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偏偏,面前兩人都這麼年輕,年齡也和她相仿,這讓她覺得李橋是不是在說謊。

在齊夢瑤打量兩人的時候,兩人也打量起來了齊夢瑤。

佐藤明日奈一早就知道了齊夢瑤的存在,其實她之所以趕來,也是因為想見見齊夢瑤,用家室、修養震懾一下齊夢瑤,好為日後的行為做好鋪墊。

「你好,我是明日奈,來自和國全民株式會社,算是李橋君的合作夥伴兼朋友。」佐藤明日奈向著齊夢瑤略微鞠躬,笑容也很到位,她儘力表達著自己的優雅。

「你好,我是齊夢瑤。」齊夢瑤甩開李橋的手,小心回答道,她看了一眼佐藤明日奈,又看了一眼中室美香,兩人都是標準的美女,這讓她稍微有點受挫。

「哦,這位是中室美香,她不會說漢語,有什麼話你可以告訴我,我轉告她。」佐藤明日奈見齊夢瑤盯著中室美香看,便說道。

「替我向她問聲好。」齊夢瑤請求道。

佐藤明日奈老老實實翻譯了過去,她可不想在齊夢瑤面前丟臉,或者說,今天的見面決定了以後誰佔據主導權。

目前來說一切正常,她穩壓齊夢瑤一頭,只要不犯什麼大錯。

「扣你一起挖(你好)。」中室美香回應了齊夢瑤。

她也有些詫異,倒是沒想到李橋已經有女朋友了,也難怪李橋對她興趣並不是很足。

不過,這樣的話她留在華夏似乎就沒有意義了,畢竟她可不想和一個有女朋友的人糾纏過多。

見幾人還算和睦,齊夢瑤也沒說什麼,李橋乾脆說道,「我們去吃點甜品好了,今天還挺熱的。」

雖然現在是冬天,但在穿著厚外套的情況下,冬天的中午依舊燥熱難耐。

「好啊。」佐藤明日奈微微一笑,答應了下來。

李橋牽著齊夢瑤的手走在前面,佐藤明日奈則拉著中室美香走在後面,氣氛良好,佐藤明日奈心情更好。

走進一家甜品店,李橋要了點蛋糕,又要了點奶茶,他和大家一起吃了起來。

中室美香吃了一口蛋糕,雖然味道香甜,但她覺得太甜了,不利於她保持身材,奶茶也是。

「李橋先生,可以給我一杯清水嗎?我不是太習慣這些食物。」中室美香說道。

「當然可以。」李橋把服務員叫過來,讓服務員給中室美香拿了一杯清水,考慮到不同國家的人有不同的飲食習慣,不管中室美香想吃什麼他都覺得正常。

「明日奈,你有什麼想要的嗎?」李橋又問道。

「沒有。」佐藤明日奈吃了一口蛋糕,緩緩說道,「我覺得李橋君品味很棒,蛋糕也很好吃。」

發現齊夢瑤正在用不善的眼光看著他,李橋閉嘴了,說多錯多,現在的情況還是穩住。

齊夢瑤小口吃了一點東西,由於面前兩人的原因她不是很有食慾,有時候她不放心李橋並不完全是因為劉子瑜,而是因為李橋身邊總有形形色色的女人。

吃過甜點,李橋將齊夢瑤送回了女生宿舍,他則帶著中室美香和佐藤明日奈回了酒店。

一路上,李橋一句話沒說,中室美香更是沉默著,只有佐藤明日奈在看著中室美香的時候眼神中閃爍著狡黠。

「午飯吃了沒?要是沒吃的話,一會兒咱們一起去吃。」李橋將車停在了酒店前,向兩人問道。

「好啊,李橋君想做什麼我都沒問題。」佐藤明日奈回答道。

中室美香看著佐藤明日奈,她卻覺得興緻缺缺,既然李橋有女朋友了,那就意味著父親大人讓她做的事失敗了,再留在華夏也是徒勞。

「李橋先生,我想我明天就要離開華夏了,謝謝您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下了車,中室美香向李橋鞠了一躬,說道。。 「喂,誰呀?」

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某人是吃了大力金剛丸還是咋的,那是一夜都沒有消停呀,好不容易天亮她才迷迷糊糊的睡了,還被這急切的的電話鈴聲給吵醒了,自然這語氣就稱不上好。

「還早?我的小祖宗你看看現在幾點鐘了?」

對面的簡兮簡直是要急瘋了。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今天網上突然多了許多關於喻玖的帖子,而且無一例外,都是質疑喻玖南大數學系校花的真實性。

更有甚者直接跑到了喻玖的微博底下留言,說他也是南大校友,壓根都沒有聽說過南大有這麼一位「玖神」。

從事情的開始到發酵也就短短的半個小時,這條帖子已經被送上了熱門,底下已經蓋起了幾千層高樓,現在四處都在討論喻玖身份的真實性。

也不怪這些人聞風而動,就像是狗聞到了肉骨頭的味道一樣,恨不得撲上去不咬掉一塊肉下來不罷休。

實在是這些年來,關於娛樂圈身份造假、人設崩塌的事件實在是太多。

之前在《七十二小時》這檔節目裡面,憑藉著極快的反應能力,以及美女系花的身份,喻玖是收穫了一大批粉絲的心。

但如果這一次傳出去她的身份造假,可想而知她會受到怎樣的衝擊,就算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足夠能夠把她給淹死。這幕後之人就是為了能夠將她一腳給踩到塵埃底下那也是煞費苦心。

「到底是出什麼事情了?能夠讓你這麼著急的事情還真不多呀!」

簡兮見喻玖還有心思貧嘴,剛剛心頭積聚的火氣這會子也熄了火。她怎麼把周影帝忘記了呢,他再怎麼樣也不會讓自己的老婆被那麼多人罵還不反擊的。

「你呀你,有人在網上發帖子說人設造假,都是為了吸引公眾的眼球。同時還在劇組裡耍大牌,欺負新人,壓戲、軋戲,說的那叫一個情真意切。這些人,不去寫劇本,那叫一個可惜了。」

「都是一群沒有感情的噴子,這要是在我面前,說不得我兩巴掌都糊上去了。」

「現在這件事情已經鬧得是沸沸揚揚,我剛剛已經聯繫了好幾家媒體公司,控評效果不佳,你趕緊上去發一條帖子解釋解釋,至少要讓我們這邊的粉絲心裡安定下來。等熱度慢慢的消退了,那些人也就會不抓住這一件事情不放了。」

簡兮在那邊說的是激動,至於喻玖,現在已經打開了自己的微博,果然微博底下已經淪為了大型的撕逼現場,甚至已經牽連到了隔壁。

愛吃魚的貓:哼,我就說有些人就是喜歡無中生有,這下好了吧老底都被揭了,看你還有什麼臉面在娛樂圈呆下去!

西紅柿炒番茄:還裝什麼學霸?我看不知道人家學霸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吧,哎,這裝逼翻車,請問臉疼嗎?

玖玖最愛: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野狗滿嘴噴糞?是不是爹媽生你的時候把胎盤留著了,所以就沒有了腦袋。我家玖玖是什麼人,我們心裡最清楚,那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

玖玖最愛:樓上的,你有本事就放出證據來,光憑上下嘴皮子一說誰不會。樓上的,你有本事就放出證據來,光憑上下嘴皮子一說誰不會。

西紅柿炒番茄:果然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狗,你家主人還沒有說話,你倒是忠心。我看是怕了吧。

皮皮蝦:在這逼逼叨叨說誰是狗呢,誰是狗誰自己心裡有數,我怕有些人等會兒被反咬一口,那才叫丟臉。

玖玖是我媳婦:南大那麼多人,不知道的多了去了,非得要在這裡上綱上線,也不知道到底是誰的嫉妒心在作祟。

小林子:怪不得我家佳佳那天晚上直播的時候眼睛都是紅的,感情都是被這女人給欺負的呀,要這樣的人早就應該滾出娛樂圈了。

……

喻玖一條條的往下划,有一半是跑到了她微博底下來罵人的,從最開始的謾罵到後面已經上升到了人身攻擊,甚至還有人已經問候到了她的祖宗十八代,喻玖的臉色是越來越難看。

@喻玖V:有些事情不是我理虧,而是我覺得並沒有什麼意義,根據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誹謗罪為: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古曰@張三,你們的律師函已下單成功,祝願你們能夠度過最後的兩天時間!!!

就在喻玖的微博發完五分鐘以後,突然間網路上關於喻玖的惡意謾罵全部都被清空。

緊接著,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南大官微發文手撕@古曰@張三,狠狠的地扇了一巴掌在許多人的臉上。

時間要倒回到半個小時以前。

在這件事情剛剛在網路上出現的時候,周正則就已經接到了消息。

但他並沒有急著闢謠,也並沒有急著讓人將這些帖子全部都刪除,短短几分鐘他就判定這件事情絕對是沖著喻玖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在所有人面前破壞她的形象,畢竟所有人都不會原諒一個欺騙自己的人,這樣就可以讓喻玖被毀,狠毒用心讓人瞠目結舌。

最開始發帖的人正是被喻玖送了邀請函的@古曰,至於那個傳說中的南大校友,周正則順著網線將人給揪了出來。

其實不過是一個打著南大的幌子,連初中都沒有畢業的小混混。

至於他為了能夠取信於人而po出來的畢業證書,也是在網上下載的圖片,然後P上去的。所有人都沒有想到,他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弄虛作假。

等到這件事情發展到了一個高潮,該跳出來的人也都該跳出來了,哪些是人哪些是鬼也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就到了他們收網的時刻。

至於南大官微突然跳出來站台,那也是周正則預料當中的。

畢竟這件事情牽連到了學校的名聲,由官微出來澄清,那也是最好,不過。

。 宗政景曜微微眯起來狹長的眼睛,冷眸之中劃過一絲涼意:「顧知鳶,好樣的!」

微風拂過了宗政景曜的臉,他的衣袍和黑髮全部被掀了起來,整個人身上有一種威壓,讓人喘不過起來,如同修羅場走出來的殺神一般,讓人膝蓋發軟。

上官凌和顧蒼然不約而同的站在了顧知鳶的前面,顧蒼然抱拳說道:「王爺,小妹天生頑劣,恐怕做不好王妃,王爺若是心中不快,請一紙和離書來,大家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休想。」宗政景曜好看的嘴巴上下動了一下,吐出了一句薄涼的話,氣的顧知鳶當場就要發作,顧知鳶冷著臉,推開擋在自己前面的上官凌,掃了一眼宗政景曜說道:「你上一次來,打傷了我哥哥,這一次來,又想幹什麼?合著我跟你成親了,我全家都要看你的臉色是吧,這永安將軍府廟小,容不下你這尊大佛。」

說完之後,顧知鳶轉身就走了進去,緊接著上官凌和顧蒼然也走去了,朱紅的大門砰的一聲就關上了。

宗政景曜冷笑了一聲,轉身就走,綉著金龍的黑靴子,從華麗的衣服和首飾上面輕飄飄的踩了過去。

哄鬧的門口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不過,二人在門口爭吵,本來就有很多的百姓圍觀,現在是更加不得了了,大家都在傳,說宗政景曜和顧知鳶吵架了。

顧知鳶直接將宗政景曜給趕走了。

「王妃……」銀塵低頭看著顧知鳶,眉頭微微一皺說道:「外面說的可難聽了,他們說什麼,王爺回去一定要休了您,實在是太過分了。」

「所以呢?」顧知鳶斜著眼睛看了一眼銀塵,銀塵想了想說道:「其實王爺對您也挺好的,這是第三次登門了,奴婢從來沒有見過王爺這個樣子。」

聽到銀塵的話,顧知鳶的眉頭微微一動,沉默了一下,突然想到那一日宗政景曜說的話,心中更加惱怒,冷聲說道:「王爺,不過是突然來了興緻而已,他是什麼人,高高在上的王爺。」

顧知鳶雖然嘴巴裡面是這樣說的,但是心中其實已經將宗政景曜從頭到腳的罵了一遍了。

這個時候,上官凌走了進來,顧知鳶抬頭看著上官凌,眉頭微微一皺,輕聲說道:「表哥,你怎麼回來了?」

聽到顧知鳶的疑惑,上官凌更加的疑惑,輕聲說道:「怎麼了,難道我不該回來么?」

「我不是寫信給你了么?」顧知鳶深呼吸了一口氣,心中被疑惑充滿,上官凌回來了,是不是說明,信出了什麼問題。

「我沒有收到信啊。」上官凌一臉茫然的看著顧知鳶。

顧知鳶的眼神明滅一瞬,心中微微一動。

上官凌連忙說道:「你和王爺的事情,我聽說了,所以我才迫不及待的趕了回來,你不要害怕,有什麼事情,我幫著你,他是王爺又如何,就算是天皇老子來了,我也絕對不允許他欺負你。大不了,一紙休書來,你也不要怕,我會娶你的。」 慕夏走到講台上,拿起了桌上的課本。

「你們只是精於理論知識,並沒有太多的實踐經驗。你們覺得抑鬱症,真的就如書上記載的這麼多嗎?你們覺得抑鬱症,就應該是外表上不快樂,抑鬱寡歡,你可知道抑鬱症還有一種情況。那就如琳達這樣。」

說着,慕夏翻開了自己事先準備好的課件。

這些本來是準備今天講課的內容,只是還沒等講出來,就被溫莎質疑了。

連慕夏都沒有想到,今天的這節課,竟然是以這樣的形式講出來的。

「抑鬱症的臨床癥狀是情緒低落、思維遲緩、意志活動減退、認知功能損害,以及睡眠障礙、乏力、食慾減退等軀體不適癥狀。但是你們可要知道,不是每個人情況都是一樣的。」

「就拿琳達現在來說,在外人眼中能吃能睡、會說會笑,就不是抑鬱症的表現。你們可知其實有一小部分的人,並不會在外人面前表現出抑鬱症的一面,她在外人眼中說愛笑,但是暗地裏會獨自抹眼淚。」

「人得抑鬱症,也是有概率的。百分之十的遺傳因素、百分之二十五的生化因素,還有百分之二十五的社會心理因素。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琳達的抑鬱症,應該心理壓力造成的。」

慕夏侃侃而談,更是拿出事先準備好的課件,氣勢很足。

溫莎有些慌了神。

有一點不得不承認,慕夏的口才是真好。

無論是理論知識,還是表達能力,都是一等一的強。

溫莎也開口說着自己的理由和觀點:「既然慕老師覺得琳達有抑鬱症,那麼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就知道溫莎會這樣問,慕夏走到琳達面前,讓她來到講台前。

「琳達,你上來。」

見慕夏叫她,琳達慌忙擺手:「我……我不上去了。」

「為什麼不上來?」慕夏不解的問道。

琳達就是不想上去:「老師,我不想上去,你有什麼問題,在這裏問我吧!」

既然琳達不願意,慕夏也不願意強迫她,但是卻看到了琳達的細微小動作。

慕夏問着她:「你平時有頭痛的癥狀嗎?」

「還……還好。」

「什麼叫還好,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

被慕夏逼問著,琳達小聲的回答:「偶爾。」

「你的黑眼圈那麼嚴重,一看就是平時睡眠不足。你不是偶爾有頭痛,應該是經常。」慕夏反駁着她。

「……」琳達語塞了。

怪我没她好 慕夏指著琳達的手:「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她的手指一直在摳住自己的衣服,明顯是緊張害怕的表現。而且她不願意上講台,面對大家,說明她有些自卑敏感,對自己並不是太自信。」

「她平時有說有笑,是因為她不想讓大家看到她的敏感和脆弱。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現,琳達上體育課的時候,總是最後一個,跟在隊尾,行動特別遲緩。」

這麼說,艾米倒是想起了什麼。

她突然插話道:「好像真的如此,我平時總是說琳達磨磨蹭蹭的。」 買下了恢復藥劑,蘇秦兩人也沒有繼續留在柯多里斯城的必要。

根據線索,蘇秦將出發前往春田山脈,拿到關鍵的水源珠。剩餘的錢並不多,蘇秦雇不起馬車,只能買下一匹馬,沿途風餐露宿。

「穿嚴實了嗎,還會不會冷?」出發前,蘇秦用剩餘的錢給雷歐新添了一件厚實的皮襖。

皮襖的脖子部分鑲著一圈兔毛,把脖子捂得嚴嚴實實。在蘇秦看來,就像一圈絨毛上長了顆腦袋,加上雷歐原本略顯稚嫩的外表,搭配起毛絨的打扮乖巧感倍增。但似乎厚實的打扮讓雷歐行動很不方便,冷淡的臉上透著深深地抱怨。

「雷歐?」

見他久久沒有回應,蘇秦湊近他的臉仔細打量。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