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朱邪又給唐悅過去了電話,問她具體的情況,周舟他們能否回來,包裹她自己。

唐悅可以回來參賽,但是周舟他們卻不行,顏丫頭今年也要回去老家,所以人數上遠遠不夠。

電話打完,朱邪也只能在門派里尋找了,毫無疑問,雖然內門榜前四名也就那個樣子,但是沒有人手的情況下,也只能與他們進行接觸,讓他們去參加會武。

首先,朱邪來到了丹宗,在路過范無缺的住處之後,還特地去看了看范無缺,然後找到了吳天。

吳天25歲的年紀,留著八字鬍,身高和朱邪差不多,見到朱邪也是恭恭敬敬,得知朱邪的來意之後,吳天很吃驚,萬萬沒想到門派會武這樣的事情,會落到自己的頭上。

正開心著,一道聲音突然傳來。

「不行,朱邪師弟啊,門派會武這樣的爭光的事情,怎麼能讓吳天去呢。」

說話間,朱邪回頭看去,是青木風長老,吳天見到自己師父,也立刻低頭不言。

「為什麼不行呢師兄。」看著青木風從一邊走上來,朱邪發問。

青木風嘆了口氣,看著吳天說道:「吳天是以丹入道的,如今所學丹術鐵卷,也才沒多久的時間,你找他煉丹什麼的沒有問題,甚至我還非常放心,可你要他比武逞凶,那是萬萬不能的。」

「小師叔,師父說的對,我打架不怎麼行的。」吳天吞吐的低頭說。

朱邪回頭看著青木風,又搖頭說道:「那就先當做備用選手吧,現在沒人手,怎樣師兄?」

「那好吧。」

朱邪也很無語,別的師父巴不得自己的徒弟能夠表現展現自己,特別是在會武那樣的方式上,木風師兄倒好,居然這麼說自己的徒弟,弄的朱邪也很無語。

接下來,朱邪又找到了青峰長老。

這青峰長老和青木風長老的態度就是完全兩個,青峰長老聽聞朱邪要讓夏至參加儒家會武,開心非常,立刻叫人叫來了夏至。

夏至很年輕,才只有十九歲的年紀,夏至當天出生,剛好本姓又是夏,所以就取名夏至。

他是青峰長老的得意弟子,入行也比較早,所以這麼年輕才會有1500年的道行。

這是個長相俊俏的小青年,朱邪非常滿意他,再加上青峰長老支持,就確定了這個人選。

隨後,朱邪又相繼找上了黑孩兒和常遠之,他們的師父青懷長老和青林長老,也都十分支持,兩人也就此確定。

因為實在缺少人手,朱邪也不得不找上墨婉柔,讓她進行參戰,而提升到1500年道行的墨婉柔,一直都在修行道術,對於這個問題,一口便答應了下來。

至此,參賽人選暫時九人,分別是朱邪、頌臻、頌輝、唐悅、百里玄、黑孩兒、夏至、常遠之以及墨婉柔,還有吳天這個備用人選,粗略估算就是10人了,還需要再找到10人左右。

對於後續要找的人,朱邪倒是不著急了,因為過幾天肯定還會有人回來,比如那個拒絕去區域里的張培,作為去年青雲榜的第二名,今年也不知道達到了何種狀態,也是不錯的選擇,而且還有陳凡那傢伙。

對,朱邪一直惦記著陳凡那廝,那傢伙應該還會回來,除此之外,還有去年的第三名第四名,反正去年的前十名,只要能回來的,都可以拉過來,到時候缺少的人,自然就簡簡單單了。

忙碌了一天的朱邪,也終於在晚飯之後睡下了,這一覺就到了第二天天亮。

陽光從東方投射進朱邪的房間里,剛好落到他的臉上,十分刺眼。

朱邪伸了個懶腰,準備起床,卻是大門的位置,砰砰砰的聲音不斷響動,還傳來了一個熟悉的女人聲音。

氣息那就更加熟悉了,朱邪立刻直起身體,穿上自己的秋衣,大聲回應道:「別敲,來了!」

穿著拖鞋匆匆開門,眼前一道倩影閃過,是霍思思。

朱邪嘿嘿一笑,正準備說話,但下一刻腹部突然遭受到了重擊,霍思思一腳踹了上去,運用了十分的力道,直接把朱邪給踹到在了地上。

朱邪那叫一個鬱悶,還沒看清楚她的樣子,甚至沒看到她穿什麼衣服,怎麼就直接動手啊,可惡啊。

忽然,朱邪似乎想到了神色,神色緊張了起來。 「我現在懂了……」橘純一摸了摸的小肚子,將一直紅油包裹住的雞腿放進嘴裡,湯汁一縷一縷的往下流,她開心的不成樣子,要知道,隆中城宵禁一開,她就好久沒有吃過一頓好的了。

「我真的懂了……原來……大家都想擠破頭去當權貴……原來真有這麼多好處可以撈到的。」

橘純一吃的起勁,她看了一眼長羽楓,那輕紗遮面的腦子面前還擺著一碗肉沫粥,恰到好處的油光,讓這粥看起來就美味的不得了。

但是長羽楓沒有吃,而是盤腿坐著,在這個小房間里,他的食慾並不充足。

「吃呀!寧楓!白公子好酒好菜的招待我們,你不吃,那就太不給面子了。」橘純一又摸了摸肚子,但也不是撐的,就是要去摸,顯得自己很飽也在吃。

「不打緊,不打緊。」白玉堂坐在長羽楓的旁邊,將自己面前的粥放在嘴邊輕輕的吹了吹。

「要是寧公子不吃,那也就不吃了吧……不過等下我們去看台上觀望的時候,可就是要站一整天的。到時候,可就難有這樣的佳肴可以享用了。」

白玉堂看著長羽楓,長羽楓其實很鬱悶,他是要來去見蘭洛的,而不是……在這裡……吃飯……

甚至是在月牙灣還有幾千幾萬人正在受凍挨餓,和城裡,簡直是天差地別。

這簡直是!

不像話!

「真的有看台嗎?不會吧……城裡人玩的這麼開嗎?不是說第一天大魔王很危險嗎?」

橘純一驚疑的擦了擦手上的油,將白色的手巾輕輕的放在一邊。

「有的有的……五大家族的人都在那個看台上坐著,其他人都會趕到月牙灣去……」

白玉堂扇了扇子,不過表情並沒有剛剛那麼開心。

「那……我們也要去那裡?去那裡和你們一樣在那裡干看著?」

「不不不……規則是這樣的……容我跟你們講一講。要不然去了那裡,讓兩位出了洋相,那可就不好了。」白玉堂放下了有些肉沫的粥碗,用手沾了一點清水抹了嘴,在拿了白布擦乾淨,他說道:「規則是這樣的。」

「每個家族,都有輪番挑戰第一天大魔王的權利……注意,這個機會在某種程度上是只有一次,因為作為這個小團隊的一員,五大家族的每一位組織者都必須參戰。這種參戰分為布陣,通俗一點就是指揮自己的謀士具體怎麼做,相當於場外指揮,還有一種就是親自對上陣,與自己的謀士親自上陣。」

白玉堂看了一眼長羽楓,他感覺到了他的不高興,將聲音壓低了些。

「因為寧家已經相當於後繼無人了,這次的競爭,好像只有四大家族,我作為白家的人,參戰肯定是必不可少的,但是我又不想比嘛,所以出此下策咯,你們作為我精心挑選的兩位謀士,到時候聽我的指揮就是了,我會讓你們平安無事,然後我又可以順利的退出這場比賽。」

「哇……你剛剛告訴我的時候,可不是跟我們這樣子說的……」橘純一將那隻剩下雞腿骨的盤子往前推,好像要替人賣命的賄賂,她就不幹了。

那肯定不幹。

按照白玉堂的意思,第一天大魔王的誅殺,已經轉化為五大家族的「比賽」。雖然看起來滑稽又可笑,但是這的的確確是發生了的。

那些被攔在月牙灣的修行者,可是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的。

五大家族,對第一天大魔王的誅殺,那就像是一件豐功偉績,要是讓一個根本沒有地位沒有名頭的修行者獨自拿了這份榮耀,那對於他們來說,就是顏面無存的事情。

他們自發的來到這裡,參加了這場遊戲。

誰誅殺第一天大魔王,誰就是頭號功臣,其家族的地位就上升。

這是必然的,哪怕是得到了蘭洛的一點點的「遺產」,那也是不得了的事情。

「這件事情,李廬升李大人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不過,萬事萬物還需要小心……因為在隆中城的四大家族裡,都極端的低估了第一天大魔王的戰鬥力,我相信很多人都會為此付出代價。」白玉堂盯著能不做聲的長羽楓。

長羽楓其實無話可說。

事情到了這一步,原來是白玉堂需要找兩個打手去應付應付這種無聊的比賽。

五大家族在城內輪流對陣蘭洛,那個將蘭洛擊殺,蘭洛身上的神器,乃至是屍體,都會歸那個人所有。

如果真要扯到什麼規則,那就是抽籤決定順序。

白玉堂說的對,在城內的謊言,比在城外的謊言,要大的多。

就像是城內撤離了所有人,但是其實五大家族的人都圍坐在那裡,原以為第一天大魔王天下人共誅之,但是其實也是五大家族的事情罷了,隆中徐家一夜之間消亡,便是最好的證據。

但是,長羽楓的臉陰沉的嚇人,這讓白玉堂也有些不太好意思再講下去。

而長羽楓臉色凝重,並不是知道自己可能會成為白玉堂的「打手」,幫他在五大家族的面前交代任務,而是因為,他知道蘭洛的危險程度,絕對高於任何人所見過的敵人。

白玉堂喝茶,橘純一也見長羽楓一聲不吭,不知道該怎麼辦。。 獵鷹早已偏過頭去,而羅天,直勾勾的看了幾眼后,也是收回了視線,乾咳了兩下:「那個……早啊,早飯想吃啥?我去做。」

「不是太餓,不過,上次吃的那個小米粥加肉包子我好久沒吃了。」

庄臨月嘴饞了,小臉帶着笑意看着羅天,那表情很明顯,我想吃了,還不趕緊去做。

見狀,羅天也是微微一笑,二話沒說,跑去了廚房。

有着母親的幫助,很快就做好了飯。

吃飯期間,羅母時不時的給庄臨月遞過去包子,已然是把這女孩當成了親人。

羅天沒有注意到母親的小心思,他只想要早點把極品胡蘿蔔種子種下去。

用靈水澆灌,十日內必然能夠成熟。

只是這奇怪的現象,不能讓任何人知曉。如此一來,最合適的地方唯有世外桃源那裏了。

不僅僅可以種植極品胡蘿蔔,還能趁機修鍊。

次日晚上,羅天只帶着小聖,重新來到這片世外桃源。

小聖本來是回山裏了,可不知道什麼時候偷摸著溜回來了,羅天很是無奈。

但也沒辦法,這小傢伙和他一起生活了這麼久,早就習慣了羅天的存在,離開太久,肯定也不太適應。

不過,小聖溜回來,羅天也很開心,乾脆就帶着它一起去。

而現在,以羅天的實力,單獨出門,獵鷹是無法發現他的。

……

世外桃源之地。

羅天蹲下身來,手掌透過不知名的野草,捏了捏這裏的泥土,還挺鬆軟,很適合種東西。

主要是別處高低不平,收拾起來比較麻煩。

不再猶豫,隨即取出帶過來的鋤頭。

羅天鋤地有着自己的法門,畢竟從小就耳濡目染,還親自去做過這些。

種過一些中藥,自然對鋤地手到擒來。

時間不等人,這一片地算是收拾完畢了。

羅天毫不猶豫的取出了一百顆極品蘿蔔的種子,種在這本就不怎麼大的地方。

然後輕車熟路的配置靈水,好用來澆灌這些種子。

只是在配靈水的時候,有一點點的心疼,這可是需要月宮晨露進行稀釋啊!

這一百顆種子所佔面積的確不大,可對月宮晨露的需求不小。

「種子快快長大吧,以後的修行,就看你們的了!」

羅天一邊種植,一邊喃喃自語道。

他越來越覺得實力要儘快提升,這樣才能應對某些事情!特別是風雲會,要時刻小心。

做完這一切,天還沒亮,羅天打開了手機。

目的明確,就是要看看木須靈花,此物能夠源源不斷的產生靈氣。

除此之外,還有一定量的湖心靈水。

兩者倒是能配合使用,只是靈氣外露,效果肯定會大打折扣。

羅天不急着使用,先看看能不能在群里搶到陣法的紅包吧!

當然,如果沒有,也不能強求。

看了看信息,發現玉兔精給他發消息了,正要去回復玉兔精。

此時,玉兔精新的私聊信息傳來!

「大妖姐姐,本兔想你了,都那麼久了,姐姐都不主動說話的!哭唧唧!」

羅天眼睛盯着屏幕,這兔子太可愛了吧!

居然還用自己的自拍照作出了快要哭出來的圖,真讓人心疼。

「玉兔妹妹,是不是需要沐浴露和香皂啊?」

北木南森 羅天緩過神來之後,就回復了這麼一句。

正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他也能猜到一些。

「對呀對呀,大妖姐姐,你真是很聰明呢!我這裏存了兩千滴月宮晨露了,先發給你吧!」

正如玉兔精說的那樣,她真的覺得大妖姐姐很聰慧。

她一說想姐姐了,姐姐就能明白。

所以她不再猶豫,先行把月宮晨露轉過去。

羅天一看這情況,表示無奈。

這段時間本打算在這裏修鍊呢,看樣子不行了。

還要去縣裏一趟,進購一些東西。

之前存放在儲物空間中的東西,都消耗的差不多了,是該進一批貨了,別到時候有女妖精上門,沒貨了,那不錯失寶貝了嘛。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