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這驅蟲術真的修鍊成功,再加上陳長安擁有的一百多巨蜂,只要操控得當,其發揮出的整體實力並不弱於玄天魔蛛了!

而且,如此多的巨蜂,就算無法造成太大的傷害,對敵人進行襲擾,那也是不錯的選擇!

原本打算將那些蜂卵出售的陳長安,在有了驅蟲術后,立刻改變了主意。

但是,這魂識的要求,卻難住了陳長安。

「吱吱……」

熟悉的聲音,從遠處的水面傳來。

玄天魔蛛直接躍出水面,重新站到了玄蛇龜的背後。

看到玄天魔蛛失望的表情,陳長安也無奈地搖了搖頭。

上次經過這裏時,他們還被一群黑鱵魚進攻。

可到了這次,一路上風平浪靜,連魚鱗都沒看到,玄天魔蛛更是直接下海底去找了一圈,同樣是一無所獲!

這次島南之行,陳長安有很大的收穫,食物也存了不少。

不過,有玄天魔蛛和玄蛇龜這兩個「大胃王」的存在,陳長安的存貨,也維持不了多久。

「沒有就算了,我們回家休整一段時間,等你養好了傷,去近海找找看!」

陳長安笑着說道。

「吱吱!」玄天魔蛛點了點頭。

片刻后,一人三獸從北岸登陸,繼續行進了十幾分鐘的時間,陳長安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安全屋!

雖然離開的時間並不算長,但卻給陳長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當初,他認為自己已經做了十分充足的準備,直到與那千霜齜螂相遇,這是陳長安到御獸世界以來,碰到過的最強大對手!

幸好關鍵時刻,小綠爆發,直接強殺了千霜齜螂,否則陳長安現在早就被那六品凶獸給消化了。

雖然保住了性命,但損失也是相當慘烈,小綠初始化,之前的晉陞只保留了部分,實力也直接清零。

如果不是玄天魔蛛恢復得快,就算滅了千霜齜螂,後面的玄蜂,以及三目獸等凶獸,他都是無法應對的!

幾乎每一次外出,都是險象環生。

陳長安也似乎習慣了這樣緊張而刺激的節奏。

安全屋的小院裏,一切如常,陳長安回來的第一件事,先去廁所里痛痛快快地方便了一次。

等他出來時,玄天魔蛛等三隻戰獸,已經進入獸圈休息了。

陳長安走到獸圈前,輕輕打開獸圈,玄蛇龜將身體全部縮在龜殼之中,不知道是真的是睡著了,還是在裏面做着什麼。

而玄天魔蛛則大大咧咧地躺在地上,八腳朝天地酣睡着。

蒼日兔那雪白的一團,趴在獸圈最裏面,也是緊閉雙目。

「這傢伙,睡了一路,還在睡!」

陳長安躡手躡腳地走到最裏面,單手提着蒼日兔的耳朵,就將它提了起來。

「嗚……嗚……」

蒼日兔睜開迷離的雙眼,本想掙扎一番,來個兔子蹬鷹,但在看清對方是陳長安后,又放棄了掙扎。

它這個移動的倉庫里,放着陳長安的半個身價的物品,包括四級安全屋的升級圖紙等物,所以,陳長安要帶着它進屋,方面拿去蒼日兔空間里的物品。

「嗚嗚!」

被打擾了清夢,蒼日兔的心情自然不好,但對方是它的御獸師,它也只得忍受下來。

「張營長,想向你諮詢些事情!」

「陳老哥客氣,在下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張瑤的回復向來都是最快的。

「你知道金絲楠木么?還有水石英晶!」

陳長安沒有任何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金絲楠木在我們白樹高地的西南方向發現過,不過極難砍伐,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

金絲楠木作為高級木材之一,堅硬無比,必須要鑲嵌綠晶石的靈能斧子才能砍伐。

「我可以給你提供所有消耗的綠晶石,而產生的人工費,你可以開個價錢,只要合適,都沒問題!」

「實不相瞞,現在營地別的不缺,就是少一些武器裝備,不知陳老哥那……」

「飛蝗連弩還需要麼?」陳長安問道。

這武器是從二級銀寶箱中開出的,陳長安這次在島南撿到的幾十個銀寶箱裏,直接開出了五架飛蝗連弩!

「若是有這個,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用它進行防守,三品凶獸都已經絲毫不用擔心了!」

如果能用幾百份金絲楠木,換一架飛蝗連弩,對她來說,確實很值!

其實,砍伐金絲楠木,最大的問題是消耗,他們可沒有那麼多的綠晶石用來消耗的!

「那水石英晶呢?」

陳長安並沒有談金絲楠木的價格,而是話鋒一轉,又問了水石英晶的事情。

「這一般是在河水水底,或者海底會出現,想要開採的話也有一定的難度!」

「需要消耗的綠晶石,也可以由我來提供!」陳長安說道。

「這……那您要多少?」

想要升到四級安全屋,需要一千份金絲楠木板,也就是兩千份金絲楠木,還有五百份的水石英晶!

「兩千份金絲楠木,五百份水石英晶!」

「啊?這麼多?」

其實,張瑤已經做好了心裏準備,每次陳長安找他收購物品,這數量都不會太少。

可這一次實在是有點多!

兩千份金絲楠木,這需要整個營地人,不眠不休近百個小時才能完成,還有五百份水石英晶……

這麼多東西,如果是一架飛蝗連弩,那絕對是血虧!

但與張瑤交易的是陳長安,那就另當別論了,就算是虧一些,她也會答應下來。

「這次是有點多,但不是特別急,我拿五架飛蝗連弩交易,另外先給你五百顆綠晶石用着,如果不夠,隨時聯繫我!」

聽到陳長安的話,張瑤整個人再次愣住。

五架飛蝗連弩,這對她來說根本不敢想像。

畢竟,有多少人能夠獲得五個二品銀寶箱,並且還要有足夠的運氣打開!

其次是這五百顆綠晶石,那可是五百隻三品凶獸!

三品凶獸,超過兩隻,對現在絕大多數的營地,都是滅頂之災!

「他的是實力究竟達到了怎樣恐怖的地步!」

張瑤近期不斷帶着靈狐獸四處殺怪升級,認為自己的實力足夠強大,距離陳長安已經不算遙遠了!

然而,這現實,實在太殘酷了! 老婆婆的眼光掃過韓筱夜,陰陽怪氣地說:「小丫頭,如果我愛的男人對我,有你愛的男人對你的十分之一,我也不會一個人在這裏守着這片桃林了……!」

韓筱夜一怔,莫名生出一絲酸楚。

不知是為老婆婆,還是為她自己。

老婆婆輕飄飄地從樹上落下,不偏不倚,落在韓筱夜身前。

「你想走的話,我不會攔着你……」老婆婆一臉孤傲。「但是我要告訴你,一旦離開了我這裏,你的眼睛永遠不會好起來!你不僅再也看不清這個世界,也再看不清你愛的那個人,更會變成一個連自己都照顧不了的廢人!」

韓筱夜悄悄握拳,心裏像火燒一樣。

可是,她的聲音依舊平靜:「那麼,以後這段日子,要麻煩你了!」

老婆婆眼光輕輕落向別處,臉上浮現一層凄涼的神色。

「幾千年了,你是第一個肯留下來陪我的人!」

她的聲音淡淡的。

几度曾经 聽在韓筱夜耳朵里,卻格外沉重。

韓筱夜就這麼在桃林住了下來。

老婆婆每天都會定時醫治韓筱夜的眼睛。葯分兩種,一種內服,一種外敷。不知是不是受了這桃林的靈氣感染,無論是內服的葯,還是外敷的葯,都散發着清幽的香氣。

除了治療的時候,老婆婆幾乎不和韓筱夜說話。

更多的時候,老婆婆喜歡躺在某棵桃樹上,一口接一口地喝自己釀的桃花酒,清醒的時間少,醉意熏熏的時間多。

直到有一天,韓筱夜拿出口琴,慢慢悠悠地吹了起來。

一曲完畢,桃林里傳來一聲蒼老的輕嘆。

「小丫頭,你剛才吹的是什麼曲子?」

老婆婆閉着眼睛,臉上的皺紋微微一顫。

韓筱夜放下口琴,搖了搖頭,眼光有些蕭索:「我也不知道……是很久以前,一個人教我的……」她彷彿在思索什麼,思緒飄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

老婆婆忽然笑了起來:「你現在心裏一定恨透了我!」

韓筱夜揚眉:「哦?」

老婆婆驟然大笑:「你在怪我!怪我絆住了你,讓你無法去找你的心上人,讓你困在這裏,哪裏也去不了!」

韓筱夜微一低頭,沉默一秒,說:「你說的……一點也沒錯!」

老婆婆怪笑一聲,拿起酒壺狠狠喝了一口。

「在這裏的每一分每一秒,我的心都彷彿在被烈火焚燒……我擔心着我的族人,擔心着星辰……擔心他們在我看不見的地方,飽經折磨,歷盡風霜……可是……」韓筱夜的眼光沉了下去:「在怪你的同時,我也感激着你!」

老婆婆的手微微一頓:「哼!感激我?」她不屑地白了韓筱夜一眼。「小丫頭,你壓根不需要感激我!我醫治你,並不是我本意,只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

韓筱夜毫無芥蒂地一笑:「即使如此,我依然會感激你!因為,我能感覺到,你在用心地醫治我的眼睛!或許,在你自己沒有察覺的時候,你已經把我當成了一個朋友,不是嗎?」她看向老婆婆,嫣然一笑。

老婆婆慢慢地睜開醉眼朦朧的雙眼,一頓,沙啞地說:「朋……友……?」

正是:

午後的陽光緩緩照進陽台

鬧鈴的聲音一連串地響起

睡眼惺忪的我翻了個身

把頭藏在厚厚的被子裏

又是一個令人疲倦的冬日

彷如昨日,仿如明日

兜兜轉轉,周而復始

睡夢中夢到了誰

夢醒后又要面對什麼

我關了鬧鈴不願去想

一直在匆忙的時光里拚命奔跑

在這一剎

竟失去了「起床」的勇氣

多想撥通電話

請半天假

遠離俗世的喧囂

遠離凡塵的紛擾

在陽光的照耀下

懶懶地睡一整個下午

讓時光慢下來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