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日本帝國大本營,做出以臨城,徐州為中心,聚殲五戰區所有主力,打通津浦線的作戰計劃。

這就意味着,救援板垣重兵集團的任務,落在了同樣是西尾壽造的第二軍身上。

在這個計劃里,不僅在聯運港完成整補的第11師團,要向臨城靠攏。

第7.第9.第13師團,也要從蚌埠出發,向徐州挺進。

同時第14師團,在第20師團支援下,根據戰場態勢,自行選擇進攻方向。

晕染 重中之重,還是他們中間開花的兩個半師團。、

必須要挺住,不能重蹈第8師團的覆轍,在短時間內被中國軍隊消滅了。

三個人還在商量。

炮擊再次來了。

集群的炮火試射以後,一起開火。

哪怕在山下的平原,日軍士兵也覺得地動山搖。

這次來的方向,可不是川軍防守的幾個山地。

正南方的中國軍隊到了。

不僅有仿福卜斯75口徑山炮,其中還夾雜着中國政府向德國招標購買的()150口徑的榴彈炮。

「八嘎,國民政府的中央軍,他們不是只會偷襲打殘的皇軍,撿地方軍隊的便宜,他們怎麼有膽量,對着我大日本帝國皇軍兩個半精銳師團開火?」

其實日軍傳到板垣重兵集團的情報,早就表明,中國軍隊有圍殲他們的計劃。

三個師團長堅持認為。

第8師團的覆滅是前田利為佈陣出錯導致的,這是個偶然。

支那的絕大部分戰場都證明,大日本帝國皇軍沒有那麼弱的戰鬥力。

當初作為主力參與進攻郭勛祺,鄧錫候所部,照樣被他們打的沒有還手之力。

連日夜炮擊這種下三濫的手段都使用出來了。

偶爾還跟皇軍對拼上了毒氣彈,他們不知道皇軍的防毒面具配是經過特殊準備的嗎?

「牛島君,二十兵團沖着你來了,薛岳在淞滬跟皇軍交過手,他所負責的淞滬戰場撤退,因為你們師團迅捷的突入,一敗塗地,再次面對這個手下敗將,牛島君要為我大日本帝國軍人爭取應有的榮光!」

炮聲,就是山雨欲來的狂風。

三個師團聯合的指揮部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

板垣征四郎點了一支日本造的香煙,又讓一個尉官給另外兩個師團長點上。

指着地圖上的態勢,二十兵團是從台兒庄附近出發的,攻擊的方向,正是十八師團。

「板垣君,放心吧,我們師團這些天可一刻沒有鬆懈對陣地的構築,中國軍隊的炮擊,對我們影響不大,而且他們的炮彈,是打一發,少一發。我們炮兵聯隊一定已經在測算對方炮兵陣地了,等我們開火的時候,就是他炮兵師覆滅的時候!」

魯南的地形,是適合構築土木工事的。

第18師團跟其他兩個師團一起較勁,彼此評比工事質量。

牛島貞雄覺得自己不遜色於國琦登旅團和沼田師團。

對上中央軍,淞滬戰場快結束時候進入戰場的第18師團,同樣非常自信。

不管是淞滬阻擊,還是南京保衛戰,站在第18師團對面的中央軍,不堪一擊。

自信歸自信,牛島貞雄還是決定跟自己師團在一起,中國軍隊的炮彈是很珍貴的,他們絕不會炮擊一兩個小時以後,才發動進攻。

牛島師團是來支那建功立業的,察覺合適的時機,他會親自指揮戰車中隊出擊,騎兵聯隊出擊,把中央軍這個炮兵師,給消滅了,把他們的德國榴彈炮,繳獲了。

這一仗,可以說參戰的雙方,中央軍比日軍更加渴望勝利。

可以說川軍打了多久,薛岳就準備了多久的作戰方案。

薛岳在昨天下雨的時候,召集了所有團以上軍官開會,傳達動員的命令。

這是一場關乎於中日兩軍的國運之戰。

日本人輸不起,中央軍,軍委會同樣輸不起。

川軍用巨大傷亡創造了戰機,陣亡了兩個旅長,四個團長,連楚天舒,陳離兩位師長都受傷了。

全國所有的人的目光都看着二十兵團。

二十兵團不僅要贏,還要贏得漂亮。

炮擊只進行了十五分鐘。

在鬼子報復性火炮來臨之前,汽車就拖拽着火炮轉移。

關麟征第52軍朝着西路國琦登支隊防線,王仲廉第85軍沿着中路國琦登支隊和牛島師團的結合部,張軫第110師,滇軍殘部,向著牛島師團所在的東路,同時展開進攻。

衝鋒號,響起來了。

可他掩飾不了士兵們憤怒的喊殺聲。

「弟兄們,上啊,打垮18師團,活捉牛島貞雄,為我南京死難的同胞復仇!」

「殺啊,弟兄們,這是國戰,殺死小鬼子,侵略者休想在中國土地上逞凶!」

「拼了,為了國家,為了民族,為了億萬炎黃子孫不受人世代奴役!」

打日軍南線這幾個罪行累累的師團。

根本不需要動員。

賀國光模仿66軍,委託劉紫曼請了一些記者,專門派人送到各基層聯隊,講述對面幾個師團罪行。

這可不是知己知彼。

讀報,講解的軍官和記者在回顧一場場慘案時候,泣不成聲。

在鐵一般的證據和歷史下,怒火衝天的士兵們找不到地方發泄,恨不得把鬼子剁成碎塊。

滿腔的憤怒,壓抑了幾天。

今天長官一聲令下。

他們猶如出膛的子彈,跟隨着軍旗指引的方向,呼喊著,朝着鬼子陣地衝去。

望遠鏡里看着弟兄們氣勢如虹,前面的兄弟倒下后,後面的弟兄在機槍,迫擊炮掩護下,接着軍旗又往前沖。

二十兵團所謂的猛攻,並不是蠻幹。

中央軍校的畢業生大多是這支軍隊的骨幹力量。

面對鬼子機槍火力,沖在最前的弟兄們,也會爬下來對射。

掩護跟着一起衝上的部分弟兄,揚起了鏟子鋤頭,冒着槍林彈雨,幫機槍構築陣地。

等機槍陣地跟鬼子對射以後,再次衝鋒。

薛岳給賀國光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國光,讓你來二十兵團一起打短工,簡直是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決策之一,不僅川軍密切配合,郭勛祺提供了幾處撕破鬼子防線的方向,你還能幫我動員弟兄們的抗日熱情!」

「我做的這些小事,跟付出生命,跟鬼子血拚的將士比起來,微不足道!」

「都是為民族做貢獻,他們值得敬佩,你同樣值得書寫。」

「我是沾了劉湘的光,他喜歡看劉紫曼的報道,我也每篇必看,連負責給士兵們宣講日軍暴行的記者,都是劉紫曼幫忙聯絡徐州的記者,除了中央社的,還有大公報的,人家也跟隨我們一起打鬼子,隨時報道進攻的情況!」

薛岳不如湯恩伯沽名釣譽。

記者隨軍這件事他是同意的,也是歡迎的,至少弟兄的們犧牲,付出,不會被歷史埋沒。

「要不是委座需要你聯絡川軍,處理四川的政務後勤,我還真想讓人把你綁了,以後跟我一起打鬼子!」

「有緣跟你,跟川軍一起並肩殺敵,我已經死而無憾了!」

:。: 「那又怎麼樣,有錢了不起啊,我們小夜夜後援團,絕不屈服。」

小夜夜後援團的團長,挺身站了出來。

這個時候,世界的和平,就需要她來調整了。

「一千萬。」

薄涼的聲音,從慕斯爵嘴裡冒出。

下一秒,十五就拿著支票,走到了那個小夜夜後援團團長面前,遞上了一張支票。

「個,十,百,千,萬,十萬………」

後援團團長一邊數著零,一邊聲音就越來越小。

「這是什麼意思,我可不接受賄賂的。」

「這是我們家慕少,捐給你們小夜夜後援團的一點心意。」

「原來是金主爸爸啊,早說嘛,謝謝你們家慕少,對我們小夜夜的支持。」

後援團團長緊緊地握著支票,滿臉堆笑地看著十五。

隨即,她一臉正氣地掃了下其他成員,大聲道:「你們看看,這人家追星,都追到這個份上,為我們小夜夜付出這麼多,就玩兒個遊戲怎麼呢?我們難道不應該感動嗎?」

「對啊,居然為了小夜夜花這麼多錢,對小夜夜肯定是真愛。」

「可不是,一千萬就這麼捐給我們後援團,這份愛是多麼的深層,正好最近我們和對家那個low王在打榜,就是需要這種豪氣粉絲啊。」

「什麼錢不錢的,就沖他這麼衝上台,對我們夜神的愛,我們也應該支持他的。」

一時間,原本憤怒的粉絲,都用關愛的眼神,看向慕斯爵。

慕斯爵面無表情地看向旁邊不遠處的宋九月。

宋九月也正直勾勾地看著他,她真的沒有想到,慕斯爵原來是夜闌開的粉絲,難怪剛才十五說,夜闌開是商場請回來的代言人。

慕斯爵還裝模作樣地要取消簽售會,是不想自己的愛豆,被別的人染指嗎?要藏回家,自己好好欣賞?

這麼想著,一部古偶狗血霸總情節,就在宋九月的腦海里不斷地蔓延開來。

她看看慕斯爵英俊地臉龐,再看看旁邊夜闌開那張臉,畫面簡直不要太美好!

「夜闌開,要是我拐等等的時候,搞不定慕斯爵,你會為了我,犧牲你自己的色相嗎?」

宋九月眨巴著好看的桃花眼,十分認真地朝夜闌開問道。

「如果是你,我願意。」

夜闌開邪魅一笑,引得台下眾人,又是一陣尖叫。

「這個女人怎麼回事,當著自己丈夫的面,也和夜神勾勾搭搭的,成何體統?」

「就是,明明知道自己的丈夫喜歡夜神,也不收斂一點,我要是她,就應該把和夜神搭檔的機會,留給自己的丈夫啊。」

慕斯爵一聽台下的話,眼裡閃過一道亮光。

隨即,就大步朝宋九月和夜闌開的方向走了過去。

「我想和你,換個搭檔。」

慕斯爵看著宋九月開口。

宋九月原本還只是yy,現在聽到慕斯爵這麼說,不由地愣了一下。

難怪這麼多年,宋詩詩都沒有把慕斯爵給拿下,而且也從來沒有看到慕斯爵和別的女人傳過緋聞。

敢情,他是好這口?

「好啊,我就不打擾,你和你家愛豆,親密接觸。」

宋九月說完,就想離開。

然而下一秒,夜闌開再次拉住了她的手腕。 「為什麼?」霍霆均眼波蕩漾出深深的笑意。

顧汐拉起他的手:「因為我信任你,你也信任我,我們彼此信任,也彼此喜歡,可以抵擋得住風浪。」

霍霆均低頭,他的額,輕輕地貼上她的額。

彼此的氣息,交換著。

感覺,彼此的心,從來沒有像此刻一樣,那麼的靠近過。

然而,這是他們徹底交心的開始。

以後,彼此的心,會越來越近的,像融合的血液,再也分不開。

……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