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小暑,她願意獻上自己還剩下半條的生命。

至於那小蛟蛇,她若是能活下來,一定會想方設法把龍骨還給他,若是活不下去,那就……下輩子吧。

她早就紅了眼,只要是能救活自己孩子的,不管是什麼,她都願意承擔。

術法很順利,龍骨與小暑意外的契合,言清喬力竭氣垂,看著懷裡嗷嗷待哺有了精神的小暑,眼淚又止不住的落了下去。

她甚至都沒辦法追究這龍骨龍血來自於哪裡,就要死在這異鄉異世了。

不對,她還會回來的。

以另外一種方式,另外一個人,另外一種情景回來。

給自己起算的最後一卦,她竟然算到了六年後,龍骨龍血回到了他們該回的地方,小暑也平平安安。

但她自己,不可避免的還是耗費了半條命。

就像是個輪迴。

人的一生命數,都是由老天爺計算好的,從什麼地方拿了什麼東西,等價或者加倍的,要從另外一個地方還回去。

言清喬一直在昏沉的死前,心裡的念頭也只是平靜。

有兩滴眼淚落到了她的臉上。

陸慎恆的氣息靠在耳邊,顫抖的聲音幾乎晃著她整個心神。

「求你快些醒來吧……」

「我不想你走上輩子的路,可是好像無法避免,似乎我們都走回了上輩子的回頭路……」

「喬喬,快些醒過來吧,我已經……無法承擔再一次失去你了。」

言清喬驀的睜開了眼。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廉價的賤女人

可是!

為什麼顧斯年這個魔鬼還是不放過她?

顧斯年一聽到那個孩子,臉上的表情明顯崩裂。

「那個病秧子已經死了,你還留著他的種做什麼?你是我顧斯年的女人,我怎麼可能讓你懷著別人的孩子!」

男人冷血的說著這些話。

那冷蔑的樣子,就好像他拿掉的不是一條小生命,只不過是一隻阿貓阿狗一樣。

「你這個瘋子,魔鬼!」

「沒錯,我就是瘋子,我就是魔鬼!我為了得到你不擇手段!可那又怎麼樣?老天爺不還是站在我這邊,他的女人在我的手裡,他那沒出生的孩子也死在我手裡。他在那場大爆炸裡面死無全屍,而我好端端的活著,當著人上人!」

顧斯年狂妄的說著這話,突然惡狠狠的盯著蘇蘇:

「蘇蘇,你在我身邊待了整整五年,應該很了解我才對!我得不到的東西,就算毀了也不會讓給別人。」

蘇蘇聽到這威脅的話語,非但沒有害怕,反而冷冷一笑。

好像等這句話已經等了很久了。

她對厲司景犯下了不可原諒的錯,她沒有保護好他們的孩子……

這些年,她活在愧疚之中,真的好累。

如果顧斯年要毀了她,也正好結束這一切。

她好想她的孩子,想去見她……

顧斯年看著蘇蘇閉上雙眼,一副英勇就義的樣子,頓時怒火中燒。

他一把抓起她的衣襟,生生將她拽到了面前,表情猙獰:「你很想死對不對?你想的太美了,你這麼想死我偏不讓你死。我要你乖乖的待在我身邊,看著我怎麼整死那個小白臉!」

說完,他大手一揮,直接將蘇蘇甩到了沙發上。

蘇蘇被摔的七葷八素。

一聽說顧斯年要動厲司景,一下子就急了。

她爬起來就沖了上去,橫在了他面前,「你給我站住,顧斯年,你敢動他我跟你同歸於盡!」

「同歸於盡?呵,看樣子,你對那個小白臉是動了真心了?」

察覺到這一點之後,顧斯年瞬間暴怒。

如果蘇蘇只是玩玩,他或許還沒有那麼生氣。

可現在發現她動了真心,這對他而言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畢竟,在其他女人的眼中,他就是個鑽石王老五。

出身高貴,相貌英俊。

多少女人對他趨之若鶩?

可他這五年卻只對蘇蘇一個人上心,其他女人根本就不放在眼底。

誰知道,他把人家當成眼珠子,人家只是當她是個冤大頭。

放著他這個鑽石王老五不要,喜歡上一個一無是處的吃軟飯的小白臉。

「很好!很好!我現在就去把那個小臉的皮扒下來!」

顧斯年扔下狠話,轉身就走。

蘇蘇僵在原地,心慌到了極點。

不可以。

她不可以讓他傷害阿景!

蘇蘇驚慌的左右張望了一番,突然看到床邊的水果籃裡面放著一把水果刀。

她心一橫,一把抄起水果刀,尖叫著朝著顧斯年的身上扎了過去。

噗呲!

一聲悶響。

匕首捅傷了他的後背。

尖銳的刺痛讓顧斯年哀嚎一聲,他不敢置信的轉過身去。

就看到蘇蘇驚恐的瞪著他,眼神決絕:「不准你傷害他!」

顧斯年伸手摸了一下右肩。

手掌上滿是鮮血。

他痛苦的捂著肩膀,「蘇蘇,你敢對我動刀子?你找死!」

他怒吼著,反手一巴掌用力的抽在蘇蘇的臉上。

因為憤怒,這一巴掌沒有任何的收斂,直接將她打翻在地上。

蘇蘇只覺得頭暈目眩,耳朵嗡嗡作響,半天爬不起來。

「賤女人,給臉不要臉是不是?」

顧斯年顧不得肩膀上還有傷,便朝著蘇蘇撲了過去,「之前我對你太好了,給你臉了。從今天開始,你在我眼底就是個廉價的賤貨,就是我發泄的工具!」

怒吼著,他伸手就開始撕扯蘇蘇的衣服。

站在門口的顧兮兮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她吼了一聲,踹開門就沖了進去:

「顧斯年,你個王八蛋,給我住手!」

墨錦城擔心顧兮兮受傷,也飛快的跟了進去。

顧斯年一回頭,看到他們兩個之後,表情明顯僵住了。

他停下了施暴的動作,語氣嘲諷冷漠:「沒想到墨三少還有偷聽牆角的習慣啊?」

墨錦城不動聲色的將顧兮兮護在身後,冷蔑的道:「至少我沒有對女人動手的習慣。」

顧斯年知道他在暗示什麼,突然冷哼,「蘇蘇是我的女人,你最好別多管閑事。」

「別人的家事我沒有這個閑工夫管,我只是想提醒一下你,你肩膀上的傷可不輕,再不去處理,會失血過多的。」

顧斯年一驚,扭頭一看。

果然發現右肩那一塊衣服已經全部都被鮮血給染紅了。

剛剛他氣暈了頭,根本就沒有察覺到痛。

現在經過墨錦城的提醒,又看到了這一片血紅,瞬間就感覺到頭暈目眩。

「讓蘇蘇等著,我不會讓過她,也不會放過那個小白臉的。」

顧斯年扔下狠話,轉身捂著肩膀就跑了出去。

顧兮兮連忙衝到了蘇蘇的面前,一把將她扶了起來。

蘇蘇原本漂亮細緻的臉,此刻腫的老高,嘴角還掛著血絲。

她似乎傷的不輕,想爬也爬不起來。

她只能艱難的抓住顧兮兮,「兮兮,快點,快點去通知阿景……讓他快走!」

顧兮兮連忙寬慰,「你別擔心,顧斯年已經走了。」

一聽到顧斯年已經離開,蘇蘇緊繃著的神經一下子就鬆懈了。

緊繃著的那口氣一松,人就暈了過去。

顧兮兮想要將她抱上床去,可是力氣不夠。

只能看向墨錦城,「還愣著幹嘛,過來幫忙呀!」

墨錦城從來不跟別的女人接觸過密。

可這次是顧兮兮的要求,他即便不願意,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前。

正要伸手去碰蘇蘇,突然從他的身後閃過來一道高大的身影。

不是厲司景又是誰?

他搶先一步將蘇蘇打橫抱了起來,然後放到了病床上。

全程都沒有說一句話。

「哥,你來了?你沒事吧?」顧兮兮一看到他就湊了上去。

上上下下的將他打量了一番,確定身上沒有任何傷口,這才鬆了一口氣:「沒事,你沒事。」

厲司景坐在床邊,一語不發,彷彿沒聽到自己說話似的。

文學網 林楊看向眾人:「諸位,考核暫停,我們得先把外敵給解決了。」

「是,教皇!」

五百架偵測器從艾爾之盾上的機庫陸續飛出。

偵測器一進入太空便進入了隱形狀態,如深空中的幽靈,向蝸牛文明的艦隊以及其下屬文明飛去。

然後是兩百架先知進入北辰星系外圍部署靜滯結界。

玥繁 林楊看着星圖上那成片的紅色,心裏十分不舒服。

「諸位,對於吞併蝸牛文明,你們有什麼快速的方法。」

林楊摸索著下顎。

「這艾爾星雲畢竟是我們未來的家。

而我們的戰艦威力又太大,把星球搞爛了最後也是我們的損失。

所以艾爾之盾上的很多武器都用不了,戰艦最多出動航母級別的。」

阿塔尼斯:「教皇說的對,這場戰我們必須得控制好分寸。

對於宇航文明我建議主戰場在太空進行,這樣可以減少對行星的破壞。

至於剩下的核後文明,則派遣地面部隊,可以精確清理蝸牛文明殘餘勢力。」

「好,暫時就按照這樣的戰術。」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