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水,陸懷深才鬆了一口氣對沈元說:「你先出去吧,我和夏夏還有事情要說。」

沈元:「……」

他怕自己走了陸懷深會出什麼問題,這可了不得了。

沈元看向盛夏叮囑道:「盛小姐,陸總就交給你了。如果一會陸總的情況不對,你大聲喊我就好,我就在附近。」

「嗯。」

看沈元關門出去,盛夏不由得失笑搖搖頭說:「你有個好助理。」

陸懷深收回視線說:「沈元跟在我身邊時,我身體已經不行了。他倒是挺細心的,這麼多年了,他對我而言不僅僅是助理這麼簡單。」

如果沒有沈元這麼細心的照顧,陸懷深也不知道身體會被自己造作成什麼樣子,說到底,他是該感謝沈元的。

「你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嗎?聽沈元說跟張宏有關係?」

見盛夏說到了正事,陸懷深的表情也嚴肅了起來。

。木葉,忍者學校。

講台上的伊魯卡安排完作業后就宣佈放學了,忍校的小崽子們陸陸續續的離開課堂。

「看,是佐助」

「小櫻,佐助他…怎麼變成這樣了…怎麼越來越…」

「聽說自從次住院后…他就…」

人群議論的對象是一個身着黑色T恤下着白色短

《開局獲得仙人體!》001新篇章·木葉青春三兄弟何況這個男人最後不是跟另一位姑娘在一起了嗎,那自己的出現似乎就更不合時宜了。

宋晴心裏想自己雖然是風塵女子卻也懂得道理,並非是那些狐狸精。

所以這個時候更應該儘快離開這裏而不是繼續糾纏。

宋晴想了想,淚閃閃的眸子忽然低垂,嘴角處輕輕嘆了口氣,隨即趕緊往人群外鑽。

但是轉身的功夫,就被突來的林慕的一雙大手穩穩拽住。

林慕此刻的心裏也是此起彼伏,追了很多年的姑娘突然出現了這種心情是多麼的……

《紅娘不好當》第93章那是我設計好的 「你們這隻狗…這隻叫作狗的一歲半小公貓沒什麼大問題,就是有些營養不良,在這裡輸幾天液就好了。」

醫生的話讓劉仁娜提著的一顆心放了下來,但是朱子仁接下來說的話卻有些讓她哭笑不得。

「反正也要在這裡待幾天,乾脆絕育手術也一起給做了吧。」朱子仁提議道:「都要花時間休養,多點傷少點傷應該沒什麼不同。」

醫生偷偷瞄了一眼劉仁娜,說道:「你們要是覺得沒問題的話,我們當然也可以做。」

「做!」劉仁娜咬了咬牙,「聽說這樣對貓貓好不是么。」

「是的,貓貓做絕育有很多好處。」醫生點點頭,「既然你們都覺得可以,那我們就這樣處理了。」

「多謝。」

……

「哎呀,肚子餓了,我們快點去你那裡吃東西吧!」

從寵物醫院出來的時候已經快要到晚飯時間了,劉仁娜撿到小貓咪的興奮感也逐漸被身體本能壓制,開口催促朱子仁回家做飯。

朱子仁就比較無奈了,你撿了只貓檢查花的錢要我付,以後這隻貓還有可能丟給我來養,然後現在我還要給你做飯,別以為你是美女就能為所欲為啊!

「呃…行吧。你有什麼想吃的嗎?」

摸了摸鼻子,朱子仁覺得美女確實是可以為所欲為的。

「沒什麼,今天難道不是你展示廚藝的嗎?你想做什麼我就吃什麼唄。」

「那感情好。」

……

「呀,家裡面什麼時候準備拖鞋啦,明明上次來還沒有的。」

盯著說為自己拿拖鞋去的朱子仁看了一會兒,劉仁娜有些詫異。

「就是因為你上次來沒有所以我才準備的呀。」朱子仁隨口答道:「我也不可能一點社交都不做吧,雖然能那樣是最好了,但這個娛樂圈不允許這種情況出現。」

「不錯嘛,終於有了點藝人的覺悟。」

劉仁娜踢上拖鞋丟下包包自覺地就躺沙發上看電視去了,一副等著投喂的樣子。

「你是不是有些太放鬆了?好煩人呀。」

一想到自己還要去廚房忙活,朱子仁就見不得別人在沙發上這麼悠閑的樣子。

於是朱子仁從零食櫃里拿了一包瓜子出來,說道:「這麼閑的話就幫我嗑瓜子吧,待會兒當飯後零食。」

「這是什麼道理?你竟然要客人幫你幹活兒?!」劉仁娜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

「道理?」朱子仁摸摸鼻子,冷哼一聲:「道理就是,我的地盤聽我的!」

……

「洗手吃飯了!」

沖著客廳喊上一聲,趁著劉仁娜去洗手間的時候朱子仁將幾道家常菜一一上桌,然後又把電視調到了《英雄豪傑》的回放。

公開處刑,朱某是認真的。

「哎呀~!為什麼要看這個節目?!」劉仁娜當即尖叫起來,「你是不是打算取笑我?!」

「嘿嘿嘿,既然被你猜到了,那我也不裝什麼正人君子了!」朱子仁邪魅一笑,「對啊,吃飯的時候當然要看些有趣的東西啊,再也沒有比參演者就在身邊的電視節目更好看的東西了吧?!」

「不準看!」

劉仁娜氣急敗壞,撲上來就打算搶奪遙控器。

「你想得美。」朱子仁一把將遙控器坐在身下,然後伸手控制住了撲來的美人兒。

她搶,他逃,他們都…呸!搶東西怎麼可能浪漫。

沒過幾回合呢,嬌弱的美人兒就已經凌亂不堪了。

「把…把遙控器…給我…」

劉仁娜嬌喘吁吁,只是用胳膊支撐著身體,沒讓自己完全倒在朱子仁身上,然而紛亂的髮絲不停地掃過朱子仁的鼻尖,弄得兩人都痒痒的。

朱子仁微微挪動腦袋,溫和的眼神輕輕盯著眼前漂亮的臉蛋,也見證了從慌亂到溫柔再到害羞的全過程。

「幹嘛一直盯著我看?」劉仁娜挪動身子,有些想要逃跑。

「當然是因為好看啊。」朱子仁眼神充滿了侵略感,「你自己不這麼認為嗎?」

「我…隨便你啦,快把遙控器給我。」

劉仁娜有些害羞,迴避了這個問題。

「給當然是可以給你,但是你總得給我點什麼吧?」

伸手環住她的腰肢,本意是防止劉仁娜逃跑的動作沒想到卻讓本就曖昧的氛圍直接濃度翻倍。

敏感的腰部突然被別人觸碰,劉仁娜「嚶嚀」一聲下意識的就想逃開,然而充滿實感的禁錮讓她逃離不得。

劉仁娜只好嘟起嘴巴假裝強硬:「你想要得到什麼。」

「嗯…我想想啊…」朱子仁故意拖長聲音。

再次四目相對,朱子仁沒有看到美人兒眼中有躲閃的意思,胳膊也有感受到這人原本僵硬的身體逐漸變得柔軟。

果斷反客為主,朱子仁掀翻劉仁娜自己來到了上方,隨後趁著那女人被突發事件嚇到閉眼的時候奪取了她的嘴唇。

沒有遭到反抗,朱子仁感受到的只有順從與溫柔。

向下滑動手掌而後從襯衫的縫隙鑽進去,向上越過美人兒那平坦的小腹時還能感受到劉仁娜微微的顫抖。

然而一切的進行依舊順暢,朱子仁連半點像樣的抵抗都沒能受到。

再然後…

「哈…哈…」

聽著耳邊美人兒的喘氣聲,朱子仁支著胳膊離開了她。

「吃飯,涼了就不好吃了。」朱子仁輕聲說道。

既然女生已經傳達了願意的信號,那麼知進退、挑選合適的時間就是男生的風度了。

「好。」

低頭擦了擦嘴邊稍微濺出的口水細絲,劉仁娜充滿羞怯的應了一聲。

吃飯、聊天,大膽地吐槽著娛樂圈的一切,朱子仁異於常人的看法與分辨事物的神奇角度總能引得劉仁娜哈哈大笑,對未來的發展也總讓人覺得充滿希望,令人奮進。

洗碗、去衛生間、刷牙然後再一起躺到沙發上看看電視,包括後面兩個成熟社會人的互相索取都發生的無比自然。

溫柔體貼與順從大概就是成熟女性的通有魅力,而像少女一樣的羞怯感則是屬於劉仁娜自己的獨特魅力,讓人慾罷不能。

這算是在一起了嗎?

說什麼屁話呢,不要小看現代人啊,尤其是娛樂圈中的!

……

「嗚嗚嗚~活不成了!怎麼能第二次見面就過夜了呢,真是的。以後又該怎麼辦吶!」

第二天從床上醒來的時候,劉仁娜心情複雜到無法言說,然而朱子仁只是在旁邊偏著頭看她。

「時間太早了,我們再忙一會兒吧。」

……「時間觀測者。」

「永恆的激流始終席捲著一切在者,穿越兩個領域,並在其間湮沒它們,」籠罩在紅色禮袍中的人緩緩舉起右手,皮膚乾枯而蒼白。

他舒展拇指和小指,使之在同一水平線,接着豎起食指,蜷縮起中指和無名指,三根手指分別指向左,右,上三個方向。

「時間是對事件的度量,

《賽博飛升》第二百六十一章時間 sct2490.4.22

拜舍爾,另一面。

克哈移民登陸點的星球背面同樣是一片翠色蔥蘢、生機勃勃的美麗世界,低海拔的盆地、平原與險峻的山脈都覆蓋著茂盛的各種綠色植物,高山流水之間花團錦簇。

塔達林星靈數以百計的地嗪聖壇坐落於綠色的叢林與被子植物的花海中,古樸、莊嚴與宏偉並重,儼然羅馬的萬神殿或是古代神龕。銘刻著神秘文字、符號與壁畫的宏偉立柱支撐著雕刻著精美花紋的內拱穹頂,類似於貝殼紋路的花紋自穹頂的外壁上延伸,彷彿這本身就是大自然而非人力所能夠達到的鬼斧神工。

超過50英尺(15米)高的圓柱形立柱砌於整塊的石質牆體中,幾乎融為一體不分彼此。牆壁上沒有門,只有幾扇高而寬闊的六邊形窗戶,太陽的光芒能直接透過牆壁上的窗戶照在內壁的壁龕中,照亮那些用於描繪神明的精美石雕。地嗪氣泉中噴湧出的紫色煙霧從聖壇穹頂的正方形缺口處湧出,裊裊升起。

這些歷史悠久的建築物可能並不是在拜舍爾建造的,甚至不應出自於塔達林之手甚至是星靈這個種族,更像是久遠時代以前的造物。

一處由稀疏叢林與低矮灌木覆蓋的遼闊平原在枝葉繁茂的叢林中尤為顯眼,十數座地嗪聖壇分佈在一片狹窄的長方形土地上,從空中看去可以發現這些聖壇組成一個難以辨認的正六邊形。受命趕來對付塔達林星靈的前聯邦海軍阿爾法中隊的指揮官埃德蒙·杜克非常願意將這裡稱為「漢迪·安德森的禿頭」,用來嘲諷這名unn宇宙新聞網主編與注資股東令人印象深刻的禿頂。

「我不由得懷疑那些尖腦袋是不是沒有腦子,或者是根本就沒有進化出腦子,這裡簡直就像是叢林中的一塊乾巴巴的、泥土裸露的空地一樣顯揚,任何一名出色的指揮官都應該立即分辨出這裡隱藏著一座塔達林的基地。」

杜克拿著可以辨識熱源信號的高倍速望遠鏡站在一處堅實的山丘上,他那亮白色的指揮官cmc動力裝甲在正午灼熱的陽光下反射著閃耀的光芒。排成整齊三列縱隊的阿爾法中隊陸戰隊士兵正自杜克的左邊走過,右邊則是滿載士兵的裝甲運兵車與時而高速越過運兵車的禿鷲車。

這名不討人喜歡的前聯邦指揮官出身顯赫的創世家族,其糟糕個性的唯一可敬之處就在於就像他瞧不起其他人一樣,他瞧不起任何的異形生物,哪怕他們表現出強大的科技實力。

無論是在戰略還是戰術上,杜克敢於藐視任何一個他瞧不起的敵人。

「但我想要不是元帥指揮部告訴你這裡藏著塔達林的隱形城市,那你估計只會在這兒一邊錘著自己的胸一邊吼叫。」這時身著巨大紅色動力裝甲的泰凱斯·芬利與穿著藍色裝甲的吉姆·雷諾從杜克的身後走了過來。

「如果不是有人告訴我我們可敬的埃德蒙·杜克將軍正在這裡,我大概以為他已經殺進了塔達林的金字塔里了。」泰凱斯素來看杜克不順眼。

「你很快就會看到的。」杜克看都沒有看泰凱斯一眼,而是專註於前方。

「來支捷安達熱港進口雪茄,我花了大價錢。」泰凱斯走到杜克的旁邊,從掛在動力裝甲上的袋子里搓出一根粗粗的雪茄。

「你是在戲弄我嗎?捷安達熱港是盜版、廉價和劣質產品的代名詞,只要是個塔桑尼斯人都知道那裡是最下賤的人才會去的地方。」杜克嫌惡地拍開了泰凱斯伸出去的手,像是拍開了一隻蒼蠅。

「不要拉倒。」有幾分之一秒鐘的時間,泰凱斯的心裡產生了那麼一些尷尬的情緒,但很快就消失了。

「我說,杜克將軍,你站在這裡顯眼的地方難道就不怕塔達林的刺客找上你嗎?」在雷諾說話的時候,泰凱斯把所有的雪茄都扔到了杜克看不見的草叢裡。

杜克其實是個很惜命的人,他的周圍都是攜帶了反隱形設備的阿爾法中隊精英衛隊士兵和高大的歌利亞武裝機器人。雷諾只是照常調侃杜克而已,畢竟互相看對方一直不怎麼順眼,而泰凱斯更是經常與杜克惡言相向,大打出手也是常有的事情。

「如果塔達林的刺客敢來的話,我單手就能擒住他。」杜克放下望遠鏡看向雷諾,畢竟後者的軍銜比他要高。

雖然在杜克看來,這伙起義軍中的軍銜簡直就是笑話,多得是不滿二十歲的年輕人擔任校官和將官,因為他們的資歷反而是最高的。而奧古斯都可以隨意地提拔他的將領,這些軍銜的含金量還沒有海軍司令部的一個參謀官高。

「說一說也就得了,你可千萬別當真,這些外星人渾身上下都是肌肉,能輕鬆地劈開你身上的那身烏龜殼。」泰凱斯哈哈大笑。

盛世阑珊 「你在笑什麼?你就是奧古斯都身邊的狗,一個惡棍,軍隊的敗類,通緝犯。」杜克勃然大怒。

「我本來就是個壞人~彼此彼此,你這條毒蛇也好不到哪裡去。」泰凱斯樂於看杜克氣急敗壞的樣子,這是他出吃喝嫖賭以外為數不多的樂趣之一。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