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讓任意這種人皺眉,本就不是件簡單的事,當他們看見他皺着眉頭喝葯的時候,三人就忍不住想笑。

任意放下了碗,吐了口氣,眉宇終於撫平,兩個丫頭立即接過碗溜走了。

葉孤城笑道:「你這三天來已經喝了四十六服藥了。」

任意嘆道:「以後可以不用喝了。」

葉孤城道:「我一直好奇,你真的病的這麼嚴重?」

任意搖了搖頭,道:「是葯三分毒,我一直用特殊的辦法壓下了藥力,現在藥力還並沒有爆發。」

葉孤城皺眉道:「你一直壓着藥力?」

任意點頭:「對!」

葉孤城忍不住問道:「你是為了與吳明決戰所準備的?」

任意笑着搖頭道:「吳明雖強,但也不至於讓我如此對待,藥力瞬間爆發時,活人一定會被這股藥力毒死,但死人也許能被逼活。」

「你會死?」

「我已經死過一次了,這次也要再死一次。」

葉孤城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實在沒聽說過這種手段。

忽然間,一條人影從牆外飛了進來,就落在他們二人面前。

她是個女人,看來美麗而柔弱,但她的劍卻凌厲而可怕,因為這柄劍已經向著任意刺了過來。

劍光爆漲,劍光激射,任意坐着沒動,他不好動手,他沒有動手,現在也無須他出手,因為又一道劍光掠了出來。

劍光的來勢雖快,另一柄更快。劍尖堪堪已刺在任意的咽喉,最多只差一寸,劍就斷了,斷劍飛了出去。

少女退開了兩步,蒼白的臉,蒼白的唇,驚訝的問道:「你是誰?」

「葉孤城!」

少女吃驚道:「你就是葉孤城?」

「是。」

任意問道:「你又是誰?」

她冷冷的盯着他道:「一個和你做交易的人。」

任意笑道:「你要與我做什麼交易?」

少女道:「只要你替我殺個人,我就是你的。」

任意問道:「你要殺誰?」

少女沉聲道:「西門吹雪。」

葉孤城有些驚訝,也開口問道:「你為什麼想殺他。」

少女道:「他殺了我哥葉孤鴻。」

任意微笑道:「你是葉雪?」

她點了點頭,看了看任意,又看了看葉孤城道:「你們兩個都能殺西門吹雪,無論是誰殺了他,我就嫁給殺他的人。」

葉孤城收回了劍,道:「我不會為了你去殺他。」

葉雪問道:「為什麼,紫禁一戰,你本就可以殺了西門吹雪,你既然能擊敗他一次,當然也能擊敗他第二次。」

葉孤城淡淡道:「我會殺他,但只會為了我自己。」

任意忽然問道:「是誰告訴你葉孤鴻死在西門吹雪劍下的?」

葉雪道:「老刀把子。」

任意道:「他還說了什麼?」

葉雪道:「他說,當世能殺西門吹雪的只有兩個人,就是你們兩人。也是他叫我來這裏找你們的。」

任意笑道:「其實葉孤鴻並不是死在西門吹雪劍下。」

「你胡說!」

葉雪斷劍指着他。

任意道:「葉孤鴻前去殺獨孤美,遇見了陸小鳳,他的劍被陸小鳳兩指夾住,他又從陸小鳳哪裏得知,西門吹雪一劍就划傷了陸小鳳。所以覺得自己要與西門吹雪決戰,十分可笑,羞憤自盡了。」

葉雪忽然瘋狂大叫:「你胡說,你在說謊,你是騙我的……」

這時老實跑了進來,他看見葉雪有些意外,但還是沒有多管怎麼突然多出一個女人。

心里有我 「少爺,花少爺來了,馬車就停在門外。」

任意站了起來,問道:「你去不去?」

忘记你所有的好 葉孤城道:「武當冊封新任掌門大典?」

任意道:「對。」

葉孤城道:「好!」

……

陸小鳳已經來這許多天了,在這些日子裏,他也大致認出了這裏的一些人,這些人都是江湖上本已死去的人。

可是還有些人他並不認識,其中最令他在意的正是老刀把子,他實在想不到此人是誰。

大廳中氣氛很沉重,不少人都很緊張,額頭都冒出了冷汗。直到現在,老刀把子才站起來:「這裏的人都已經死了,但世上卻還有很多人該死的人還活着。該死的人沒死,現在我們就是要做一些該做的事。」

老刀把子的聲音停頓了很久,他的目光猶似刀鋒,掃在每一個人的臉上。

「這次,我們要對付七個人。」老刀把子又停頓了一下,這才緩緩開口:「武當石雁、少林鐵肩、丐幫王十袋、長江水上飛、雁盪高行空、巴山小顧道人,還有十二連環塢的鷹眼老七。」

七人的來歷與名字回蕩在靜寂的大廳中,這七人可謂是江湖上地位最崇高的七人。

有人開口了,那是勾魂使者:「任意該如何辦?」

這個名字一出,彷彿在這沉悶中又壓下了一座大山,壓的眾人透不過氣來。

老刀把子冷冷道:「他雖然不是幽靈山莊的人,但我與他已達成了交易,無論我們做什麼,他也不會插手,除非你們誰去招惹他。」

勾魂使者閉上了嘴,陸小鳳霎時聽見數人開始大口喘出了氣。

老刀把子再次說道:「此次行動若是成功,必將天下轟動,江湖側目,大家想必也隱忍了許多年了。不過我也知道,有人或許不願意參與這次行動,不願參加的人,現在就站起來,我絕不勉強。」

大廳忽然又是一陣靜寂,而老刀把子現在卻已經坐了下來,他添了杯酒,似乎正在等待站起來的人。

靜寂了半晌,突有人道:「若不參加這次行動,他日後還可不可以留在這裏?」

老刀把子應道:「可以,幽靈山莊他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問話的人似還在遲疑,但最終他還是站了起來。

隨着他站起來,陸續又有幾人站起,陸小鳳正看着這些人,老刀把子突然也起身。

站起來的人似乎就像坐下,但老刀把子卻沒理會他們,他走向了陸小鳳,開口道:「你跟我來。」

陸小鳳跟着他,在眾人的目光下,離開了大廳。

兩人剛離開大廳,身後就傳來了動靜,陸小鳳長嘆道:「站起來的人都要死?」

老刀把子淡淡道:「他們知道太多秘密了,就算我讓他們活,其他人也不會。」江寧來到約定的座位前發現並沒有人,她正疑惑著想要回撥那個陌生電話,她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江寧整個人嚇了一跳,轉身看過去,卻發現映入眼帘的是一張陌生的俊臉。

江寧剛想出聲詢問,男人就笑著先開口了,「江小姐?」

……

《奔赴》第131章我叫榮熙 …..

另外一邊,首陀部落的隊伍前

「這小子還真是命大,竟然沒死….」

看到費仁沒有在大殿內的混戰中身亡,同樣一人殺入主殿,章邯身邊的青衣老者也是目光微凝,蒼老臉龐上的遺憾神色一閃而逝。

身為首陀部落的二長老,青衣老者乃是一名頑固派,對於外界武者歷來保持著敵視態度,和章邯等人不同,因此其對於費仁這個烈陽宗弟子自然也沒有什麼好感。

忘记你所有的好 「大長老前輩。」

目光視線一掃,發現了章邯等人的位置,下一刻費仁也是縱身一躍,來到對方跟前。

眼下主殿內高手如雲,除了五大部落的人之外,外界武者也是不少,三教九流混雜,其中不乏半步武靈境,甚至真正的武靈境高手,人數差不多佔據了大半個主殿,約有上百人。

而在這些人當中,實力最弱的都是武師境九重,單打獨鬥很難生存下來,再加上先前費仁出手殺了達利部落的霍木斯,引起其他三個部落的反感。

因此,費仁亦需要和首陀部落的章邯等人聯手,以免遭到其他三大部落的針對。

「費仁小子,你來的還不算太晚。」

瞥了一眼匆匆趕過來的費仁,章邯點了點頭,語氣感慨。

對方的實力成長他一直都看在眼裡,早在祖陵開啟之初,費仁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武師境二重,然而僅僅半個多月過去,對方的元力修為便是突飛猛進,踏入了武師境六重!

「如果這裡便是當年阿茲爾的葬身之處,那麼其遺留下來的傳承,很可能便在此處。」

章邯話音落下,費仁同樣點了點頭。

雖然這一路下來,他也搜颳了不少的寶物,手中的靈戒都塞得滿滿當當,不過相比於阿茲爾這一尊武王境大能的遺留傳承,這些寶物便不值一提了。

「話雖如此,不過主殿內除了那一尊金色王座,以及兩座金烏圖騰之外,卻沒有任何寶藏傳承的跡象,十分奇怪。」

「先前,老夫也已經利用元力查探過了,主殿的地底下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密室和暗道,同時此處四周都是封閉的,如果真的有寶藏,根本逃不出眾人的眼睛….」一旁,忽必烈同樣輕撫長須,隨後淡淡道。

「原來如此。」

話到這裡,費仁也差不多明白了,現場眾人為何沒有大打出手,原來是主殿的寶藏還未現世。

「諸位,眼下寶藏尚未現世,咱們在這裡互相干瞪眼也不是辦法….」

此時,目光視線掃視四周,下一刻因陀羅也是開口提議道。

如今好不容易殺入皇宮遺址主殿,萬年前的寶藏傳承就在眼前,他自然不可能甘心空手而歸,而且這一次進入祖陵,婆羅部落也為此損失了不少人手。

如今,除了武靈境一重的因陀羅之外,其身邊的部落高手僅剩數十人,而且大部分都負有傷勢。

「因族長,敢問你有何高招?」

話音落下,主殿不遠處,一名白髮老者也是咧嘴一笑,隨後淡淡回道。

白髮老者身軀高大,此刻背負一把長劍,通體上下都是散發出一股強悍的元力波動,隱約自成一脈氣場,元力修為赫然達到了武靈境的層次,絲毫不弱於對面的因陀羅。

而在白髮老者的身邊,則是同樣跟隨著數名實力不弱的武師境高手,其中個個都在武師境九重以上。

「是清風城的城主,柳清風….」

這時,人群中也是傳來一道低呼聲,似乎有人認出了白髮老者的來歷,語氣驚訝。

「他就是柳清風?」

一旁,目光視線看向對面不遠處的白髮老者,費仁同樣臉色微訝。

關於對方的名聲,他也是有所耳聞。

清風城,和當初的黑岩城一般,同樣是大明皇朝境內的一方重城,只不過清風城是由城主府一家勢力獨尊,其城主柳清風更是一名武靈境一重的老牌高手,而且擅長劍道,實力不俗!

「很簡單,此處除了那一尊金色王座,便只有兩座金烏圖騰,寶藏肯定和這些東西離不開關係。」

「只要派出幾個人上去一探究竟即可….」

抬手指向大殿中心的王座和金烏圖騰,因陀羅又是冷冷道。

然而,其話音未落,一旁的杜清卻是語氣玩味道:「因陀羅,你不會是想讓我們幾個人當炮灰吧?」

「若是和先前殿外一樣,無意中觸碰了什麼禁忌陣法,則性命難保….」

「杜清族長所言甚是。」

不遠處,柳清風同樣點了點頭。

身為清風城的城主,其不僅實力強大,而且老謀深算,同樣知曉其中的貓膩和風險。

「呵呵,如果咱們繼續干站在這裡,則寶藏永遠都不會現世。」

沒有理會二人的質疑,因陀羅又是不緊不慢道。

…..

此言一出,杜清和柳清風也是臉色一凝,隨後不再說話,似乎已經有了些許動搖。

與此同時,除了杜清背後的剎帝部落,以及柳清風麾下一眾清風城高手,殿內其餘一眾散修武者也是有了一些心動,畢竟在場眾人好不容易殺出重圍來到主殿,自然不可能甘心空手而歸。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