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沒什麼。」洛希微快速別過頭去。蘇靈修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沒說什麼。

洛希微緩緩吐納,不消片刻便恢復狀態,她淡淡道:「如此下去,多少顆靈力子都不夠,必須提升實力了。」

蘇靈修微微頷首。

公主殿下打量著四周,不知不覺中,兩人已經逐漸深入一條大山脈中,大日逐漸西沉。

「方才……謝謝你……」

「搭檔,應該的嘛。」

「要尋找宿處了,山脈不比大平原,會危險得多。」洛希微蹙眉。

蘇靈修四下看看,靜謐的大山藏住森林,也掩蓋住了無窮的危機。「的確,你修習風氣之術,可有探查類的?」

洛希微笑了:「這是自然。」她的眉心凝出一道銀白靈紋,周身靈光綻放開來。一起為球心,空氣中震出一道肉眼難以覺察之漣漪四散開來,逐漸籠罩住極大範圍。

這是……領域?蘇靈修眸光一閃,不禁讚歎出聲。「方才十四,竟能參透領域,不愧聖脈。」

洛希微微微一笑,周身靈光將她襯托得愈發空靈出塵。「略知一二。」旋即,她眼底略過一抹疑惑,自己有和蘇靈修說過具體年齡么?未多想,蘇靈修又道:「這個領域叫什麼?」

「氣之域·風知。」洛希微微笑「我所創。」

嘖嘖嘖,縱然是萬古第一天才也不禁咂舌。洛希微盤腿浮空,靈光大盛,風知領域正通過風源源不斷的向她傳輸信息。不多時,她睜開美麗雙眸道:「安全,至少是這兩座高山。」

「好今晚就在此地……估摸著越過這片山脈,就抵達那座山谷了,重頭戲要來了。」

「殿下……已經到修鍊的時辰了哦……」

「這才卯時呢……再……再賴會兒……」

「殿下……再偷懶下去,陛下會生氣的哦。」

「……呼嚕呼嚕……」

「殿下?殿下!」

殿下!

蘇靈修從石榻上驚醒,一骨碌爬起,撞入眼帘的,除了驅獸粉微微刺鼻的淡淡煙氣,是空蕩蕩的石室。

蘇靈修靜靜地從白靈錦袋中拿出那捲玉麒麟寶術,木然出神。

真有些不習慣啊。

緩緩收起情緒,看向不遠處洛溪微的石榻,小公主殿下很喜歡早起亂逛,最開始蘇靈修提醒過這是大荒並不安全,但她顯然沒有當回事。

不過,公主殿下可是擁有氣之域的天才少女,想來也沒有多少靈獸可以近身而不被她察覺。

蘇靈修起身,用水壺中的水簡單洗漱下,走出了前夜開闢的洞穴。

正是辰時,放眼望去,幾座大山間不知何時已被曉霧縈繞,淡淡的陽光透過雲海潑灑在山峰之間,山河萬里皆是霧雲叆叇。

離開石穴,撞入眼帘的大山明顯被人開闢出一條路來,直通山頂,蘇靈修仰望山頂,是個觀景的好去處,想來公主殿下應是在那了。

蘇靈修向上走去,壓抑得太久了,那麼,便在此處渡劫。 邱冰聽得眉頭直皺,不禁鬱悶。

也不知道弘煦王子中了那個元落黎什麼魔,滿腦子都是那女人……

他心裡微動,吩咐前排的部下,「小孟,你待會兒去一趟醫院,查一查辛寶娥說的那個親子鑒定是怎麼回事。」

……

秦舒給自己注射一支鎮痛劑之後,躺在宿舍床上打算休息一下,結果因為藥物的作用不小心睡了過去。

睡夢中,呼吸卻越來越困難,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

「哼!睡得還真安穩!」

一道陰測測的沙啞嗓音驟然響起。

這聲音!

秦舒就算是死,也不會忘記。

她一個激靈清醒了過來,快速睜開雙眼。

記住網址et

入目是燕景那張慘白的臉,唯一的鮮色是他緋紅妖異的唇,此刻他臉上布滿陰沉可怖的殺意!

而他的手掌,正用力掐著自己的脖子!

難怪,自己喘不過氣來。

「醒了。」

見到秦舒醒來,燕景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手掌的力道卻絲毫沒有放鬆。

秦舒眼中閃過驚慌,但,很快冷靜了下來。

強忍著窒息感,她抓住燕景的手,正好按在他的穴位上。

趁著對方力道稍稍放鬆,她快速吸了口氣,說道:「咳咳、你如果、咳、真想殺我,就該知道、咳咳、這樣是掐不死我、的……」

聞言,燕景眼中的寒芒驟然暴漲。

但他手上的動作卻停了下來,然後重重地哼了一聲,放開她的脖子。

秦舒得以喘息,雙手護著脖子,大口地呼吸新鮮空氣。

自己雖然有不死之身,但也不想經歷再死一次的痛苦。

若不是看出燕景並不想要她的命,她也不會故意那麼說。

等缺氧的肺部重新灌入新鮮氧氣,恢復正常工作,秦舒才完全地冷靜了下來。

環顧了一圈四周,毫無意外,這裡是燕景的地下實驗室。

不管自己在哪裡,這個變態男總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把自己帶到這兒來。

秦舒正準備把護在脖子上的手拿下來,卻突然發現了什麼。

她確認似地摸了摸,又低頭看去,纖細的脖子上空無一物!

燕景用來控制自己的銀色項鏈,不見了。

「你把項鏈取下來了?」秦舒不解地看著燕景。

燕景毫不否認地點頭,「反正這項鏈對你也沒什麼用,不是么?」

說著,冷冷地將一樣東西丟到她面前。

秦舒下意識接住,是她用來屏蔽信號的手錶。

到底還是被燕景發現了。

「這東西不錯,不過以後你也用不著了。」燕景伸手把表拿了回去。

秦舒狐疑地看著他,不相信他會這麼好心解除對自己的控制。

除非……

她沉聲問道:「你是不是打算把我囚禁在這個實驗室里?」

「怎麼,害怕了?」燕景譏笑地看著她。

秦舒故作淡定地搖頭,「不怕,反正等國主府查到這裡來,我就能出去了。就是不知道那時候你們燕家還在不在?」 顏知許等人去到警局接受調查,而上傳到網上的視頻經過發酵后開始迅速的蔓延登上熱搜。

【我覺得這個華國女人幹得漂亮,對待人渣就應該絕不手下留情!】

【總感覺她有點熟悉,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究竟是誰。】

【天啦,她不光長了一張漂亮的臉蛋而且身手不凡,又酷又帥,我一個女的都差點拜倒在她的褲子下。】

【我想起來她是誰了,華國精靈,今天受邀參加DIOR品牌單獨秀的女明星。】

【我去查了一下,她的名字叫做顏知許,是明星同時還是一個富家小姐,會開飛機會修車。】

【哇酷,飛機那種高科技高難度的都難不倒她,這樣的明星我簡直太喜歡了。】

【我覺得交給警方處理是正確的,這種敗類只會拉低我們國家的素質,我相信警方會還給受害者一個公道的,絕不包庇任何人。】

……

出乎意料,網上的網友們並沒對此事有任何偏激的議論,大家一致支持交給警方處理。

F國的警方確實秉公執法,沒偏袒那個地痞流氓,迅速的將其餘人緝拿歸案。

因涉及敲詐勒索還有蓄意強|女干,且經調查這群人屬於慣犯,作案次數多達十幾起。

但涉案金額不大,沒發生傷亡事件,最終他們被警方處以四年有期徒刑。

走出警察局,華清望着面前的兩人,態度真誠地鞠躬道謝,「謝謝……謝謝你們。」

在陌生的國度被國人保護救下,寂靜冰冷的心逐漸升溫。

「嗯。」

顏知許甩甩手腕,從兜里掏出一張紙巾擦拭乾凈手。

她把垃圾丟進垃圾桶里,抬眸看向面前這個稚嫩的年輕女孩。

語調平靜,「一個人在異國他鄉要注意保護自己,好運不會永遠眷顧你,只有你自己才能保護你。」

華清點頭,嘴角揚起一抹真摯的笑容,聲音清脆帶着點活潑,「嗯,我以後會注意安全的。」

在燈光的照耀下,那張充滿膠原蛋白的小臉生機勃勃,渾身洋溢着青春活力的氣息,與小巷子裏絕望而支離破碎的模樣大相徑庭。

「阿許,今天可嚇死我了。」

陸蕁拍拍胸膛,翹著蘭花指扭著纖細的腰肢在顏知許的身邊打量,見她的身上沒受到一點傷,緊緊高懸的心平安降落。

華清看到他這幅娘里娘氣的動作,眼裏沒流露出鄙視與厭煩。

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F國晚上十一點。

「我帶你們去吃東西吧,這附近有一家特別好吃的燒烤店,是我們華國人開的,味道特別正宗。」

「你們今天幫了我大忙,我不過是邀請你們吃一頓夜宵,你們千萬不要拒絕。」

聞言,陸蕁的嘴角抽搐。

阿許是個女明星,晚上吃夜宵本就不好,更何況還是燒烤這種高熱量的食物。

他正在思考應該如何委婉的拒絕才不顯得傷人。

顏知許率先回答,「走吧。」

華清一聽興奮的跳起來拍手,膝蓋受傷沒處理好,痛的小臉緊皺,可憐巴巴的。

見狀,顏知許走到一旁的藥店,開了幾張創口貼扔給對方。

。 巨鹿城幾千米外。

閻王帝君帶著鬼門沉默著緩緩前行著。

「帝君,屬下想要……」

「本座知道你想要做什麼。」閻王帝君直接打斷了鬼門大將,沉聲說道:「但是,就憑你現在的水平,不要說前去瀛洲仙島要人,恐怕才剛靠近就被呂仙兒一劍斬了,更不要說墨器那個老東西的戰爭巨人最克你這種硬碰硬的戰鬥方式,你此去不禁救不了人,還會把自己搭進去。」

鬼門低著頭,什麼話也沒有說,這些事他不是不知道,但是弟弟許褚對於他來說更重要,鬼門早就打算豁出自己這條命了。

「行了,相信本座,你弟弟不會有事的,但是你要有心裡準備,他以後可能會成為我們的敵人,不過本座可以許你一個承諾,將來定會留他一命!」

聽到這裡,鬼門全身顫抖,他無比相信閻王帝君的話,既然帝君說自己弟弟沒事,那就一定沒事,肯定是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帝君才不方便告訴自己,但只要知道弟弟沒事,自己就放心了,至於以後的事,鬼門相信弟弟許褚是不會與自己為敵的!

「行了,這段時間你的精神一直緊繃著,回去好好休息,這段時間不需要你出任務!」

「多謝帝君,只要知道弟弟無事就可以了,至於他的下落屬下會慢慢尋找,我相信一定能找到,同時屬下自請去負責魔門的任務,希望帝君允准!」

閻王帝君看著鬼門堅定的神色,然後隨口說道:「你回去自己去找孟婆說下,就說是我的意思。」

「諾,多謝帝君成全!」

隨後,兩人一路無話,全速朝著營地而去。

閻王帝君瞥了沉默的鬼門,不由得在心中暗想道:「許褚的天命十分強大,所以他也一定不會死!要是按照歷史的話,許褚可是曹操的貼身大將,更是不知道救過曹操多少次,所以他與曹操的氣運相連也會更加緊密!」

「要是根據許褚此次被雜家擄走的事來看,那曹操背後的勢力也就呼之欲出了!」

「真的沒有想到,在背後一直支持曹操的竟然會是魔門!這一次雜家擄走許褚,而呂仙兒又會那招控制傀儡的神通,說不好,許褚可能會在魔門的操控下,再一次成為曹操的心腹大將!」

「該死,一時疏忽,就讓許褚這到手的猛將跑了,這難道也是天命在作祟,強行將許褚的天命拉回正軌嗎?」

想到這裡,閻王帝君不由得抬頭看了天際一眼,神色有些不渝。

「可是擄走許褚的人究竟是誰呢?修為要在半聖之上,雜家之人,但又修鍊了一門強大的道門功法,這樣的人應該不多才對,看來回去是要好好查查了,能讓張角都忌憚的天命強度,想來也不是個小角色才對。」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