制吧。時間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趙青葵說著起身離開,王珠珠看著她要走又追了上來:「你跟我說的這事兒,春風知道嗎?」

「她不知道。」

「行,那你先別告訴她,等我想清楚了,我讓她告訴你。」

「別別別,你們這美麗村太遠了,你想通了,直接來二廠找我吧。」

趙青葵敬謝不敏,舟車勞頓的,為了區區二百五還要她再來一次,切,愛要不要,想買就來找她吧。

「……」王珠珠。

這丫頭好像吃定了自己會買一樣,不過,她說的也確實有道理。

王珠珠準備等會兒就去盤盤自己有多少錢。

……

趙青葵從春風家出來,躺在院子的大黃狗是唯一跟著出來送她的。

趙青葵不由得感慨了一句狗汪比人強,看看人家多有禮貌。

雖然沒遇上春風,不過能直接跟這大嫂溝通也是好事。

她相信大嫂一定會來買崗的,只是不知春風的位置是否能保得住。

保不住也好,就讓春風過來幫自己,多一個生產助力多一倍收入,你好我好大家好。

解決了一個事情,趙青葵輕鬆得邁開的步伐都大了許多。

眼下不到四點,回城說不定還能趕個末班車去永旺布行看看,趙青葵思索著可行,便加快了速度。

半天的假期對她來說實在是太短,事情多得分身乏術啊!

趙青葵正往村外公交站狂奔,結果迎面看到一個騎自行車的青年。

那青年白襯衫黑色長褲,騎著二八杠自行車沐風而來。

漂亮的臉被陽光照得亮如白瓷,細碎的黑髮被微風吹亂在空中飛揚,整個人就像文藝片里的男主角似的漂亮憂傷。

趙青葵看呆了去,而那漂亮的青年在看到趙青葵的一瞬間剎車停下,兩人都有些愣。

好一會兒趙青葵才反應過來,她高興地沖了上去。

「司寧,怎麼在這兒也能遇到你?」

「你是剛下鄉還是準備打道回府啊?」

「哇塞,你這二八杠騎過來要多久?有點厲害啊。」

司寧聽著小姑娘嘰嘰喳喳的聲音,不由得勾起唇角,直至她把心中的問題全都問完眼巴巴地等著他的答案時,司寧才輕聲問。

「你怎麼在這裡?」

「我來看朋友。」趙青葵笑嘻嘻地回答:「現在準備回去了,你呢?」

司寧是過來吃飯的,美麗村村長那天沒付上錢一直過意不去,每天都念叨著讓他過來吃飯,今天終是推脫不過,司寧只好過來。

聽到司寧剛進村,趙青葵遺憾地搖搖頭:「還想蹭你的車一起走呢,看來只能下次了。」

看著小姑娘要繼續往外走,但是鄉路還很長很長,去到便民公交站等車又得好久,司寧沒有多想,直接伸出修長的手拉著了趙青葵的手腕。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