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陽劍典確實了不起,不過老龜精你也別太囂張,你以為劍聖傳承只有你拿到嗎?告訴你一個壞消息,佛爺我拿的是風雲戰體,秋天拿的是滅天符篆,別以為多活了幾年就能在我們面前囂張。再說一次,交出巫判星石磐,保你天劍城無事,若是執迷不悟,佛爺我願化身修羅,替你斬因斷果!」

氣旋流轉,悟空身旁風如龍捲,梵雷刀身上風旋雷閃,不帶殺意的刀隨意指向城內,卻讓所有人同時感到無窮殺機。

姬無敵停駐天劍城上空,怒視著秋天和悟空道:「很好,很好,正道現在也學會不講道理了,巫判星石磐就在天劍城內,想拿,先跨過我的屍體!」

話說完,姬無敵氣勢一變,背後的護城大陣光華閃過,城牆上環繞的三十六個塔樓三十六道拔劍聲響,三十六把各色仙兵牽引著劍陣變化,這一刻劍陣由守轉攻,天劍閣的萬劍誅魔陣再現塵寰。

看著蠢蠢欲動的劍陣,悟空連忙對身後喊道:「老秋,行不行啊?」

「貼噪!」秋天笑了笑,同時間法訣連變,仙風戮魔轟陣勢再變,轟擊猛然停止,蘊含的毀滅之力隱而不發,隨時準備與萬劍誅魔陣一較高下。

而就在此時,戰場外一陣靈力波動傳來,數百道各色身影乘著傳送陣出現,同時間為首者朗聲道:「且慢,都先停手!」

姬無敵一看來人,立刻呼道:「古星,來的好,快把這些強闖自由聯盟的賊人趕走!」

天機閣掌門古星帶著人橫闖戰場,阻隔在兩方人馬中間,同時對著姬無敵開口道:「姬前輩,罷手吧…官憐心犯下的罪太深,還望姬前輩深明大義交出罪首,別讓爭端再度擴大。」

。 王營從樓梯上滾下來的時候,裹着被子。

現在的天氣並不熱,因此房間里只有一床被子。

兩個人,光着身子,只有一床被子,還被一個人裹出來。

那麼另外一個人就沒有什麼好遮擋的了。

倉促之間,楊默掃了一眼。

確實有讓王營控制不住自己的資本。

但也就是有些資本而已,在楊默看來,這點資本稍微有點控制力的男人都能忍得住。

而王營這傢伙,自己的三弟,他想要日後委以重任的傢伙,居然連這點控制力都沒有。

大嘴巴子抽他,楊默都不覺得解恨。

看來以後要發明腰帶了,不為別的,就為抽王營。

「大哥,大哥,我錯了!錯了,錯了!」

王營從樓梯上掉下來,裹着被子,因此沒有受到什麼損傷。

但是他這一聲慘叫,把已經打掃完戰場的護衛全都勾了過來。

少爺又要挨打了!

這一次又是因為什麼挨打呢?

所有人都十分的好奇,剛剛經歷一場惡戰,自己這邊都死了人了,少爺能夠犯什麼事,讓楊公子在這個節骨眼上打他?

王家的護衛們默默的走到二樓上,居高臨下,視野很好。

楊默雖然沒抽出來腰帶,卻從旁邊撿到一個馬鞭。

也不知道誰放在這裏的,倒是幫了他的大忙。

啪!

楊默舞的馬鞭很響,周圍人看了,全都渾身一顫。

暗中偷偷觀察的趙姬透過窗戶縫隙看過去,顫的更厲害。

腦子裏突然萌發出一種從未有過,匪夷所思的念頭:若是楊默將這一鞭子抽在自己身上,應該很痛,卻也應該很舒服吧…

但這個念頭一產生,她反倒是被自己嚇了一跳。

面紅耳赤起來,好在周圍沒有人,她臉上的紅潮沒人看到。

但即便如此,趙姬依舊覺得無比尷尬和羞澀,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鞭子一響,王營撲通跪倒在地,趕緊求饒:「大哥,我錯了,我錯了!」

王家的長子長孫,從出生后,跪天跪地跪父母,跪祖母外,連皇帝都沒跪過——主要是也沒見過。

但現在跪楊默卻十分的嫻熟,而且絲毫沒有任何的羞恥感。

周圍王家的護衛們更加沒有所謂的主辱仆死的覺悟。

連王管家也只是捋著鬍子,略微點頭。

在他們眼裏,楊默抽王營,也是天經地義的事。

「錯了?你說自打出了太原,這一路上,你認過多少次錯?」

楊默恨鐵不成鋼,牙都開始痒痒:「大家在外面拼死拼活,你倒是好!」

「居然在屋子裏睡姑娘!」

啪又是一鞭子,抽打在王營身上。

好在他外面裹着被子,看起來很疼——實際上也很疼,畢竟被子並不是很厚。

「哎呦,哎呦…」

王營被打了蹦了起來,連跑帶跳,一雙雪白的大腿若隱若現,讓人忍俊不禁。

原來如此!

眾人向著開着門的房間看去,剛剛王營就是從哪裏出來的。

睡姑娘,不用說了,一定是睡的姚婉兒。

嘖嘖嘖,一想到姚婉兒那樣貌和身材,眾護衛心中不由得羨慕起來。

少爺就是少爺,居然敢睡皇帝的女人。

這要是傳出去,可是欺君大罪,是要誅九族的。

但誰都沒放在心上。

因為他們知道,第一,皇帝不會知道。

第二皇帝知道了又能如何?

甚至不少護衛因此還十分的得意。

好像睡了皇帝妃子的不是王營,而是他們。

「你還敢躲!」

楊默見他上躥下跳,還一腳從躺在地上的荊軻身上踩過去,沉聲呵斥。

王營聽到這話,瞬間停住了,然後以極其快的速度再次跪下去。

乐思 「大哥,我錯了…」

一邊裹緊衣服,一邊求饒。

他跪着的地方也是巧,就緊靠着躺在地上的荊軻。

楊默走上前來,還想抬起鞭子,但看到被蓋聶控制住的荊軻渾身抽搐著。

知道他是缺氧了,堅持不下去,意識有些昏迷的徵兆。

當下沒有繼續抽王營,蹲下身子將蓋在荊軻口鼻上的宣紙揭下來。

宣紙離開荊軻面部的一瞬間,王營就聽到一聲類似驢喘氣的聲音。

躺在地上的這個傢伙大口大口的呼吸著,臉色一種病態的紫。

又看到他的雙手插著兩把匕首,原本還想着怎麼糊弄過去,讓大哥消消氣的王營瞬間來了興趣。

「蓋聶先生,他這是練的什麼功夫,這麼還把雙手上插匕首?」

蓋聶見他居然還有膽子和心思問別人,很是佩服王營。

「這是你大哥給他插上去的。」

蓋聶一說完,楊默陰沉着臉:「這麼,你也想試一試么?」

王營打了個冷顫,連忙搖頭:「不敢,不敢,不敢試…」

「就挺好的,挺好的。」

心裏對楊默的畏懼更上一層:「乖乖,大哥真不是個好玩意,居然對人如此殘忍。」

「轉念又一想,大哥雖然心狠手辣,可平日裏卻並非如此,除非這人做了什麼罪不可赦的事。」

剛想開口再問,一抬頭就看到楊默冰冷的眼神。

趕緊低下頭跪好,不敢說話也不敢亂動。

「王營,我問你,你大晚上不睡覺,為什麼跑我房間里去?」

楊默突然問他。

「這…」

王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畢竟周圍那麼多人。

小心翼翼的抬起頭來,看向楊默:「大哥,說真話,還是說假話?」

「廢話,自然是真話!」

楊默作勢又要抬起鞭子,嚇的王營趕緊道:「好好好,真話,真話!」

「我就是晚上喝多了水,想出恭,但是你和蓋聶先生都沒睡,在猜測姚婉兒這幫人一定會有陰謀…」

王營竹筒倒豆子般,將前前後後的事全都說了一遍。

他的語速極快,王家的護衛們全都沒有聽懂,但楊默卻通過關鍵詞明白過來。

「大哥你說,可能會給你施展美人計,所以晚上你就不在自己的房間里睡,如果他們施展美人計,就說明你們猜的一點也沒錯,那麼就可以直接將他們抓起來了!」

關鍵的信息,王營還是說的比較清楚的。

王管家一聽這話,猛然看向二樓楊默房間站着的那幾個姚婉兒的護衛。

只是一個眼神,周圍的王家護衛馬上明白該怎麼做。

距離他們最近的幾個護院反應的最快,如狼似虎的衝上前,將毫無準備的那三人全部拿下。

「我當時就想…就想,如果他們真的使用美人計,那我就將計就計,讓他們賠了夫人又折兵…」

王營臉上有些紅,他知道楊默肯定不會相信這個解釋。

可現在他就得給楊默一個解釋,讓自己的大哥給他一個台階下。

。 第771章慶功宴

「一幫廢物,我養你們有什麼用?」

看著擂台上正在歡呼雀躍的上官羽,台下的曹雄直接氣炸。

自己花費了大價錢,到最後居然就被人KO兩場?

而且身高一米九的巨漢韓威,竟然還是被一個猴子打敗。

暴怒的曹雄,一腳踹翻身旁一名輕量級拳擊手。

隨後,一臉怒火的離開了拳擊館。

至於上官羽,這一次他拿下了與曹雄之間的恩怨拳擊賽優勝。

那好處可是多多的。

第一點,自己在名氣上開始有追趕曹雄的可能性。

第二點,對於上官羽來說也是更有意義的一點。

那就是,自己終於可以在曹雄面前站穩腳跟兒了。

去年的恩怨賽是以自由搏擊來進行,自己的選手可以說是慘敗。

今年獲得勝利之後,曹雄那高傲的頭恐怕再也抬不起來了。

「李庶先生,我已經備好了酒席,請賞臉一敘,如何?」

上官羽很清楚,自己能拿下優勝,那可全部託了李庶的福。

沒有他在徐朗跟前的那一段鼓勵的話,徐朗也不會拿下勝利。

也就沒有了後面的第三場重量級拳賽。

自己已經不知道受到了李庶多少次的幫助。

知道李庶對錢不感興趣,現在唯一的致謝方式恐怕就只剩下請客吃飯了。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哦!」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