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中心的空間,因為三大至高神的戰力,早就被撕碎成了一片虛無。

能夠看到,洛天雲的星辰之劍擋住了雷帝的戰斧衝擊,而楚秦的不動明王劍,直接擊碎了雷帝左心口的金屬外殼,順利地刺入了他的軀體之中。

「成功了!」石尋道,石瑤,洛依依,楚秦,皆是一臉的興奮道。

「不!即便本帝死了,你們都要陪葬!」雷帝傀儡,爆發除了可怕的顫音。

下一秒,雷帝傀儡的身上,綻放出了璀璨的光輝。

「不好,它要自爆!」洛天雲話音未落,伴隨著一陣恐怖的炸音,雷帝傀儡由內而外地炸裂開來。

至高神爆炸的能量讓所有人都是恐懼起來,而楚秦將最近的石瑤和洛依依,護入了身旁,緊接著他想瞬移至九龍護罩,將小舞她們一併保護住。

然而,這時爆炸的漩渦已經到來,楚秦不得已,只能首先護住石瑤和洛依依,幸好關鍵時刻,洛天雲的手掌放大將九龍護罩抓了過去。

而就在這時,湖面的雷電消失了,形成了一道空間漩渦,將所有人都捲入其中。

楚秦雙手分別抱著石瑤和洛依依,閉上了眼睛,至高神的爆炸,連他都有些難以承受。

不知過了多久,楚秦在一片大陸上,迷迷糊糊之中睜開了眼睛。

(本章完)這個震耳欲聾的低吼聲在海島上回蕩,久久不絕。

陳凌聽着這個聲音,感受到了這些隊員身上驚天的氣勢,心中不由生出一股自豪感。

這些強悍的傢伙,都是自己親自訓練出來的,每個人都是強者中的強者,從中隨便拎出來一個,都比老爹,老貓,蠍子等人都要強悍。

毫不誇張地說,他們都是兵

《基地簽到三年,成為全球特種之父》第1358章:只有數字 從國家數據中心複製存放數據存儲設備,在拉回未來科技總部后,交給了專業人員進行了保護處理。

隨後李舟讓唯希安排了一架空天飛機將這些數據存儲設備轉運到諾亞方舟六十號上的數據中心。

一個月後的一天,未來科技大廈里辦公的部分員工驚奇發現,日常上下班都會打招呼的人工智慧唯希今天怎麼不和以往一樣打招呼了。

沒人提出來還好,一個人提出問題后,所有人都也明白了為什麼今天總感覺少了一點什麼。

原來是人工智慧唯希的聲音。

此時,唯希正在將自己的主體傳輸到諾亞方舟六十號上面,在諾亞方舟六十號上面,現在有一個更大更強還是全新的家。

至於未來科技大廈地下的第一代光子超級計算機,等唯希將本體全部轉移到新家后,這個待了十幾年的光子超級計算機就會成為歷史,最後隨著藍星一起風消雲散。

一個多小時后,李舟的私人實驗室里,唯希的聲音再次在這實驗室內響起。

「老闆,新家的感覺太棒了。」

焦急等待了一個多小時的李舟,再次聽到唯希的聲音,安心的笑了。

「好!好!好!」

激動的李舟,連說了三聲好!

「老闆,唯希就位,諾亞方舟六十號全面完工,隨時可以啟程駛離危險區。」

唯希所說的危險區正是太陽系。

唯希就位,意味著諾亞方舟六十最後的工程完工,這李舟是知道的。

所以對於唯希剛剛的彙報,李舟絲毫不自覺的驚訝。

李舟左手托著腮幫子,右手不停的玩轉著我的那支隨我「上刀山下火海」的小小圓珠筆。

「唯希,通知臨時聯邦,諾亞方舟六十完工,首批諾亞方舟隨時可以揚帆起航。」

「收到*:??(?′?`)??:*」

在唯希向臨時聯邦彙報了諾亞方舟六十完工的情況后,下午四點半李舟收到了來自臨時聯邦的短訊。

【三日後,啟程!請及時合理安排人員登船。】

消息的內容很短,但是這並不妨礙它的重要性。

收到來自臨時聯邦的消息后,李舟第一時間讓唯希發起了未來科技全員線上會議。

第一時間進入會議中的員工們,偶爾還聽得到有一些雜音。

用了短短不到五分鐘,無論此時在何地的未來科技員工,全部上線!

這一刻,所有人都期待了五年,而這場會議事關到全家的生命和未來,沒有一個人不敢不重視。

「各位未來科技的員工們,大家下午好。」

李舟停頓了一下,語氣沉重的繼續說道:

「當醫院手術室的燈由紅變為綠時,當門外那緊張而沉悶的氣氛被一聲開懷的笑聲打破時,當我們發出第一聲如生命的吶喊般的哭聲時,我們就有了一種至高無上的權利一一生存的權利。」

「而一顆無意間將要闖入太陽系的中子星,卻要無情的剝奪我們生存的權利!面對無情的中子星,人類毫不屈服,我們打造一艘接一艘的諾亞方舟,載著我們尋找新的家園,繼續追尋生存的權利。」

「就在不久之前,首批諾亞方舟飛船全部竣工,其中就有我們未來科技的諾亞方舟六十號宇宙飛船。而就在剛剛,我收到了來自臨時聯邦的最新消息,三天後,首批諾亞方舟全部啟航。」

「按照之前的通知,每一個人都可以攜帶不超過50kg的私人物品,現在……請所有未來科技全體員工放下手中的所有工作,回去整理行李,然後明天帶著你的家人到公司三公裡外的一號倉庫所在機場集合,明天未來科技的十二架空天飛機將會依次載著所有人登上我們的飛船諾亞方舟六十號。」

「在這裡,我再一次提醒一次各位未來科技的員工,請務必不要忘記公司下發的宇航服!沒有宇航服,是絕對不允許登上空天飛機的!」

「我要說的都說完了,所有人都回去準備準備吧,如果遇到了任何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隨時和唯希聯繫。」

結束線上會議后,李舟無力的躺在躺椅上仰頭髮呆。

實驗室里,李舟就這樣安安靜靜的發了一個小時呆,隨後起身拿起外套,最後看了一眼這陪伴了自己十幾年的實驗室。

「走了,走了。」

李舟不舍的搖了搖頭,晃晃悠悠的離開了實驗室。

此時,整個未來科技大廈里,除了還在外面等候李舟的周松四人外,空無一人。

李舟看了一眼周松四人,關心的問道:「家人都安排好了嗎?」

「都安排好了,隨時都可以登機。」

四人異口同聲的回答李舟。

李舟點了點頭,隨後說道:「既然如此,你們也跟我一起最後再轉一圈公司吧。」

從自己的辦公室,到研究人員們的實驗室,再到二樓的食堂,15樓的超大型會議室,最後到大廈的樓頂。

樓頂上,天色漸暗,李舟撫摸著已經生鏽的中央空調外機。

「走吧。」

李舟的語氣中充滿了無奈,一手打下來的未來科技,若不是無奈,誰會願意捨棄呢?

道不盡的艱辛,道不盡的辛酸;道不盡的無奈,道不盡的無力。

好不容易一步一步艱辛地走過來,承載了多少年的夢想,到最後一切都化為泡影,一點幻想都沒有留下。

而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費,一切都只能從頭再來。

可是,沒有了腳踏實地的感覺,從頭再來談何容易。

第二天,李舟和家人一大早趕到機場的時候,直接驚呆了。

只見飛機場上,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

現在才早上五點半啊!李舟以為自己來的夠早的了,現在看來,合著自己和家人們才是最後到的啊。

不知道是誰帶頭喊了一聲老闆來了,一時間整個飛機場上的所有人目光都轉向看像李舟。

「老闆,從昨夜凌晨開始,就已經陸陸續續有人到機場了。」

周松在李舟耳邊小聲的說道。

拿到話筒的李舟,開口對飛機場上準備登機的所有人說道:

「各位,請拿著你們的智能手環,有序登機!諾亞方舟六十上面,你們每個家庭的房間都已經分配好了,所以你們完全不用擔心誰先誰后,那麼,請讓你們的孩子和老婆先登機好嗎?」

說完,李舟又補充道:「我會最後一個登機。」

7017k 沈初有些驚訝,看著走過來的傅言,抬腿直接走過去:「你怎麼過來了?」

她不是說了,他手受傷了就不要過來接機了。

傅言伸手牽過她,低頭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想你。」

他說著,才抬頭看向顧景文,「這位是?」

機場人來人往的,身旁還有兩個認識的人,傅言突然就低頭親下來,沈初有些不好意思,「這是顧景文,我的大學同學。顧景文,這是我男朋友,傅言。」

傅言看著顧景文,上下打量了一番:「顧先生,你好,我是沈初的男朋友。」

傅言在打量著顧景文,顧景文也在打量傅言:「你好,傅先生,我們好像在哪裡見過。」

傅言挑了一下眉:「是嗎?」

他說著,笑了一下:「那可能是因為我的臉比較大眾吧。」

沈初在一旁聽著,不禁拉了一下他的手。

顧景文也笑了一聲:「傅先生真是幽默。」

顧景文說完,看了一眼沈初:「沈初,我們留個聯繫方式。」

沈初看了一眼傅言,對方正似笑非笑地打量著她。

她有些心虛,可這已經是顧景文第二次問聯繫方式了,她也不好拒絕,只好拿出手機,掃了顧景文的微信碼。

顧景文收起手機:「那我先走了,改天有空聯繫。」

臨走前,顧景文又回頭看了一眼傅言:「傅先生,我們確實見過。」

他記性不錯,大學的時候,確實見過傅言。

沈初聽著顧景文這話,不禁挑了一下眉,偏頭看向傅言:「你們認識?」

傅言哼了哼:「這可是你的大學同學。」

他怎麼會認識。

沈初囧了囧,只好轉移了話題:「你手受傷了,怎麼還過來啊?」

「楊秘書送我過來的。」

沈初笑了一下:「楊秘書可真是盡職。」

傅言低頭睨著她:「回去,就只能讓寶貝開車了。」

沈初看了他一眼,轉頭看向一旁的付文佩:「付秘書,傅言開車過來了,你和司機先回去吧。」

見傅言來了,付文佩自然也就識趣,不再打擾兩人小別再見了:「那我先走了,沈小姐、傅總。」

「好,辛苦了。」

付文佩笑了一下,轉身拖著行李箱先走了。

付文佩一走,沈初就聽到身側的傅言問自己:「顧景文好像是京潤顧家的二少爺,寶貝的大學同學,挺厲害的。」

沈初聽出了他話裡面的酸味,被逗笑了,偏頭看著他,故意說道:「確實是挺厲害的,我們班上的同學都挺厲害的。」

傅言嘖了一聲:「長得也挺帥的,追他的女生不少吧?」

沈初終於忍不住,直接就笑了起來:「傅言,你有沒有聞到一股酸味啊?」

傅言自然是聽出了她故意的,牽著手的手微微一緊,他將人往自己身上拉近了幾分,低頭低聲說道:「有嗎,我聞聞?」

他說著,真的一本正經地在她的身上四處嗅著。

茜泉 沈初鬥不過他,抬手推了一下他的臉:「你自己打翻了醋罈子,還聞不到酸味啊?」

。。 「啊!差點兒給忘了!」

猛地拍了一下腦門兒,沈懷琳又端著一臉諂媚的笑,「我來是想……在你這裏采採風。」

「採風?」

「就是在你這裏兼職幾天,感受一下工作的氛圍。」

沈懷琳當然不能告訴他,自己用他們兩個為原型,畫了耽美漫畫。

不然依着他那個龜毛的性格,怕是要惱羞成怒。

這件事,得悄悄的,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風險。

「你也知道,我們沈家雖然不如霍家,但是在連市,也是首屈一指的家族。我爸年紀一年比一年大,早晚有一天,公司是要交到我的手上的。在那之前,我得先做好準備,總不能接手之後再開始學,估計黃瓜菜都要涼了。」

說着她眼睛瞄向霍城,眉眼彎彎,看起來十分的可愛。

帶着一股說不出的狡黠的誘惑。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